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要得到最好的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4:11
A+ A- 關燈 聽書

 二十多天的拍攝,對空倚月而言,不僅是煎熬漫長且心酸的歷程,更是收穫頗多的一段珍貴時期。

 第一次接觸拍戲,空倚月才知,原來比自己設想的辛苦的多。不僅要將自己全身心地融入角色跟情境之中,更是要注意每詞每句的情感,甚至要將周圍的工作人員都隔除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空倚月在自己的戲份殺青的當天,連續緊繃了大半個月的神經終於放鬆了下來。

 劇組還要趕着去拍接下來的戲份,當晚只是在市中心簡單地辦了一個餐會。一連緊鑼密鼓地工作了這麼多天,難得可以休息一晚,大家自是全身心地吃喝玩樂。

 空倚月在劇組的爲人處事很令人滿意,年輕美貌而又溫和有禮,不懂之處也懂得虛心請教,偶爾不用拍戲的間隙也會停留在片場,時不時幫忙遞個東西或者留在一旁細心地看着前輩拍戲。

 導演在過後有細緻地研究過她的戲份,發現她的眼神還有很多細節都演繹出了自己想要的那種效果。嘴上雖是不曾誇獎過她,心裏卻是有預感,若是細心雕琢幾年,想紅火也是有可能的。

 餐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導演藉機叫了空倚月出去,空倚月直覺導演是有話跟自己談,果不其然,導演也是一個爽快之人,他跟空倚月說,他之所以千辛萬苦挑中了她飾演這個角色,純粹只是因爲她那天的那番話以及她當時的氣場像極了他理想中女主該有的感覺,所幸的是,雖然她是第一次拍戲,但是勉強還算過得去。

 空倚月聽到這句“勉強還算過得去”時,臉色微微尷尬,但還是面帶微笑,堅定道:“我會更加努力的!”

 這樣的話,導演也是聽了許多,不搭話,反是問道:“說說看,爲什麼想要進入演藝圈?”

 空倚月回答地坦誠:“如果我說是因爲熱愛,估計這個答案也很俗氣,但如果我回答是因爲賺錢,會不會更加庸俗啊?”

 導演倒是沒想到空倚月如此單純地就道出了自己的心思,欣喜她沒防備着自己的同時,又感慨她到底是涉世未深,如果再這樣單純下去,怕是……

 他伸手遞給了她一張名片,說道:“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的公司?”

 “啊?”

 “‘尚娛’娛樂公司,聽說過吧?我也有股份在裏面。”

 導演年近四十,即使在片場上,空倚月會因爲不達拍攝要求頻頻捱罵,但是此時他能夠給她推薦這個機會,她只有滿心的感激。可是,她還是好意地拒絕了。

 “導演,很感謝你的好意,雖然我也很想加入,但是……我上大學之前,有一直想要簽約的娛樂公司。”後面的話語很輕,但是導演也是聰明人,自然明白。

 “嗯,那你好好混,希望你有大紅大紫的那天。”

 “謝謝導演!”空倚月帶笑着跟他道了謝。

 導演已經道出了自己的目的,也不在外面逗留,說完後便回了包間。

 空倚月轉身去了一趟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在轉角的地方發現了正在角落處默默抽菸的路柏。

 路柏很年輕,空倚月去百度查過他的資料,貌似只比自己大了兩歲。

 加之他今天的着裝低調,一身的黑色,出來抽菸時也不忘帶上了黑色的鴨舌帽。

 他的帽檐壓低,空倚月沒有注意他的表情,只是走過去時,客氣地問了一聲:“您在這裏抽菸?”

 她用的是“您”,不是“你。”路柏笑了笑,緩緩吐出菸圈,說道:“我記得我只比你大了一兩歲而已。”

 空倚月解釋:“可你出道早,是前輩。”

 路柏不跟她糾結這個問題:“看在第一次合作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娛樂圈沒那麼好混,也沒那麼簡單。”

 “我知道。”

 “做好心理準備吧。”

 “嗯。”

 兩人的對話簡短,路柏抽完煙,轉身要走時,又問了一句:“你打算進哪家娛樂公司?”

 “華容。”空倚月答得不假思索。

 路柏微微擡頭,眼神注視着她:“是嗎?”

 “嗯,”空倚月說:“我知道你是‘華容’旗下的簽約藝人。”

 “呵。”路柏只是意味深長地發了一個單音節詞,繼而就往包間走去。

 空倚月在原地停留了一會,才進包間。

 娛樂圈中,赫赫有名的就是“華容”,路柏那一聲“哼”,空倚月知道他的深意,估計就是瞧不起自己的遠大目標。

 她一個新人,能力又不是超凡脫俗,加之沒有後臺,要讓“華容”簽下她,自然是一件很費力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妄想。

 導演的提出的建議很佑惑,“尚娛”雖然大牌明星不如“華容”多,但也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娛樂公司。空倚月拒絕,實在有些好高騖遠。可她並不後悔。

 因爲她知道,再過幾年,“華容”就會成爲“付氏”集團旗下頂尖的娛樂公司,她進“華容”指不定能夠藉機接近付靳庭,而且,要麼就得不到,要麼就努力得到。竟然她已經想要想盡辦法、歷經千辛萬苦得到,爲什麼就不能選最好的呢?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空倚月笑了笑,回想了一下時間,大三第一學期已經結束了,付靳庭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上一世媒體報道說的好像是……四月份?哼,等吧。

 春節過完,空倚月回到學校,開學第一天,早上的課程剛結束,候光略就來找自己。當時空倚月正打算跟江滿欣外出吃飯,見他是過來蹭飯吃,空倚月想拒絕的話都不忍心說出口了。

 候光略說:“我錢包跟銀行卡在車上的時候被偷了,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昨天是蹭宿友的飯,今天實在不好意思了,空倚月,你會讓我蹭你的飯吧!”

 “……”空倚月怔了怔,“錢丟了,你後面的生活怎麼辦?”

 候光略說:“我待會就要去辦卡了,等下午家人匯款過來,空倚月,吃飯要緊,餓死了!”這架勢,完全就是不想讓空倚月有機會拒絕。

 江滿欣望了望兩人,隨後會心一笑,對着空倚月說道:“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東西落在剛纔的教室了,我先過去拿,倚月,你們先過去吃吧,不用等我。”

 “滿欣……”空倚月欲叫住她,因爲她明白,江滿欣是故意爲她留二人空間,可她並不願意跟候光略單獨吃飯啊!這感覺很奇怪啊有木有!

 候光略看出了她的困窘,說道:“你在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空倚月強裝一笑,“沒有這回事。”話音剛落,就聽到了身後不遠處的熟悉男聲說:“付靳庭,你會來安大,還真是出人意料啊!”

 空倚月的笑意微微僵住,貌似是……腦海中的設想一閃而過,她趕忙轉身,目光灼灼地看着不遠處身姿挺拔,並肩走來的三人。

 果真,剛纔的聲音是鍾梓烊的,而站在中間的那抹清俊的白色身影是……付靳庭!

 空倚月不敢置信,再三確定是他後又不禁心花怒放,他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