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長得和爹一模一樣

發佈時間: 2023-06-18 23:27:12
A+ A- 關燈 聽書

 再仔細看看孩子的長相,眉眼之間的神韻,竟和姓洛的有八分相似!

 甦芙眼前一黑,差點暈了過去。

 一個人不管怎麼整容,整成誰的樣子,唯有眼神是無法改變的!

 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小孩子咿咿呀呀的說著什麼,甦芙也充耳不聞,雖是夏天,她卻冷得直打哆嗦。

 難道洛尊龍那個魔鬼,附在孩子身上了?

 也許這個孩子就是他轉世的!他要來報復!

 怎麼辦,怎麼辦啊?

 “小芙。”陸盛廷推門進來,午宴要開始了,他得帶著妻兒去應酬賓客。

 听到丈夫的聲音,甦芙一下子慌了手腳,胡亂的把孩子包了一包,隨手塞到了床底下。

 她不能讓陸盛廷看出來,這個孩子像洛尊龍。

 不然她會羞慚至死的,她本來就覺得對不起陸盛廷了,心里很內疚的,很無地自容……

 “怎麼了你?”陸盛廷見妻子眼神驚恐,整張臉都蒼白無比,有些心疼的走過來摸她的額頭,“不舒服嗎?”

 “還、還行。”甦芙垂下睫毛,有些手足無措,惴惴不安。

 她從來沒在丈夫面前隱藏過什麼,一旦做點壞事,立刻就能被陸盛廷察覺。他左右看看,見孩子不見了,心里一咯,焦急的問,“孩子呢?”

 “唔呀……噢噢……”床底下傳來孩子軟萌的呼喊聲。

 “……”

 陸盛廷一下子趴在了地上,把孩子夠出來,抱在懷里晃了晃,安慰了一番,有些不解地看向妻子,“怎麼回事,你?”

 在陸盛廷的心目中,甦芙是最純潔無瑕的,他不認為甦芙會故意把新生兒丟床底下。

 “小芙,你怎麼能和孩子開這種玩笑?”

 “我……”甦芙不知怎麼解釋,臉色漲得通紅。最後她任xin的甩了甩手,轉身看向窗外,“我討厭小孩子,我覺得他特別煩。”

 怎麼可能?

 她是最喜歡小孩子的。

 以前天天纏著他要寶寶……陸盛廷微微皺眉,突然眼前一悚,難道她發現了什麼?

 不應該啊!余大夫的計劃天衣無縫,而且甦芙對余大夫非常崇拜,沒理由懷疑他……但她突然的情緒失控,又怎麼解釋?

 不管了,先讓這事過去再說。

 陸盛廷穩住陣腳,低頭對兒子笑了笑,“媽咪這樣和寶寶捉迷藏,實在太調皮了,對不對,小行行?”

 “噢……”小家伙揮舞著藕節似的小短手,睜著烏溜溜的眼楮望著爸爸。

 “太乖了,又聰明,不愧是我兒子。”陸盛廷加重了語氣,強勢表達自己的所有權。

 甦芙又有些迷茫了,這孩子應該是陸盛廷的,不然他為什麼這麼喜歡?那種發自骨子里的親情和疼愛,是瞞不了人的。

 而且這孩子是她懷胎整整十個月生下的,而洛尊龍已經死了一年多了。

 肯定不是他的。

 也許自己過度解讀了,剛滿30天的新生兒,眉眼間哪來的神韻?

 她一定是太害怕洛尊龍了,才產生的幻覺。

 至于腳底的七顆黑星,也不能說明什麼,有很多人都會長這種黑痣。

 “走了,老婆。”陸盛廷抱緊孩子,低頭在妻子額角親了一下,“宴席馬上開始了,咱得抱孩子給親朋好友看看,亮個相,畢竟陸謹行是陸家的長子長孫,可不能大意,曉得不?”

 “嗯。”甦芙也冷靜了下來,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攏了攏頭發,挽上丈夫的手臂下了樓。

 整個宴會,她表現得還算正常,笑意盈盈,溫婉美麗。

 雖然剛出月子,她的腰身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惹得老阿姨們一陣贊嘆。

 只是當別人議論孩子的長相是如何如何漂亮時,甦芙才會心驚肉跳,畢竟這孩子長得不像她,也不像陸盛廷……

 真愁人。

 余大夫也來喝滿月酒了,還送給小謹行長命鎖,很喜歡的樣子。

 甦芙有很多疑問,但不敢當面問余大夫,只好向言小念要了他的號碼,等宴會結束後,再給他打個電話。

 宴會結束當晚,余大夫就準備離開中州了。

 此刻,言小念正在給他收拾行李,蕭聖則和他喝著紅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

 這時手機響了,余大夫也沒回避蕭聖,就接起了電話。

 甦芙的道行,在余大夫面前顯得微不足道,不管她問什麼,余大夫都能輕松化解她的疑問。

 比如她問,“我和陸盛廷結婚兩年也沒懷上,怎麼一回來這麼快就有孩子?”

 余沖只是淺淺一笑,“生孩子和種地是一樣的,比如一塊土地,你種了兩季西瓜,均顆粒無收,第三季改種玉米,第四季再種回西瓜,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確實有這個說法。

 甦芙從小在農村長大,親眼見過這種情況。

 她覺得有些難堪,該死的洛尊龍就是玉米,改變了她的土壤比例?好可惡。

 甦芙氣得無法呼吸,和余大夫說了聲叨擾,就匆匆掛了電話。

 蕭聖嗤笑一聲,諷刺道,“某些醫生最無節操了,說謊都不打草稿,欺騙人家老實姑娘,良心過得去嗎?”

 余沖不理會他的譏諷,思考了一下,覺得自己該去一趟尊龍的老家了。

 甦芙既然已經懷疑,俗話說的好,疑心生暗鬼,這個大天始終要被捅破的。

 “沖兒怎麼就沒節操了?”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言小念走進來,嗔了丈夫一眼,拿起酒瓶,給兩個人添酒,說道,“這孩子是甦芙生的不是?如果十多年前,我把發哥打掉,或者生了丟棄,你不是少個兒子?”

 蕭聖慵懶的靠在椅背上,把妻子拽過來坐在自己旁邊,“我和洛尊龍情況不一樣。”

 “有什麼不同啊?”都是那麼的……沒有節操。

 “他沒我帥。”蕭聖輕輕一笑,“像我這麼帥的人,生出來的孩子,都是來報恩的。他怎麼比得上我?何況誰又能超越我老婆?”

 言小念︰“……”

 余沖︰“……”

 想捶他。

 自戀也得有個分寸。

 不過,言小念生的三個孩子,確實是來報恩的。

 “我走了,你就臭顯擺吧。”余沖喝完最後一口酒,就出發了。

 他向來瀟灑,說走就走,不給人送別的機會。

 蕭聖也不允許言小念送他,沒時間。

 蕭大總裁已三十出頭,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逮著機會就開始對言小念各種折騰。

 比起邪惡的蕭聖,言小念覺得洛尊龍就是個天使,錯就錯在他來遲了,甦芙已經傾心他人。

 感情的事說不清。

 “再敢不專心,我就罰了。”見她走神,他忍不住惡狠狠地威脅。

 “不敢,不敢……”言小念彎唇一笑,非常配合的摟住丈夫的後頸,主動吻他的唇,激烈的纏在一起。

 夫妻恩愛是人間幸事,但有一點不好,就是會顯得時間過得特別快。

 彷彿轉眼間,言大發已經十一歲了,當年的軟萌小包子,即將長成大小伙子,他又帥又聰明,溫潤紳士中帶著狂野霸氣,兼顧了師父和父親的氣質。

 說實話,和余沖更像一些。

 要不是做過親子鑒定,蕭聖都懷疑這孩子是不是余沖的了。

 阿貝長得也像余沖,太欺負人了!幸好還有小舟舟,長得和爹一模一樣……

 記住本站網址,,方便下次閱讀,或者百度輸入“101novel.net.”,就能進入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