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1章 後記29

發佈時間: 2023-06-19 01:50:32
A+ A- 關燈 聽書

 兩天后,封行朗便出了院。

 其實他的身體也沒什麼大礙,就是想在醫院里‘賴上’幾天。

 用衛康的話說,就是玩苦肉計罷了!

 封行朗沒有下去醫院的地下停車場,而是自行走出醫院,感受多日不見的燦爛陽光。

 “爸爸……”

 封行朗剛走到台階下,便听到石柱後傳來一聲欣喜且又小心翼翼的叫喚聲。

 雖說並不是大兒子的叫喚聲,但封行朗還是尋聲看了過去︰一個翩翩少年從石柱後走了出來,偏白的皮膚,清瘦而雋秀。

 “十……十五?”封行朗下意識的喃喃了一聲。

 “爸爸!”

 少年著實的驚喜,立刻朝封行朗奔迎過來,問得有些忐忑︰“我……我還可以叫您爸爸嗎?”

 少年沒想到,時隔五六年時間,封行朗竟然還能一眼就認出自己來。少年止不住的心潮澎湃。

 “十五……真的是你?”

 封行朗驚訝的伸過手來,輕輕的觸踫著少年的臉頰,“都長這麼大了……”

 真得感嘆歲月如梭。時隔五六年,曾經那個替代自己大兒子的十五一號,竟然長成了翩翩美少年。

 已經開始發育的封十五,要比還沒正經發育的封林諾小朋友整整高出一個頭來。都已經抵到封行朗的下巴上了。

 “爸爸……我好想您。”少年的眼眸里流動著晶瑩剔透的淚光。

 或許封行朗是他生命中,唯一給過他父愛般溫暖的人。為了能盡快的見到封行朗,封十五要比同齡 的孩子付出了太多的汗水和鮮血。

 深深的愧疚感襲來,因為封行朗記起自己曾經答應過十五一號去找他的。可一晃五六年過去了,自己竟然早把這件事給忘了。

 “對不起十五……是爸爸……是爸爸忘了當初的承諾!”

 封行朗將已是少年的封十五緊緊的擁抱在了懷里,“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一直在河屯的集訓營?”

 “一開始是的……可後來我逃出來了!為了……為了能早日見到您!”

 緊緊回擁著封行朗,封十五重溫著曾經的溫馨父愛,“爸爸,謝謝您還記得我……我真的好害怕你早就把我給忘了!怕您見著我後,已經不認識我了!”

 “對不起十五……對不起!是爸爸不好……是爸爸疏忽了!”

 封行朗誠懇的道歉著。面對曾經為自己的兒子差點兒丟掉生命的孩子,他內心真的很愧疚。

 “爸,我能不能跟您姓封?叫封十五?”

 少年從來都沒有怨恨過封行朗把他這個冒牌了幾個月的‘兒子’給忘了,而是一直自己努力的想回到封行朗的身邊。哪怕只是見個面,或是說幾句話。

 封行朗溫和著目光深睨著滿面欣喜的少年,認真的點了點頭,“那是爸爸的榮幸!”

 “爸,您真好!”

 少年再次擁抱住封行朗,溢于言表的高興和愉悅。

 ……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封行朗每天中午都會趕去御龍城陪同嚴無恙一起吃午餐。

 “干爹!”

 看到下車的封行朗後,小家伙像一只健壯的小豹子一般沖了過來,歡快的蹦噠進封行朗的懷里。

 “我讓廚子做了很多好吃的等干爹哦!”小家伙樂呵呵的說道。

 雖說失去了父母,但小家伙畢竟年紀還小,很快就從哀意中緩了過來;也源于封行朗對他的關愛。

 現在的嚴無恙反而要比曾經跟媽媽小心翼翼一直生活在父親嚴邦陰影下時的嚴無恙活潑開朗很多。

 “無恙這麼能干呢?干爹得好好表揚我家無恙!”

 “都是養胃的哦!”

 嚴無恙攤開自己的小手掌,在封行朗的胃部揉了揉,“干爹吃了就不會胃疼了!”

 “無恙真乖!”封行朗在小家伙肉墩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看到小東西在御龍城里生活得這麼好,封行朗也能安心了。其實小家伙現在的狀態,到是比跟他住在一起要自由輕松多了,而且還會有期盼和驚喜。河屯在兒子封行朗出院之後,便默默的回了佩特堡。雪落思考了一晚上後,不顧丈夫的反對,還是偷偷讓邢十四把大兒子送了過去。她知道河屯跟大兒子封林諾的感情很

 好。而整個暑假都能在佩特堡野了,林諾小朋友也是求之不得。

 封行朗並沒有責備妻子的自主張,只是哼了一聲‘下不為例’,便沒了下文。

 “無恙,干爹給你帶來一個小哥哥!他叫封十五,跟你一樣,也是干爹的干兒子!從今往後呢,他就跟你一起生活在御龍城里,你們兄弟倆相互也好有個照應!”

 封行朗把封十五介紹給了嚴無恙。對嚴無恙來說,有了一個可以伴的兄弟;而對于封十五來說,則有個落腳的地方,可以不用浪跡天涯了。

 而當時的封行朗壓根兒就沒有想到過︰封十五會是嚴無恙的殺父仇人!就像他當初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河屯的親生兒子一樣!

 知道這個秘密的人並不多!其實有些秘密,只要沒人透露出來,它便永遠都是秘密了!

 “嚴無恙你好,我是封十五!”封十五朝封行朗懷里的嚴無恙伸來了友誼之手。

 小家伙也友好的伸過手來跟封十五握了握,“十五哥哥你也好!”

 “嗯!都是干爹的乖兒子!”

 封行朗一手抱著嚴無恙,一手攬著封十五的肩膀,毫無血緣關系的父子三人有說有笑的朝生活區的樓上走去。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隱身在石雕大象後的衛康,看得眉頭直皺︰這……這算是引狼入室麼?

 衛康不知道封行朗用的什麼方法留下了**oss,但他能感覺到老大最近的心情很不錯。

 衛康打來電話時,叢剛正給兩個孩子準備著午飯。與其說是他在做飯,倒不如說是他在看著兩個孩子在廚房里瞎折騰。

 “老大,封行朗竟然把十五帶來御龍城里給嚴邦的兒子伴!真沒想到封行朗也有腦殘的時候!”

 在衛康看來,封行朗的這一做法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智商範疇。“我只想提醒你︰封十五可是個大孝子!而且他的身手還在你之上……換句話說,如果有人敢阻礙他在封行朗面前當孝順兒子,他就會滅誰的口!他的狠厲,絕對是你望塵

 不及的!”叢剛悠聲說道。

 “……”衛康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老……老大,十五那小子該不會連我也敢……也敢殺吧?”

 “他可是柯本帶出來的徒弟!為了能早點兒見到封行朗這個爹,他小小的年紀竟然就能贏了柯本……你說他敢不敢殺你滅口呢?”叢剛風輕雲淡的接聲。

 “老大,那……那你還留這麼個小禍害干什麼啊?”衛康嘟噥一聲。

 “他只想孝順封行朗!你只要不擋他的道兒,就會平安無事!”言畢,叢剛便掛了衛康的電話。

 衛康目送著封行朗父子三人上樓去的背影,一時間腦瓜一片空白。太可怕了!簡直就是無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