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懷孕了

發佈時間: 2023-06-18 19:09:26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天剛亮,銘心別墅的大門就被保安匆匆打開。

 一輛豪華的黑色越野車開進來,穿過庭院,悄無聲息的停在門口,夏管家小跑著迎上來,恭敬的拉開車門,“少爺,您回來了。”

 “言小念呢?”蕭聖把手里的文件夾丟給夏爾,腳不停步的走上台階。

 “應該還在睡。這幾天挺喜歡睡懶覺,人不大精神,和她說話也不愛答不理,胃口不行,挑食的厲害。”夏管家跟著主人的腳步匯報。

 貪睡,沒精神,不理人,沒胃口,挑食!蕭聖腳步戛然而止,轉眸看向夏管家。

 見少爺的目光好像要探尋什麼,夏管家如同被電打了一下,恍然大悟,“難不成……言小念懷孕了?”

 這話說蕭聖心里去了,畢竟兩人真槍實彈的做過兩個鐘頭,而且他也盼望有個小寶寶。

 “少爺,還真有譜!”驀地想起一個細節,夏管家眼前又一亮,“言小姐好像揀嘴了,這兩天專吃蔓越莓,也不嫌酸。應該是懷了!真是太好了,少爺!”

 “呵,丫頭還真爭氣。”蕭聖英俊的臉上揚起一抹笑意,“去確定一下,如果真懷上了,一切都隨她的心願,把孩子接來,言雨柔和許堅那邊也妥善解決掉。”

 “是,我去買試紙。”豪門添丁進口,絕對是天大的事,夏管家不敢怠慢,拿著車鑰匙往外跑。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等等。”蕭聖突然喊住了他,眉頭微微蹙起,“不對,言小念如果懷孕了,這孩子肯定不是我的。”

 啊?夏爾心里咯一聲,壓低聲音問,“少爺怎麼這樣說?”

 蕭聖看著他,“我和她只發生過一次,就是結婚的第二天。然而,她被蛇咬的那天來了例假,然後我們再也沒有過”

 啊,這樣的話就事大了!夏管家後背一陣陣發涼,手扶額頭想了一會,“難道那個雨夜……她被人親犯了?因為不配合,才墜了樓?”

 真是細思極恐,言小念又不肯說出那夜的事情,燥死人了!

 “應該不會。”蕭聖沉默了一會,淡定的說,“誰那麼大的膽,跑我家強我女人?”

 再說言小念也不是傻子,有人來救她,她可以不跟走,因為不知對方的路數;也可以幫隱瞞,因為感激施救之恩。但如果對方想強她,她會不吭聲?事後還幫隱瞞?

 真被強了的話,恐怕她第一個就要吃了他蕭聖。

 “那就是沒懷孕?可她這些不正常的表現,又怎麼解釋?”

 “很好解釋,害相思病了。”蕭聖單手插在褲袋里,帥氣的上了樓梯。

 “唉……空歡喜一場,”夏管家有些失望的嘆口氣。

 如果言小念懷孕就好了,就算她再愛許堅,看在胎兒的份上也得和他斷了,老爺夫人那邊也好早點翻身,不然真被言雨柔搶先了。

 言小念還在呼呼大睡。

 原指望蕭聖不在,她就可以好好睡幾覺,誰知事與願違。前兩天,紅玉三更二半夜就敲門討要抽鞭子,搞得她根本睡不安穩。好不容易把欠紅玉的債還完了,言雨柔又重新裝修房子,真得很吵。

 昨晚,她翻來覆去了大半夜,也沒找到一個好睡姿,天快亮才趴著睡了,希望沒人來打擾。

 可事與願違,門從外面緩緩推開,蕭聖走了進來。走了幾步之後,他突然頓住了,眼神奇怪的看著熟睡的言小念——她居然可以趴著睡?

 還真是有趣,連睡姿也要模仿自己的兒子,問題是她胸前那麼鼓,難道不覺得硌得慌?而且還有壓平的風險。

 壓平?蕭聖三步並作兩步的走過來,輕柔的抱起言小念,幫她翻了個身,“以後不準趴著睡了。”

 交待了一句,他剛想把手拿開,誰知言小念居然順著他的手臂枕了過來,唇瓣彎了彎,好像突然就舒心了,踏實了,這里才是她的枕頭。

 蕭聖心頭一顫,眼眶也有點熱了,這丫頭是認主了吧?不管嘴上怎麼排斥他,身體倒是誠實的。

 想到自己差點去追別的女人了,他又有些內疚,憐愛的撫上她的臉頰,“寶貝,想不想在我的懷里睡?”

 言小念好像怕癢,更加往他懷里鑽了鑽,像貓一樣,可愛極了。

 蕭聖覺得好笑又欣慰,輕手輕腳在她身側躺下,把她的腦袋往臂彎里挪了挪。言小念下巴自然微仰,嬌艷欲滴的紅唇剛好送到他的嘴邊。

 蕭聖在她唇上親了親,心里有些甜蜜,同時又有些懷疑,“丫頭,你不會見到別的男人也這樣吧?”

 言小念睡得很香,抬起一條腿放在蕭聖腰上,像個八爪魚一樣把他纏繞起來,香軟的身子完全嵌入他的懷中,嚴絲合縫。

 轟一聲,蕭聖感覺自己原地爆炸了,血肉飛濺,慘烈無比。與心愛的女人這樣親密無間的距離,任何男人都把持不住吧?何況他這個饑渴了很久的男人,真如同熱油澆在烈火上。

 “言小念,你還是不是人啊?”不知咬牙忍多久,蕭聖才勉強找回自己的聲音。她不讓他踫,還這樣勾逗他,嫌他命太長了是嗎?

 當然,蕭聖的節操也並沒有多高尚,尤其在言小念面前,早就沒什麼好口碑了,所以該佔的便宜還是要佔的。修長的手順著她優美的腰線向上,覆住了讓他魂牽夢縈的飽滿之處,輕輕摩挲……

 言小念是最禁不住撩撥的,哪怕在夢中,身體也很快就起了反應。她嚶嚀一聲,睜開了眼眸,看到面前放大的俊臉,腦子轟一下炸了,更加酥軟無力。

 這個花花太歲怎麼回來了?還有他的手放哪兒呢……

 “手拿開。”

 蕭聖的手不僅沒拿開,反而更握緊了,低磁的聲音響起,“言小念,有沒有想我?”其實他想說,言小念,爺想你了。怕她驕傲,反過來問。

 言小念想要反抗,可他的手放在她那兒,就像點了穴似的,害得她一點力氣都沒有,心里委屈得要命,急得眼里也漫上一層水霧。

 蕭聖是最見不得言小念哭的,慢慢松開了手,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幫她順了順頭發,摟緊繼續睡覺。

 他的手一拿開,她突然就有了力氣。言小念瞅準機會,抬手向蕭聖的臉上撓去,凶猛得像只小野貓。

 蕭聖自然不會被她撓到,一手截住她的貓爪子,一個翻身把她壓在身下,動作快得跟閃電似的,來不及讓人思考。

 熟悉的熱量和霸道氣息襲來,言小念心內更加恐慌,“蕭聖,你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才會來硬的嗎?就是你這種毫無魅力的男人!”

 是嗎?他沒魅力,那她干嘛抖個不停啊?臉頰粉得跟芙蓉花似的,分明已經動情了,把持不住了,馬上淪陷了,還虛張聲勢什麼勁?

 蕭聖勾唇,笑得尤為可惡,“那我來點軟的。”

 不待她回話,微涼濕潤的薄唇覆蓋下來,從她的唇畔一直延伸到脖子,在細嫩的頸側輕輕嚙咬,滿意地激起她一陣戰栗的酥麻……

 房間突然安靜的致命,只有一陣急亂的呼吸,夾雜著一種嬌喘的聲音,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