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強吻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1:20
A+ A- 關燈 聽書

 “你們做什麼!”

 聲音冷冽,盈蕩在這空蕩蕩的教室裏,空倚月下意識周身一冷,凝望着他的雙瞳久久都未轉動。

 付靳庭就這樣神出鬼沒地出現在了這裏,以如此……難以解釋的方式。

 他挺身立在教室後門之外,單手緊握着黑色的外套,身上那件單薄的白色襯衫,領口的釦子解開了兩顆,衣襟似乎隨風微微浮動着,乍一遠遠望去,給人感覺恣肆而又灑脫。

 空倚月心中的慶幸如漣漪般一圈又一圈地盪漾開來,開口之際,連着語氣都不自覺地帶着顫抖:“付、付靳庭……”

 空倚月表示:其實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在開口的時候,眼眶中氤氳着的眼淚沾了眼睫,顫抖的淚珠掛在睫毛處,楚楚可憐地讓付靳庭都情難自禁地微微眯眸,眸中竟閃過連空倚月都不敢相信的……憐惜。

 林安易被付靳庭出聲打斷後,便一直僵硬着身子,見付靳庭一直緊盯着自己跟空倚月,眸色深深,沒有多餘的動作,卻偏偏沒有離開的打算,付靳庭他這是意欲何爲!

 付靳庭微微擡眸,目光中輕蔑不掩:“不放手?”

 林安易一怔,隨後才緩緩鬆了手,嘲笑地看了空倚月一眼:“還真是沒有想到你真的能把付靳庭追到手!”

 付靳庭第一次坦然接受了外人對自己跟空倚月關係的誤解,嗯,第一次有了一股故意不想解釋的衝動。

 空倚月本以爲付靳庭會生氣,但見他彷彿沒有聽到這話般,也乾脆跟他一樣無視這個話題,只是扯了扯嘴角,似是費盡氣力般:“林安易,你說我做夢,但是,現實是他真的來了!”

 林安易哈哈大笑道:“空倚月,你覺得付靳庭真的能跟你走到一塊去?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世,你……”

 “林安易!”

 “啪”地一下,極其響亮的聲音忽而傳開,空倚月將半空中隱隱發疼的右手收回,垂至身側,冷漠地說了聲:“你有多遠滾多遠!”聲音不大,本該是隨勢激起的暴怒情緒,卻這樣被空倚月不着痕跡地壓了下去。

 “空倚月!”林安易怒不可揭,什麼時候自己被一個女生這麼對待過!揚起的手還未放下,就被不知何時已經快步走了進來的付靳庭緊握着了手腕,林安易用力想甩開,奈何徒勞無功,手腕上的痠疼傳來,林安易面部扭曲。

 付靳庭借力將他甩出一米元,林安易剛穩住身子,就聽到付靳庭呵斥了一聲:“滾!”

 哪怕再不甘,也只能忍氣吞聲地離開!

 付靳庭因着剛纔護救的動作,此時正好站在了空倚月跟前。

 空倚月只是呆呆地擡頭看着他,一句話都沒有說,她的睫毛溼潤,眼眶也是紅彤彤的,低了低頭,伸手輕輕地扯動了一下付靳庭拿着外套的手,哽咽着低語:“付靳庭……我冷。”說完,又是不爭氣地掉了幾滴眼淚。

 教室燈火通明,空倚月的抽泣聲清晰可聞,晶瑩的淚珠一滴又一滴地溼透了那乾燥的地板。

 付靳庭不知爲何,眉心動了動。

 他略低了一下視線,便看到了她黑髮中的小巧發漩,隨後,目光停留在那被兩頰散下的長髮遮蓋了些許而有些看不清的臉龐。

 付靳庭動作不受控制,他伸手將空倚月欲擡起揉着眼睛的手攔住,隨後,在接收到空倚月奇詫的目光時,才開口不耐煩地解釋道:“醜死了!”

 空倚月腹誹:我又不是經驗十足的演員,你要求我哭得梨花帶雨還要美麗養眼,拜託,這實在是高難度啊!

 空倚月心底極其不滿,可臉色依舊不動聲色,她故意抽泣了兩聲,斷斷續續地問道:“你、你有面巾紙嗎?”

 付靳庭將外套往她身上一丟,隨後又冷冷地說了句:“自己拿,口袋裏!”

 空倚月“哦”了一聲,絲毫不客氣地動手掏出他的面巾紙,擦拭乾淨臉上的淚痕,又要求道:“我不想站在這裏被別人看見。”

 “嗯?”付靳庭擰眉看她。

 空倚月解釋:“要是待會他們回來看到了,會給你添麻煩的。”

 付靳庭毫不留情面地道出了實情:“你給我添的麻煩還少嗎?”

 “……”空倚月不服氣地呢喃着反駁:“那怎麼能一樣!”

 付靳庭“哼”了一聲,真沒看出來哪裏不一樣的!

 他擡眸冷銳地掃過有些凌亂的局面,隨後轉身就往回走。剛走開兩步,空倚月就跟了上來。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靳庭知情,可也沒第一時間阻撓她,反是在出了教學樓後,走遠了一段距離,見空倚月還安安靜靜地跟在距離自己兩步遠的地方,停住,轉身,厲色道:“你跟着我幹什麼!”

 空倚月瞅了瞅他,隨後低頭,雙手將披在她身上的黑色外套攏緊了些。

 付靳庭的目光隨即就落在了她的小動作上,繼而落在了他的……外套上!

 付靳庭忍住想扶額的動作,所以剛纔是——她一路穿着他的外套跟在自己身後走出教學樓的?

 付靳庭不舒服地命令道:“把外套脫了!”

 空倚月可憐兮兮地搖頭:“不要,我很冷。”

 “空倚月!”

 “付靳庭,我今天晚上不想回教室,我暫時不想看見他的臉。”

 他的臉?付靳庭默了默,是指剛纔那個男生?

 “你跟他什麼關係?”剛纔那種局勢,縱使不知前因後果,也只他們兩人在做何事。只是,他意外的是,空倚月竟然會屈於下風?還哭得這麼……可憐?

 空倚月聽他這樣問,身子又是一陣顫抖,動作細微,可付靳庭仍盡收眼底。

 “我跟他沒關係,付靳庭,林安易他很噁心!我永遠都不想跟他單獨在一起!要不是元孟突然跑去盛水,我也不會……也不會……”似是又想起了不好的畫面。

 付靳庭見她眼眶又盈盈淚水,便覺得頭隱隱作痛,語氣也跟着不和善了:“不會怎樣?空倚月,爲什麼你在我面前的時候戰鬥力這麼旺盛,在那個什麼所謂的林安易面前就顯得那麼軟弱無能了?空倚月,你不該是那樣的才對……”

 最後的一個話音剛落,付靳庭就感覺自己的左肩上一沉,那冰涼的感覺越過衣衫直落在了肌膚上。

 付靳庭只來得及瞥見她白嫩的小手,隨後雙脣便被溫熱而又略帶乾燥的觸感侵佔了去。

 空倚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踮起腳尖,右手緊緊地搭在他肩上,另一手緊張地捏着他那件搭在自己肩上的黑色外套,只是慌張地一吻,隨後便立即收回了手,將外套重新披好,察覺到他透視過來的兇猛目光,只是抿了抿脣,純當自己不知。

 “空倚月!”付靳庭回過神來,伸手碰了碰下脣,狠狠地一擦,“你瘋了!”

 付靳庭很不願意相信自己就在剛纔那一瞬間裏被一個女生強吻了!

 空倚月笑意盎然道:“付靳庭,你肯定覺得我空倚月該是這樣的人才對,但是,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的戰鬥力在面對你的時候才能發揮正常水平。剛纔在教室裏,我真的很害怕,林安易湊過來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初吻真的給一個男生的話,那麼我寧願是由我自己來擁有主動權!”

 “付靳庭,我空倚月的初吻,這輩子我只想給你,而你的初吻,我順路提前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