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被男人感動

發佈時間: 2023-06-18 19:19:07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直升機在空中盤旋,蕭聖冷酷的臉上帶著一副墨鏡,鏡面上倒映著莽莽群山。

 “總裁,我們的人已經分散搜島了。”歐烈雙手握著望遠鏡,不斷轉移方向,“現在寄希望于他們兩個被沖到其它島上。”總比在海里喂魚強。

 蕭聖手一抬,歐烈立刻把望遠鏡遞到他手里。

 透過望遠鏡,果然可以看到小小的人影在移動。搜救人員全都穿著鮮艷的衣服作為警戒色,手里牽著狼狗,腰里別著衛星定位器,帽子上帶著視頻電話,可謂非常專業。

 海嘯已經過去了,海面上風平浪靜,倒映著藍天白雲,分外美好。

 “降落在出事的島嶼。”蕭聖命令了一聲,黑眸里透著志在必得的氣勢。

 “是。”歐烈應了一聲,手捂著耳機通知後另一架直升機,那里裝滿了隨行物資,帳篷,干糧,淡水……分明帶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悲壯氣息。

 蕭聖穿著淺色條紋的病號服,身線修長,簡單的一個坐姿有著安若泰山的氣勢,手持望遠鏡,袖口優雅有力,氣場強大到絲毫不像一個病人。

 但他確實是個病人,大病未愈的病人!蕭聖帶病上陣,最難受的是歐烈,他心里特別不是滋味,一路強忍著酸澀的情緒。

 言大發遇險真不能怪總裁,突發xin的海嘯不是人力能控制的。再說,雖然總裁不讓那娘倆相見,但他很愛言大發的對吧,比親兒子還愛……

 不管找不找得回言大發,只希望言小念勿怪。總裁已經盡力了,照這個拼勁頭,能不能活著回去都不一定!

 直升飛機緩緩降落,還沒到地面上,蕭聖就像往常一樣,以一個非常瀟灑的身姿往下跳去……

 歐烈嚇得心髒都飛出來了,不忍的捂住了眼楮。果然下一刻,呱唧!蕭聖以一個非常狼狽的姿態摔倒在地,修長的手捂住震得發疼的胸口,臉色微微發白。

 心疼總裁一秒。但他必須繼續工作,分析言大發和葉楓的去向,其他人真沒這個腦力……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蕭聖淡定的站起來,環顧著滿島的淤泥,想象著言大發被海水吞噬的無助,他的心好像瓷片般一點點的碎裂。

 如果沒有海嘯,他們一家三口現在在做什麼呢?吃飯,看電影,散步,說笑打鬧,或者言小念還會聯合兒子擠兌他……總之很快樂。

 可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不遂人願,即將團聚的臨界點,又失散了一個,遺憾吶!

 “言大發,爹地一定會帶你回去……”蕭聖半蹲下來,撿起一個貝殼捏在手里,用力一握,享受掌心刺破剎那帶來的爽感。

 眼神卻一點點冷冽,他又低聲說了句,“言小念,老子不欠你什麼!你敢趁老子不在就勾搭男人,回去照樣削你。”

 中州大裂谷有無數個廢棄的小島。

 島上本來是有人住的,但到了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漁民的生活富裕,陸續遷至城鎮生活,這里就成了無人島。島上的房屋設施都在,甚至信號塔都是完好的,可以打電話,環境格外清幽。

 葉楓和言大發叔佷倆就是看中了這無人居住的荒村,當鬼屋來磨練膽量,誰知就出事了呢?

 甚至出事的前一秒,言大發還在和爹地視頻通話……

 錦江區人民醫院。

 言小念正排隊交手術費,莫名的就打了寒噤,脊背發涼,心口悶悶的難受。

 見隊伍還長,她嘆了口氣,腦子里繼續思索到底回去找蕭聖要言大發好,還是先見許堅一面,把話和他說清好?

 畢竟自己現在的樣子,已經配不上許堅了,而且就算能配得上,也得先和蕭聖辦離婚吧……

 “女士,請您往前移動好嗎?”後面一位男士禮貌的提醒,嗓音很好听。

 言小念回過神來,往前走了一步跟上隊伍,然後轉臉對男人抱歉一笑,手扶著棒球帽的帽檐,顯得格外俏皮可愛。

 是她嗎?

 安存希頭上彷彿閃了個霹靂,眼神有了一秒的僵直,排在他前面的女孩是言小念嗎?

 雖然沒看清她的全貌,但挺俏鼻尖上的一芝麻狀的雀斑,倒是非常醒目。當年他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粒雀斑,曾想給摳掉,瓖嵌在心上。

 安存希清了下嗓子,對著旁邊的空氣,猛不丁的喊了一聲︰“言小念。”

 聲音不響,但誰的名字被點到,都會產生條件反射,言小念當即就應了一聲,“嗯?”

 她嗯了。

 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才想著她就見到了,安存希溫潤的臉上浮起一絲欣慰的笑,露出潔白干淨的牙齒。作為一個儒雅的紳士,他第一次使詐,居然成功了。

 “您在喊我嗎?”言小念奇怪的扭過頭,看向笑容燦爛的男人。

 安存希回望她,眸里晃動著溫柔疼愛的光澤,“你若是言小念,我喊的就是你。”

 “我們認識嗎?”眼前的男人挺帥的,言小念對著蕭聖360度無死角的帥臉看了一個月,練就一雙火眼金楮,居然在這男人的臉上看出一絲瑕疵來……

 他左邊的眉角有一個小小的凹坑——就是傳說中的麻子。也就這個瑕疵讓她的記憶開始倒流——沒錯,這個男人她是認識的,叫什麼來著?

 “哎,我的心好受傷。”安存希揉了揉她的頭,低笑一聲,緊接著蹙起眉頭作傷心狀,“小師妹呀,我是安存希啊,安存希,你希哥!”

 安存希,對,就是安存希!

 遇到故人格外欣喜,言小念清亮的眼楮恢復光彩,“我今天智商不在線上,給你道歉了哈,安大麻子~”

 “噗!”安存希沒忍住,直接笑噴了,盯著她鼻子的上的雀斑調侃,“喂喂喂,你這個芝麻燒餅,好意思喊我麻子?”

 “我怎麼就是芝麻燒餅了?”言小念捂住鼻子上的雀斑,“你家燒餅只點一粒芝麻?太小氣了吧?”

 “那你不是芝麻燒餅,是什麼?”安存希寵溺的望著她,眼神晶亮有神,一舉一動都分明散發著戀愛的氣息。

 對,他那顆古井無波的心,見到言小念就翻起了妖浪!

 言小念嬌憨的撓撓頭,“最起碼也是個麻婆豆腐。”

 這個對話看起來腦殘,其實他們在重復四年前的對話,原來青春的記憶這麼美好啊!

 安存希的心都被她融化了,“又是燒餅又是豆腐的,說得我都餓了,小念中午——”

 “哎,你們兩個要不要交費了?”收費員突然拍了拍窗子,言小念這才意識排到她了。

 和安存希在一起就這麼快樂嗎?也許是因為他們認識的時候,她還沒出事,日子雖清苦卻無憂無慮,比起後來的遭遇,那時候真算快樂的了。

 “我來。”安存希直接把言小念手里的單子和卡拿過去,連同自己的金卡一起交給了收費員。

 “哎,不用啊。”言小念拽了他一把,有些著急的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連生病都要請客?”

 “對,我請客。”安存希優雅的笑,高大的身影把窗口擋得嚴嚴實實,一副我樂意為你花錢的樣子。

 言小念心里莫名的就感動了起來,也許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結賬的時候,男人說,“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