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婚事還能成嗎

發佈時間: 2023-06-18 20:32:12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哎喲,很痛吧。”見安存希眼眸含淚,夏瑾心里不是滋味。

 她抬起手指,小心的踫了一下他受傷的地方,安存希疼得抖了一下,夏瑾立即蹙起秀眉,愧疚的要命。

 都是自己的兒子作的孽!

 安存希不忍她內疚,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一點都不痛。我之所以控制不住情緒,是因為想到了自己的母親。真羨慕蕭總能有您這麼慈祥的媽媽,他一定很幸福。”

 聞言,夏瑾也跟著鼻子一酸,差點落下眼淚。

 她對安存希的情況了解的比較透徹,知道他六七歲的時候就死了母親,幾乎沒得到過母愛,後來父親和姐姐又出事……

 唉,實在是太可憐了!

 人心都是肉長的,夏瑾本身不算壞人,雖養尊處優慣了,但也有一顆悲天憫人之心,她想對安存希好一些,“那什麼……孩子你過來一下。”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好的。”安存希順從的跟在夏瑾後面,走到辦公桌前坐下。

 夏瑾抽一張紙巾擦擦鼻尖,看一眼前帥氣的小伙子,欲言又止。

 安存希以為她在擔心蕭聖,善解人意的說,“蕭夫人,您擔心我對蕭總不依不饒?放心吧,我不會敵對他的,這事就算過了。”

 夏瑾笑了笑,“我不是想說這個。”

 “那您……”安存希皺了一下眉頭,“難道您想讓我把小念讓給蕭總?但我听小念說,她之所以離婚,並不是和蕭總的感情不好,而是迫于家庭的壓力。”

 “是……我讓他們離婚的。”提起這個,夏瑾心里還是比較失落的,一張美麗的臉上布滿愁容。

 本來她還尋思讓言小念和蕭聖和好,重新結婚過日子,但礙于安存希也很愛小念,這個願望落空了……

 “蕭夫人,我已經把小念讓出去過一次了,這次不準備再讓。”安存希抱歉的看著夏瑾,“小念離婚之後,她爸爸難受得要命,昨夜和我談了許久。我已經向言教授保證,這次無論如何都對她不離不棄。”

>

 “這樣……我知道了。”夏瑾點點頭,過了幾秒又說,“存希啊,我想和你說的其實——”

 “蕭夫人,您有什麼話就吩咐吧。”安存希誠懇的看著她,謙和有禮的說,“我一個做晚輩的,您就是罵我一頓,我也得樂呵的听著。”

 “好孩子。”夏瑾拿起紙巾擦了擦眼楮,“我挺喜歡你的,哪能罵你?我尋思著如果你不嫌棄,我呢……想收你做個義子,你願意嗎?”

 這幾天夏瑾總不安生,感覺十年前的事要瞞不住了,分分鐘破繭而出似的,她必須為蕭聖鋪好後路,化解怨氣。

 一旦認了干親,到時安存希再恨,也不能怎麼樣……

 “夫人,我當然願意啊。”安存希愣了好一會才驚喜一笑,“我早就沒了父母,看到別人爹疼娘愛,羨慕得要命……哪會嫌棄您呢?”

 “那就好,你跪下。”夏瑾松了口氣。

 安存希斂去笑容,正經八百的雙膝跪地,給夏瑾磕了三個頭,喊了聲“母親”。

 “好兒子,我現在有倆兒子了。”夏瑾把自己脖子上的吊墜拿下來,塞進他手里,“這塊玉跟了我幾十年,闢邪護體,你先拿著,等以後給我小兒媳婦。”

 “媽,這太貴重了。”安存希想把吊墜還給夏瑾,“您留著——”

 夏瑾搖搖頭,雙手把他扶起來,“如果你不要,我心里不能安穩。存希,等挑個日子我帶你義父,拜了父親之後,會在媒體公開我們的關系,到時你就是蕭家的一分子。”

 “存希全听母親的安排。”

 “好。”夏瑾又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葉助理,讓她把之前準備的珠寶公司等旗下資產,都轉到安存希的名下。

 本來尋思著這筆資產是送不出去了,蕭君陌不收,言小念不受,現在有人接收了,夏瑾挺高興的。

 但安存希不想要,他不是為了錢,就想有個母親疼愛自己。但夏瑾堅持讓他收下,安存希無奈,也只好遵母命。

 這一天跟做夢似的,一不小心成了千萬富翁。和蕭聖也從情敵變成了兄弟,往後該怎麼處理關系呢?

 總不能因為搶小念撕破臉,那不成內斗了?讓外人看了笑話。

 安存希思來想去,最終決定還是再給蕭聖一次機會吧,如果他能獲得家長的支持,和言小念走在一起也挺好的,畢竟小念喜歡蕭聖多一點,他唯有祝福。

 正想著,海棠打電話過來了,“哥,我已經和曉棠姐主治醫生談過了,挺靠譜的,這兩天就讓姐轉院吧?”

 “辛苦你了,海棠。”安存希由衷感激,表妹對他和姐姐是真的好。

 “哥和我說什麼謝啊,我們是一家人。”

 “我也處理好公事了,現在去接你。”

 “好的。”海棠掛了電話,眼眸里劃過一抹笑意。

 初次見安存希的時候,她才9歲,當時存希哥死了父親,不得已寄居在她家。安存希特別優秀,顏值高,氣質好,又上進肯學,她難免就日久生情了。

 海棠的父母也默認了他們的關系,雖說是兩人是遠房表兄妹,但從理論上講已經脫離了近親關系,可以通婚的。

 所以海棠無怨無悔的照顧著瘋了的安曉棠,完全把自己當成弟媳。

 眼看安曉棠的病快好了,她可以和存希哥提婚事了,誰知又跳出個言小念,把安存希的魂給勾跑了!

 如果存希哥娶了言小念,那她這十年的付出又算什麼呢?

 海棠正在想心事,突然听到汽車鳴笛的聲音,她知道是存希哥到了,心里一陣歡喜。

 等上了車,她才發現安存希半邊臉都腫了,心髒頓時好像被毒蟲咬了一口似的疼痛,“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打的你?”

 安存希見她急了,抬手揉了揉她的發頂,“我沒事,別擔心哈。”

 “什麼沒事啊?”海棠摸了下他的臉,眼淚就嘩嘩的下來了,“我當寶貝疼著的,憑什麼給別人打啊?到底是誰啊?”

 “好了,好了……”安存希抽了幾張紙巾出來,幫海棠擦淚,“真沒事,是親戚打的,大水沖了龍王廟,能怎麼辦呢?”

 海棠一下子停止了抽泣,狐疑的看向他,“哥,除了咱們海家,你沒有親戚啊!”

 “……”安存希把車子開了出去,他不是那種愛瑟的人,在夏瑾夫婦公開他的身份之前,他不會說自己認了義母。

 “我知道了。是言姐姐的人打了你,所以你說是親戚打的。”海棠心里暗自憤恨。

 她一直看不慣言小念!早晨給言小念下了一個小蠱,七天就可成熟,到時候有她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