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9章 後記27

發佈時間: 2023-06-19 01:50:14
A+ A- 關燈 聽書

 封行朗停了工,花了一整天的時間陪同嚴無恙去動物園、游樂場之類的地方玩耍。

 小家伙的興致不高,大部分的時候都只是偎依在封行朗的懷里。

 到晚上的時候,封行朗將嚴無恙帶回了御龍城。

 按照封行朗的吩咐,邵遠君撤去了嚴邦和nina的遺照,並將起居室里的所有家具重新布局了。改成了星空版的兒童房。

 封行朗打了個電話給妻子,說他今晚會留在御龍城里陪嚴無恙一晚。

 雪落連聲應好,還叮囑丈夫要多陪嚴無恙幾天。

 對于丈夫將小無恙送回御龍城的決定,雪落是理解的。她能懂丈夫的無奈。只是河屯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她真的好擔心小無恙會有危險。

 本來她想去找河屯談判的。可女兒晚晚最近著涼有些不舒服,便耽擱了。

 思考之下,她讓大兒子封林諾住去了淺水灣,以監督他義父的任何動。不用上補習班的封林諾小朋友,當然很樂意完成媽咪交待的任務!

 “無恙,你需要一個更寬松、更自由的環境來成長。”

 兒童床上,封行朗將洗漱後的嚴無恙擁抱在懷里,“這里是你的家,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這里生活、學習、成長,會有大邵和陳老三他們照顧著你!”

 “無恙不能跟干爹住一起了嗎?”小家伙牢牢記著媽媽的話。

 封行朗心間一疼︰嚴邦可以為他不顧生死,可他卻連他的孩子都照顧不好!

 “無恙……干爹不能一直把你帶在身邊!那樣也不利于你的成長!”封行朗的聲音有些泛啞,隨後從床頭拿過一個手機盒,“這里有一部手機,里面有干爹的電話。你要是想干爹了,可以隨時給干爹打視頻電話!干爹每個星期都會來看你…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要是干爹不小心忘了,你就給干爹打電話!”

 小無恙接過手機,弱弱的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干爹每天帶著他辦公很辛苦。

 “無恙,我已經請了高手來保護你……你住在這里,會很安全的!”

 封行朗俯身過來,在嚴無恙肉墩墩的小臉上親了親,“無恙,干爹真的很抱歉……”

 “干爹,你不要難過了!無恙會好好在這里生活的!”

 看到封行朗難過得說不出話來,小家伙卻反過來安慰起了他。

 “無恙……對不起!是干爹沒用……干爹真的做不出弒……那種大惡之事!”

 封行朗哽咽了一下,最終還是沒能將‘弒父’一詞說出口。

 “但干爹答應你,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證你的安全!”

 “干爹,你不要哭!無恙會乖乖听你的話,好好生活下去的!”

 嚴無恙張開雙臂,擁抱住了哽咽中的封行朗。並學著大人的模樣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肩膀。

 鋪天蓋地的悲痛襲來,封行朗竟然在一個才六七歲孩子的懷里泣不成聲。

 為嚴邦,為nina,也為他自己!

 ……

 等把嚴無恙哄睡之後,封行朗便起了身。

 走到保險櫃前,從里面取出了嚴邦和nina的遺照。久久的默哀。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他又從酒櫃里取出四五瓶嚴邦珍藏的酒,有烈xin的白蘭地和威士忌,醬香型的珍藏版茅台,還有一些溫和的紅酒等等。

 “邦……nina,我先敬你們夫妻二人三杯!先干為敬!”

 封行朗舉起酒杯,在嚴邦和nina的照片上輕磕了一下,便一飲而盡了。

 三杯烈酒入喉,封行朗感覺自己的整個胃都被炙燙了。

 都說一醉解千愁,可封行朗卻覺得自己是越來越清醒了︰像忠犬一樣的嚴邦,為他和gk風投思慮周全的nina……過去的種種事件,從腦海里跳躍出來,怎麼也揮之不去。

 “你們夫妻倆都是我封行朗生命中的貴人……沒有你們,我連命都不是自己的!更雖說它娘的事業了!”

 “是我封行朗對不起你們夫妻倆!明知道殺害你們夫妻二人的凶手是誰……我卻沒有能力和勇氣為你們報仇!”

 “邦……我真的不配給你當兄弟!不值得你為我付出這麼多!如果有來生,你一定要離我遠遠的!”

 三杯又三杯,封行朗感覺自己的意識開始有些恍惚起來。這種感覺還不錯,至少可以暫時忘卻心頭的苦悶和哀痛。

 就是這胸口,準確的說,應該是胃……好像有把火在竄上竄下,幾乎要把他的整個胃都燃燒起來。

 為了抑制胃里的炙燒感,封行朗撈起手邊的一瓶威士忌,對著瓶口就直接猛灌起來。

 封行朗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喝了哪些酒,就覺得自己整個人恍惚得像是要起飛了。只是這胃里四下翻涌熱源著實讓他感覺不舒服。這十多天,封行朗吃不好也睡不好,卻一直強打著精神在處理嚴邦夫妻的後事,以及小無恙的撫養問題。加上這些烈酒,還有悲傷的情愫,封行朗的身體顯然被嚴重透支

 了。

 胃部猛的襲來一陣刀刮火燒式的絞痛,“啷”一聲巨響,封行朗手中的酒瓶掉在大理石的茶幾上,將夢中的嚴無恙驚醒了過來。

 尋著聲音,小家伙起床朝會客廳走了過來,卻發現干爹封行朗側倒在地毯上。

 “干爹……干爹……你怎麼了?”小無恙一邊呼喊著封行朗,一邊搖晃著他的身體。

 突然,他看到干爹嘴巴里有紅色的血液溢出……他用小手指沾了一下,真的是血!

 “來人呢……快來人呢!我干爹摔倒受傷了!”

 嚴無恙立刻跑到智能門口,用小手重力的拍打起來。

 最先進來的是陳老三。他現在負責整個御龍城的安保工。

 半個小時後,酒後胃出血的封行朗被送進了醫院的急救室。

 蟲三在封行朗便推進急救室後,便第一時間給叢剛打去了電話。

 “老大,封行朗胃出血住院了。”

 “胃出血?”叢剛的聲音顫抖了一下。似乎能感覺到他的緊張和心疼。

 “是。沒有胃穿孔,應該不嚴重。”

 蟲三只是輕描淡寫,但手機那頭的叢剛手關節都握緊得泛了白。

 “讓巴頌想辦法通知河屯和林雪落!”叢剛的氣息是急促的。但又是冷靜的。

 “好!”

 考慮到一些因素,叢剛又補充一句︰“先通知林雪落,再通知河屯。”

 “是。”

 ……

 二十分鐘後,雪落便趕來了醫院。同行的還有邢十四和封立昕。

 “行朗他怎麼了?怎麼會胃出血的?怎麼會這樣?”急救室門前,雪落都快要急哭了。“封太太,您先冷靜下。我進去的時候,看到封總正對著嚴總和嚴夫人的遺照自斟自飲……應該是酒後引起的胃出血!”蟲三掃了一眼林雪落身後的邢十四,面容淡然而從容

 。

 “你們怎麼不阻止他啊?行朗的胃一直不好……這些天又為了嚴邦和nina姐的事操勞過度……”說著說著,雪落便心疼的掉起了眼淚。

 “對不起封太太……我們當時也沒想到封總會半夜起來喝酒。”

 蟲三答時,河屯跟他們的義子正好趕了過來。邢十二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邢十二。一瞬間,似乎有那麼點兒冤家路窄的火藥味兒。

 “雪落,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可以讓阿朗去御龍城半夜喝酒喝到胃出血?”

 像河屯這種剛愎自用的人,與到問題已經習慣于去指責別人的不是。因為心疼親兒子的身體,他便對兒媳婦林雪落厲聲斥責了起來。

 當時的林雪落,正集心疼、焦躁、怨怒于一體,被河屯這麼一訓斥,她就直接炸毛了。

 “爸,你說這些話,良心真的不會痛嗎?你兒子為什麼會半夜在御龍城里喝酒買醉,難道你不清楚?!河屯,你這麼霸道、凶殘,真的好嗎?”

 “雪落……雪落……你少說兩句。”上前來勸說的封立昕,卻被雪落給推到了一邊。

 此時此刻的雪落,真的是憤怒到了極點。她是真沒見過像河屯這樣武斷獨行的惡老頭兒!

 “雪落,你怎麼跟爸爸說話呢?你是阿朗的妻子,就得好好照顧他的飲食起居!”面對情緒幾乎失控的兒媳婦,河屯溫聲了下來。

 “爸,你自己做了什麼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再這麼殘暴下去,早晚得害死自己的親兒子!”雪落抹掉眼角的淚水,“封行朗可是你河屯的親兒子啊,你見他,殘害他,放火燒他,打斷他的腿,還要把他制成木乃伊……就因為你是行朗的親生父親,他選擇了原諒

 你的種種罪行!可現在呢,你竟然還不肯放過他!!!”雪落越說越生氣,越生氣就越口不擇言,“河屯,你跟你講,封行朗這回是胃出血,下回就有可能成胃穿孔了!你不死你兒子不肯放手是不是?從今以後,你跟行朗,還

 有我們的三個孩子,今生今世都不會原諒你!跟你老死不相往來!”

 “反正你兒子也不是跟你河屯姓邢!像你這種人,就適合孤獨終老!”

 情緒失控的雪落,第一次對河屯如此的動粗口。急救室里的封行朗听到了妻子的謾罵聲,卻淡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