番外之賀饒翰的猜想

發佈時間: 2023-06-19 02:13:04
A+ A- 關燈 聽書

賀饒翰,男,十五歲,就讀高一,xin格成熟穩重不苟言笑,其實是個悶騷。

「說誰悶騷!」

「哥哥就是個悶騷!」長得晶瑩剔透的小人兒伸出手指,回答得一本正經。

「你今晚的功課別指望我幫你做。」

聞言,小女孩一雙大眼睛里立馬噙滿了眼淚,揚聲大喊「媽咪!哥哥欺負我!」

只見下一秒,一個人影就躥到兩人中間,愛撫地摸了摸小人兒的腦袋「花花不哭,賀饒翰,你敢欺負妹妹,你是不是皮又癢了?」

……介紹下家庭情況,賀饒翰有一個整個小區最最最帥氣的爸爸,卓雅出眾,玉樹臨風,舉手投足間自帶精英氣質,用母親的話來說就是「擁有過此男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絕了,我也會抱著對他的相思守寡到老,哦,宋一帆除外。」

宋一帆是火了多年的演技派男演員,自從五年前母親無意間看到對方**身拍的戲,入了坑后就再也爬不出來了。

他調查過,宋一帆早就結婚了,現實里母親是沒有一點機會了,平時也就只能做做夢滿足下小渴望。

「媽咪!我有幾道題不會做就去問哥哥,但是哥哥說不想幫我……」扎著雙馬尾辮的小女孩抱住女人的脖頸,使出慣用裝可憐伎倆。

這裡插一句,這位看似五六歲,其實早就上小學的女孩叫白花花,是賀饒翰如假包換的親妹妹,都說妹妹是投胎來的小天使,但賀饒翰始終認為投胎其中必定哪個環節出了差錯,要麼自己投錯了要麼她中途迷路了。

白花花這個名字是號稱滿腹經綸的母親起的,不過還好,因為母親一開始想起的名字叫白開水……

這麼一比較,白花花也不是很難聽了。

「賀饒翰,快去幫妹妹寫作業!」

無奈瞧了一眼在母親懷裡哭哭啼啼卻不忘暗中給自己比鬼臉的妹妹,賀饒翰獨自回到卧室,二年級的數學捲紙僅僅兩分鐘就輕鬆解決,也不知道白花花上課時腦袋都在想什麼,這麼簡單的題都不會。

他拄著腦袋望天花板,不過他更不知道父親腦袋裡在想什麼,像母親那種嫁了人還對電視里的男神心存幻想的膚淺女人,父親為什麼會娶她呢?

這個問題賀饒翰可以說伴隨著他一起長大的,想了十餘年也沒想通。

「咚咚!」

門被推開,穿著圍裙的母親進來知會道「一會兒就開飯咯,你爸爸剛才發簡訊說會回來吃飯。」

父親會回來吃飯!

賀饒翰冰山的臉終於露出一絲喜悅,父親久不回家,不過他一點都沒有怪父親的意思,像父親這種優秀人才肯定要全世界每天飛,乾媽也是個厲害的女人,雖然乾爹去世得早,可她在國外一邊撫養一對兒女一邊打理偌大的公司產業。自己曾經見過幾次乾媽,完全看不出來年逾四十了,是個保養極好極有氣質的女人,不光自己事業有成,她還建立了個慈善機構,專門幫助癌症患者,按理來說,這種人生應該完美了才對,可他有一次看到乾媽在發獃,神情落寞傷感,自己上前問為什麼,那一次乾媽笑著跟自己說了幾句話,他到現在還沒琢磨清楚。

什麼叫做永遠別讓一個人等你,因為那個人可能一等就是一輩子。

對他而言,一輩子什麼的太長太繁奧了,過好眼下的日子就不錯了。

小姑和小姑夫公司規模也不小,至少在學校里一提起他們,別人就會對自己笑臉相迎,他們的孩子比自己小三四歲,和他目前在一所學校,不同的是自己是高中部,對方是初中部。

聽說對方不好好讀書,時常拉幫結夥打架鬥毆,學校里典型的小太妹,小姑夫還不敢管教,小姑夫活得比自己父親還沒有尊嚴,剛想開口,小姑就一個眼神殺過來,昭然若揭的威脅。

其實兩家的情況都差不多,小姑夫忍氣吞聲,自己的父親肯定也是因為不得已才娶了媽媽。

幾個小時后的飯桌上,趁著母親盛飯的功夫,賀饒翰問出了多年來內心裡最大的疑惑。

「父親,您娶媽媽的時候一定很窮吧?」

「為什麼這麼問?」

「要不然您也不會入贅給媽媽家了。」入贅是賀饒翰對於自己父親屈尊下嫁給媽媽的唯一合理解釋。

父親肯定是不愛媽媽的,但是為了自己和花花,不得不扛上男人的責任,做家裡的主要經濟來源。

「咳……」

父親咳了一聲,還沒開口說話,卻聽母親端上來一盤黑糊糊的東西,賀饒翰下意識地皺緊眉頭「這是什麼?」

「拔絲地瓜啊!看不出來嗎?」

地瓜勉強能看出來,但是絲呢?糖衣呢?

就連一向最愛討媽媽歡心的白花花都在一邊苦著臉,不過她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從盤子里夾了一點黑炭,就在緩緩送入嘴裡時,她忽然大哭著撲進賀饒翰懷裡。

她不說話,可賀饒翰明白,她是擔心吃下去后自己或許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可憐的女人哦,總是秉承抓住一個男人的心要抓住他的胃,每次父親回來都要親自下廚,其實自己小時候,母親的廚藝還是有的,花花出生后,母親越來越懶,記憶力也不好,時常迷糊得醬油和醋分不清。

「吃啊,很好吃的!」面對一堆不明物體,父親挑挑眉,拿起筷子淡淡吩咐「聽你們媽媽的話,吃吧。」

「老公,我下廚主要是給你做的,所以就算孩子們吃不了,你也要都吃光哦。」

除了拔絲焦炭,還有其餘幾道菜,都慘不忍睹。

賀饒翰看向父親,只見男人面色如常,眯笑的眸子微微垂著,清咳一聲道「吃飯當然重要,可是干正經大事也很重要。」

「……」

媽媽雙頰飛過兩抹緋紅,吞吞吐吐道「那……去我們卧室?」

「不,我們一起去書房。」

「書房?那裡可沒有……」母親眼睛眨了眨,最後羞澀地點了下頭。

賀饒翰對此習以為常,每次父親回來時,總能以干正經大事為理由躲過母親親手做的飯,這時候母親才會拿出賢淑妻子的派頭,幫父親一起干大事。

可是母親沒啥文化底蘊,能幫父親做什麼呢?

「饒翰,花花,我幫著爸爸做大事去咯。」

「嗯。」

「好噠,媽咪!」

「那你們要乖乖坐在這裡吃飯哦,沒吃乾淨不許離開哦,要做節約糧食的好寶寶。」

「是。」

「嗯嗯,花花會努力吃完的!」

「真乖。」

結果父親和母親做大事快一個鐘頭也沒回來,白花花確定母親離開后就跑回她的房間了,賀饒翰勉勉強強吃完了擺在最近的那一盤子菜,他跳下椅子,回房間的過程中正好碰到從卧室出來的父親。

咦?奇怪了,父親和母親不是去書房干大事了嗎?怎麼從卧室里出來了?

父親輕悄悄地闔上門,小心翼翼的模樣像是怕吵醒了誰。

「父親,母親是在裡面嗎?」

嗯?是他的錯覺嗎?父親剛才衣服還好好得,怎麼現在有些凌亂,而且面色潮紅呢?

「母親呢?」

「你母親干大事的時候累到了,現在睡著了。」

賀饒翰點頭,是了,做大事肯定會很累。

「對了,父親,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當初為什麼要娶母親啊?」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自然是因為喜歡。」

「喜歡?母親哪點值得你喜歡呢?」

父親笑了笑,撫著下巴不置可否道「可愛。」

「什麼?」

「因為你母親可愛,所以我喜歡她,有段時間你的小姑父辜負了小姑,你的小姑失蹤了一段時間,那段不愉快的時光是她陪我度過的。」父親低笑一聲「而且做大事的時候也很可愛。」

賀饒翰滿臉問號,小姑父辜負過小姑那麼兇悍的女人?怎麼可能是在逗他?他怎麼看都是小姑父始終被欺壓著啊!而且父親說喜歡母親?母親可愛?可是母親到底哪裡可愛啊?

他怎麼什麼都看不出來?

「饒翰也是,以後若是碰到讓你格外在意的人,你可以對她說你很可愛,我喜歡你,千萬別等著來日後悔。」

「好……」

結果翌日,身為學生會會長的賀饒翰就碰上了一個大釘子,他被初中部學生會會長委託出面管教下小姑的女兒莫淺,剛見面,一身朋克裝的小蘿莉就趾高氣昂地對自己說道「幹嘛?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賀饒翰心想這態度簡直與小姑如出一轍,就算自己是她表哥也不給一丁點面子。

情急之下忽然想起昨天父親教他的話,表妹算是他在意的人了,現在又輪到自己管教她,所以說那句話肯定有用。

「咳咳……」賀饒翰一本正經地說道「表妹,你很可愛,我喜歡你……」

話音剛落,賀饒翰永遠忘不掉自己十六歲那年,自己表妹重重踢在自己肚子上的那一腳,空氣中還回蕩著女人的罵罵咧咧…

「去你的表妹!你喜歡我?天下兄妹終成有情人?你去死吧!」

通過這件事,賀饒翰算是看清楚了,父親其實比母親更不靠譜!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