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冷戰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3:02
A+ A- 關燈 聽書

 付靳庭衝口而出的一句“我們之間沒關係!”以及空倚月那句平淡而又毫無感情的“嗯,我知道了。”又瞬時將兩人的關係冷直極點。

 空倚月那天還是趕在了鈴聲響起之際走入了教室,而身後緊跟着的面無表情的付靳庭,倒是一個下午都不曾舒展過眉心。

 向懿跟鍾梓烊目目相覷,強撐着心中的八卦疑問到放學,付靳庭先去了球場,兩人隨後便不約而同地來到空倚月桌前,鍾梓烊在她身邊的位置坐了下來,毫不避諱地說:“你跟那家夥又怎麼了?”

 空倚月說得輕巧:“話不投機。”

 向懿倒不這樣認爲:“能讓他每次都這樣,你還真有本事啊,空倚月。”

 空倚月無奈一笑:“多謝誇獎啊。”

 鍾梓烊搖頭聳肩,哀怨道:“你們就不能像正常點的情侶嗎?三天兩頭這樣冷戰,真心受不住!”

 “我也希望是這樣,但是,真心沒那能力,鍾梓烊,之前追付靳庭的女生也跟我這樣辛苦嗎?”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鍾梓烊給了一個難以言說的眼神,“你以爲是女生就可以接近付靳庭啊!”

 “你的意思是說,沒人追過他?”

 鍾梓烊回:“我說沒人追,你能相信?”

 空倚月搖頭:“不信。”像他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沒有人追啊?

 向懿也說道:“一般女生只怕還沒開口說話,就被他那冷氣場嚇得倒退幾步了。”

 空倚月嘆了一口氣,自嘲說:“我還真是不怕死呢。”

 鍾梓烊跟向懿默契地點了點頭,空倚月越發無奈了。

 期中考試,空倚月依舊考了年級第二名,那些本以爲空倚月只是運氣好的學生都默默地對她行了注目禮。

 空倚月沒有多麼在意這件事情,安穩地繼續過自己的日子。期中考試結束後,學校裏的運動會也如約而來。

 1班的男生居多,所以女生的比賽項目人選堪危。班主任跟班長協議了許久,好不容易確定好了女生八百米的接力賽名單,又在單人四百米跟八百米的項目犯了難。

 班裏女生的體育素質偏低,班主任在班裏問了好幾次有哪位女同學自願報名時,根本都沒人敢舉手。

 沒有辦法,只能讓班長課後跟女同學商量協議。班長最先找的是英語科代表,本來她也極其不想參賽,但敵不過班長已經將這比賽的個人榮譽升級到了班級榮譽,進而轉到了班幹部的職責上了,受不了班長的大肆長談,只好答應:“我只報考四百米,八百米實在沒有那個體力。”

 班長愣了:“班裏體能還算可以的就你了,你不參加八百米,還有誰可以參加啊?”

 英語科代表轉身指了指空倚月的座位,“不是還有一個年級第二嗎?你怎麼不去試着找她?”

 班長呆了一會,回神興奮道:“對啊,我怎麼把空倚月給忘了!”旋即立即去找空倚月深談。

 空倚月實在沒有興趣參加這樣的比賽,雖說八百米自己能夠跑完,但是她跑步一向不是強項,要是落了最後,拖了班級的積分,豈不是罪大惡極。

 她拒絕道:“班長,其實我不擅長跑步。”

 班長擺擺手不介意道:“沒事沒事,能跑完就好!”

 關鍵是空倚月不想跑啊!“我實在是沒辦法……”

 “好了好了,空倚月你就不要謙虛了,八百米就交給你好了,其餘的分數就讓我們男生來追平就行了!”說着欲拿筆往表格裏寫上空倚月的名字,空倚月趕忙攔住:“班長,不是,我……”

 “空倚月,就你了,不要推辭,推辭也沒用。”最後班長都懶得理會空倚月的反對了,直接拿了表格就往自己的座位走,嗯,這樣子一來,參賽人員就確定了。

 第二日,班主任在班級裏宣佈名單時,大家聽到這一次光榮報名八百米的人是空倚月時,都有些詫異地轉頭看她。

 空倚月臉色淡淡,果真還是被推上去了!

 班主任很滿意運動會的參賽人員都有了着落,說了幾句鼓勵的話,空倚月卻是神遊太虛,兩個星期後就要舉行運動會了,這是要逼着自己去練習跑步的節奏?

 放學後,候光略找上空倚月,“空倚月,一起走吧!”

 空倚月還在收拾書包:“去哪裏?”

 候光略理所當然地說:“當然是操場啊!你都要跑八百米了,以後就由着我來當你的教練好了!”

 空倚月謝絕了他的好意,“謝謝,我想不用了。”

 “空倚月,你不用跟我客氣,反正我也報了一千米的長跑,每天帶你一起跑根本毫無壓力。”

 空倚月不在乎壓力不壓力的問題,在意的其實是……付靳庭。

 她潛意識地覺得,竟然以後要跟付靳庭結婚,那麼自己就該好好地跟其他男生保持距離。現在兩人的關係敏感薄弱,若真出了亂子,真心無力收拾爛攤子了。

 尤其如果對象是候光略的話,空倚月越發覺得,這距離,該保持。

 “真的不需要了。”空倚月再次謝絕他的好意。

 等她孤身一人來到操場,看到操場上人滿爲患,着實不願意跑了。

 空倚月沒有想到會遇到元孟,兩人自分班後就一直沒能偶遇上。

 元孟的短髮修剪到了耳際,很是颯爽。她問空倚月:“你在新班級過得怎麼樣?”

 “還好,你呢?”

 元孟說:“就是老樣子,上了高三,功課果真好忙啊!”

 空倚月點了點頭,說道:“加油!”

 元孟問她:“你來是爲了跑步的嗎?”

 “嗯。一起嗎?”

 元孟說:“好啊!”說完又跟不遠處的幾個女生招了招手,期間兩個還是之前同班的女生,元孟熟稔地跟她們說着話,空倚月站在一旁,只是淺淺一笑。

 幾人跑了兩圈後,期間一個女生突然跑到了空倚月身旁,說道:“你就是空倚月吧?”

 “嗯。”

 “我聽說過你,我之前高二在7班,現在在5班。”

 “你好。”空倚月對於這樣的搭訕有略微的排斥,對方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冷淡,說了兩句後,又說道:“之前你不是說要追付靳庭嗎?你那麼努力地考到了1班,怎麼也沒有聽說你們在一起了?”

 空倚月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那個女生只當她這番沉默是迴避自己的尷尬,笑了笑,又得意道:“喜歡付靳庭的人那麼多,你追不到他也是正常的。”

 空倚月只是笑了笑,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將她甩在了身後。

 操場跟籃球場相隔不遠,付靳庭中場休息時,見空倚月繞着操場一圈圈地跑着,眸光隨着她的身影移動,隨後,見她突然側過視線看向這邊時,才驟然收起了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