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一個個的隱藏都很深

發佈時間: 2023-06-18 19:13:50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甦濟醫院,整形外科。

 言雨柔還在手術中。這次她真受老罪了,要先揭開胸側的皮,把里面的假體取出來,然後還要一點點清理泄露的膠體,刀刀見血見肉啊!而且假體拿出來之後,為了防止干癟,還要從大腿割塊肥肉填進去,想想都恐怖……

 “芥末醬,你看你把我嫂子禍禍成啥樣了?”楚昱?把一個血淋淋的膠假體從手術室伸出來,對著蕭聖的後背抖抖,“血腥殘暴啊,殘暴得令人發指!”

 蕭聖臨窗而立,衣著奢貴,褲子筆挺,僅僅一個沉默的背影,就有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威嚴。

 一個護士從旁邊經過,見如此高帥威武的一個男人被叫作“芥末醬”,格外反差萌,抿嘴笑笑,羞紅著臉跑開了。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過一會,手術室的門又打開了,皮癢的主刀大夫對蕭聖的後背抖了抖幾顆肉棗,深惡痛絕的說,“這些肉棗,都是從嫂子的胸窟窿里割出來的,你為了自己摸著舒服,逼著她去豐胸,害她得了縴維瘤!無恥之徒!”

 反正楚昱?是逮到機會了,可勁的損蕭聖。可無論他說多麼傷天害理的話,蕭聖都不理,好像沒听到。

 十分鐘後,門又開了一條縫,楚昱?捧了一塊肥肉,對著蕭聖咬牙切齒的譴責,“芥末醬,你真是中州第一色魔,玩自己的老婆都能把胸玩裂,現在不得不割肉補窟窿,我覺得該割你的!殺人償肉!”

 “放你媽的騾子拐彎屁!”正說著,一聲嬌叱就懟了上來。

 楚昱?被呸了一臉狗屎,眼前一閃,就見一個身材火辣,黑色緊身勁裝的美女突然從天而降似的,出現在手術室門口。楚昱?小眼神一怯,欠扁的賣了個萌,“二鳳姐你怎麼不吱聲就回來了?”

 “吱聲了還能看到你欺負聖兒?”

 “我欺負他?”楚昱?被氣哭了,“哎呦喂,秦仁鳳,咱能別偏心眼不?都是抱你腿長大的,待遇差別怎麼那麼大呢?我都吃醋了,哎我說鳳丫頭,咱這是醫院不能抽煙~”

 蕭聖淡淡一笑,轉過身來,雙手兜在褲袋里,慵懶的倚在窗台上看熱鬧。

 “你也知道是醫院,那你捧著病人的肉出來炒菜?”秦仁鳳嗆回去,大長腿往那一站,手里夾著一根香煙,帥氣得指向楚昱?,“我們小聖聖是禁欲系男神,由不得你編排,你要是同情里面的婆娘,你娶了她!”

 “我不干!略略略~”楚昱?吐了吐舌頭,滋溜一下就把頭縮回去了。直到手術結束之前,再也沒伸出來過,看起來挺怕這女人的。

 “小樣,姐捏不死你!”美女潑辣的笑笑,轉眸看向蕭聖,揶揄道,“我說阿聖,幾年不見,你又欠幾宗風流債?太帥的男人果然遭人恨!”

 蕭聖頭疼的看向她,“二鳳姐,你剛才還說糖稀放那個……你和他有區別嗎?”

 “小樣,我還不懂你?越來越帥了哈~”秦仁鳳妖嬈的斜睨了蕭聖一眼,走過來要掐他的臉,可惜被他躲過去了,“你敢說里面的人,不是你弄傷的?”

 “姐,別八卦了。”蕭聖微微皺眉,“你不是和宮炫默在一起嗎,怎麼回來了,而且在醫院?”

 “昨天回來的,同伴突發舊疾,我陪床。”秦鳳儀斂去笑容,吐了個煙圈出來,突然做了個吃虧的表情,“我覺得吧,你們都該喊我鳳姨,姐比你們大二十歲呢。”

 “你這皮膚水嫩嫩的,烏發童顏跟小姑娘沒兩樣,怎麼開口喊你姨?”

 “得了,听你的,姐明天把頭發染成奶奶灰去。”秦仁鳳瀟灑的甩了甩頭發,“姐走了哈,等明天聚聚,我後天就回去了。”

 “嗯。”蕭聖應了一聲,轉身繼續看窗外的那抹月色。不知言小念睡了嗎?還在不在看月亮?是不是真得在想他?等言雨柔手術結束後,爺回去陪你……不管你想還是不想,反正爺想了。

 秦仁鳳看出蕭聖有心事,還想多余問一句,見他恢復一貫的高冷疏離,也不好開口,邁步離去。

 她和這幫美少年認識差不多有十年了,因為身上會點功夫,為人又豪爽,一點女人的矯情都沒有,放在古代那就是女俠級別,所以深得他們青睞。而秦仁鳳早年因難產死了孩子,後來再也不能生育,真心把這幾個帥小伙當自己孩子疼愛,無論誰有什麼事喊她幫忙,她都是兩肋插刀。

 而這幾個年輕人中,她最喜歡最心疼的還是蕭聖。他最深沉最神秘也最坎坷,大情小事都喜歡悶在心里,什麼也不說,什麼都不表現,但只要認真體會了,就會發現他對人真得好,是個頂天立地的爺們。

 秦仁鳳嘆了口氣,如果她的孩子沒死,應該有二十一歲了。要是女孩的話,嫁給蕭聖多好……呵呵,她自嘲的笑笑,感覺自己太異想天開了。

 差不多凌晨三點多鐘的時候,手術室的門終于打開了。

 穿著手術服的楚昱?率先走了出來,先左右看看,見秦仁鳳不在,大膽摘下口罩,笑嘻嘻的看著蕭聖,特欠扁的說,“嘖嘖嘖……大半夜的守在外面幾個鐘頭,看來對嫂子是真愛啊!”

 蕭聖轉過身來,略顯疲憊的問,“手術成功嗎?”

 “還行吧。”楚昱?把帽子摘下來,揉了揉脖子,“我采用自體脂肪填充給她重新隆了,下次不管你多大勁捏,都捏不碎了。你要想感謝我,那就把言小念嫁給我吧!我是真心喜歡她,如果她嫁給我,我發誓不再踫別的女人。”

 蕭聖沒說話,目光凜冽的看向楚昱?,抬手慢慢摸向後腰,無形中帶著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

 他的這套動作挺神秘挺嚇人的,楚昱?頭皮一麻,笑容僵了,腿也哆嗦了,!不會提下言小念,他就摸槍轟了吧?

 楚昱?剛想逃,就見蕭聖不知從哪掏出一個紅本本出來,在他胸口拍了拍。

 “什麼鳥東西,怎麼這麼像結婚證?”特麼的就是一本結婚證!楚昱?狐疑的打開,就看到貌美如花的言小念和該死的帥芥末兩人的合影,上面蓋著鋼印,領證日期是一個月前。

 靠靠靠,他倆早扯證了?

 楚昱?心里咯一沉,像燙手的山芋似的,把證往窗外一拋,“我日,哪弄的假證糊弄爺?”

 蕭聖閃電般的抬起手臂,截住結婚證,很愛惜的拍拍灰,好像被楚昱?踫髒了似的。

 “假證,你好意思瑟?”楚昱?嗤笑一聲,不願接受現實,可心里卻空了一塊,像失戀一樣難受。

 “老子需要辦假證?”蕭聖把證裝回口袋,手指戳向楚昱?的胸膛,陰沉警告道,“以後別亂提言小念,她是你真正的嫂子。”

 楚昱?的額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顫了顫,突然玩世不恭的笑起來,偏著頭說,“好玩不過嫂子,我就亂提,你把我怎麼著吧?”

 這事沒完!真不能完!蕭聖這逼隱藏的真夠深得,領證已經一個月了都不吱聲,這不把他小丑一樣耍弄嗎?不吃饅頭爭口氣,他這輩子不結婚了,專業玩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