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更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9:52
A+ A- 關燈 聽書

 重生之佔你爲己有

 “媽,我希望你安心把她交給我,我會盡力讓我和她的生活都過得安然如意!”付靳庭的話擲地有聲,平嵐心裏有悲有喜,但是這會兒看着他堅定的目光,也愣是沒了話,以至於空倚月端着茶杯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福相顧無言的詭異畫面。

 空倚月不知兩人說了些什麼,但是仔細地端詳了自己老媽的臉色,再看看付靳庭的神色,心底也有了個底,這兩人怕是談得很不愉快吧!

 空倚月擠出了一個笑臉,“媽,茶我泡好了。”邊說邊走了過去。

 付靳庭見她出來,臉色緩了緩,也跟着露出了笑意。

 空倚月很自覺地在他身邊坐下,將茶遞到平嵐面前時順路說了一句:“媽,我好久沒有吃你的拿手好菜了,你晚上可不可以給我做一些讓我解解饞?”

 平嵐臉色緊繃着,聽着這話,倒是說道:“哼,想吃,自己做去!”

 “媽!”空倚月只能撒嬌,“我在外面拍了好幾個月的戲,剛有休息的時間就跑回來了,你怎麼都不心疼心疼我啊?”

 平嵐對她進娛樂圈的事情還耿耿於懷,“你還敢跟我提這個!當初我苦口婆心地勸你轉系,你都聽到哪裏去了?現在來喊累,那也是你自找的!”

 空倚月閉了嘴,真不該提這個話題。

 平嵐將話題轉到了付靳庭身上,語氣不善地問:“你呢?你支持她繼續演戲?”

 付靳庭的回答是:“她做什麼,我都支持。”

 平嵐瞪了剛聽到這話就露出沾沾自喜笑容的女兒一眼,“你可以不介意,那你的家人呢?你確定他們能夠接受她?”

 “我會讓他們都接受的。”

 平嵐哼了一聲,“你倒是想得美,嫁進去給人當兒媳婦的又不是你,你根本就不知道被婆婆公公討厭的滋味,到時候你夾在中間爲難的時候,你是想好了顧着哪一邊了嗎?”

 “結婚後我們會搬出來住,家裏那邊偶爾回去一趟就好,至於矛盾,我想就算有,也會很好解決的。”

 空倚月不知他存了搬出來住的念頭,不過,他能這樣想卻是很合自己的心意,畢竟想到要跟付家的長輩住在一起,她還是覺得有些不自在。自己現在的工作居無定所還早出晚歸的,哪一家的長輩能夠允許新媳婦這樣?

 空倚月也跟着勸平嵐安心:“媽,我會好好融入他們家的,你放心,而且有他在,他不會讓我受委屈的!”

 平嵐真是對空倚月很無奈,這丫頭,自己是擺明了要給付靳庭一個提醒,給她鋪下後路,她倒是急着往外人那邊倒去。

 平嵐乾脆也不說了,“女兒大了就是不一樣啊!都知道手肘往外拐了!”

 空倚月笑,“媽,哪裏,咱們是一家人!”

 平嵐坐了一會好,便找了藉口去市場,雖說剛纔拒絕了空倚月的要求,但還是不忍心讓她心願落空,只好上街買菜去,留下兩人在家守着。

 兩人送平嵐出門後,付靳庭轉身就伸手摟過她,笑着說:“果然這幾天沒有白疼你!”

 “……”空倚月側過頭看了他一眼,吐了一句:“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還能怎麼辦?”說完,就被付靳庭突如其來的吻驚了一下,連伸手拍他,“這裏是大門口,門都還沒關,要是被人看到了怎麼辦!”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靳庭不以爲意:“就算是大門口,夫妻倆親熱也是不犯法的!”

 空倚月太瞭解他了,這人要是亂來的話,絕對不看任何場合跟地點的,乾脆懶得跟他理論,直接轉身就往屋裏走。

 付靳庭見她半彎着身子整理桌子上的茶具,好整以暇地一旁看了會兒後,說:“哎,你的房間在哪層樓啊?”

 “二樓。”

 “我去你房間看看。”

 “嗯?”空倚月想了想,覺得房間裏好像也沒什麼*,就說道:“上了樓梯左拐,最裏面那間。”

 付靳庭見她端了杯子進廚房,完全沒有要跟自己上去的意思,只好自己一個人上了樓。打開房間,梭巡了不到半圈,空倚月就上來了,她邊推那半開着的門邊說道:“其實我房間裏也沒有什麼……喂,付靳庭!”

 付靳庭那家夥正大搖大擺地坐在她的牀上翻看着她的相冊。空倚月從高中開始就很少拍照,而之前的那些大都還是爸爸拍的,空健拍照有一個特點就是喜歡抓拍,完全不等你擺姿勢更是不會跟你打聲招呼,以至於空倚月小時候的囧照很多。

 付靳庭見她這麼緊張,便興起了逗趣的念頭,他拿起了一張照片說道:“這張是幾歲的?小學的吧?原來你那個時候留短啊……”

 空倚月撲過去就想搶,付靳庭長手一按,就將她按在了自己的懷裏,另一手舉高了照片,“這麼看,確實是現在好看點!”

 “付靳庭!”

 “在呢,別叫得那麼大聲。”說完一個翻身就將人壓身底下了,空倚月還沒來得及推開他,付靳庭就已經將人桎梏住,順勢吻了下去。

 空倚月被吻得暈眩,只知道他的吻從脣上移到了臉頰,又往鎖骨下去了。意識再清醒時,竟是現自己的上衣早已被脫了去。空倚月驚慌,忍着身子的顫抖抓住了他的手,“你、你別鬧!這是我家!”

 “知道,還知道這是你的房間!”

 付靳庭環視了一下四周,房間裏雖然簡單樸實,但是卻勝在溫馨,且滿滿的都能感覺到她的氣息,“老婆……”

 付靳庭很少會這樣叫她,除非是在做着某些親密舉動或者是要求自己配合的時候才會這樣充滿愛意地喊這兩個字,偏偏空倚月對這樣的兩個字就是毫無招架之力。

 付靳庭見她眉宇裏都是嬌妹,忍不住繼續吻了下去,空倚月嚶嚀了一聲,所有的抗拒的話語都被他制止在了喉間。

 等到兩人都氣喘吁吁地結束時,付靳庭很是心滿意足地抱着她又是親又是啃。

 空倚月累極,根本無力再去阻止他了,乾脆也就由着他去了,等模模糊糊睡了一覺後,醒來後現牀邊的位置早已空無一人,再看看有些凌亂的被單,趕緊起身收拾了一下。

 雖說早已過了熱汗淋漓的夏季,但是剛纔兩人那麼一折騰,被單不僅褶皺還平白多了股汗味。

 空倚月洗了個澡,換了身休閒服後,又將被單給洗了一遍,等下樓時,現平嵐的晚餐已經準備地差不多了,而另一人竟然在廚房裏幫忙打下手。

 平嵐看了眼剛睡醒雙頰還透露着不一樣的紅的空倚月,眼眸在她白皙的脖頸上那不太顯眼的紅印子停留了會,隨後收回目光,故意問道:“睡醒了?”

 空倚月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也不知付靳庭是怎麼跟她解釋的,只好避重就輕地說:“嗯啊,還是家裏睡着舒服。”然後挽起了袖子幫忙,順勢瞪了剛纔胡來的付靳庭一眼。

 付靳庭心情不錯,只是趁着平嵐轉身去看爐子上的湯時,快地在空倚月的臉頰上吻了下。

 空倚月努力控制自己才使得自己的反應不太過於顯眼,警告xin地看了他一眼,幫平嵐端菜出去。

 平嵐看了湯的火候後就問道:“你剛纔在上面洗什麼?”

 空倚月猜想她大概是聽到了洗衣機的聲音,“洗牀單啊!我看它有點髒……”

 “牀單我不是昨天才幫你洗乾淨還曬了太陽的嗎?怎麼會髒?”

 “……”空倚月沒了聲音,總不能實話實說吧!只好找藉口道:“我不知道,所以給洗了。”

 “洗了就洗了吧,新的放在你的衣櫃最下面,晚上自己拿出來鋪好。”

 “哦,好!”

 吃過晚餐後,三人坐在客廳看了一會電視,不一會兒,鄰居就過來串門。

 空倚月叫了一聲“阿姨”,奈何人家的眼睛只是盯着帥哥看,阿姨是看着空倚月長大的,聽平嵐說漏嘴說空倚月今天要帶男朋友過來,一直很好奇,下午不好意思立馬過來看人,只好耐心等到了晚上。

 “哇,這就是倚月你的男朋友啊?長得可真俊!”

 空倚月看了眼付靳庭,見他沒有顯示出排斥的情緒便安了心,只是微笑着替他作了答,“阿姨,你別誇他,他經不起誇,容易得意。”

 付靳庭笑着也說了句:“阿姨,我不是她男朋友。”

 “啊?”不是男朋友?那是哪裏搞錯了?可是吃飯留宿一起看電視,不是那層關係還能是什麼啊?

 哪知腦袋瓜子還沒有轉過來,付靳庭又說了句:“阿姨,我們已經結婚了。”

 “啊?這麼快啊!”鄰居顯然還是反應不及,過了會後,還是說了句:“恭喜恭喜啊!倚月,你眼光真好!找了個這麼俊的,一看就知道體貼人!”

 空倚月只是笑了笑,沒有往下接話。

 是啊,看着體貼人,當初追他的時候,可沒少吃苦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