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要不要的問題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4:28
A+ A- 關燈 聽書

 付靳庭爲什麼要這樣對空倚月呢?

 這個問題還過於深奧,不止鍾梓烊想不透,就連向懿也是無法理解。

 按道理說,高中期間兩人雖是兜兜轉轉,但是他們跟付靳庭也算是從小一直長大,看得出來其實付靳庭內心並不像外表上那樣對空倚月漠不關心。

 他那樣高傲冷漠又特別彆扭的人,也好在空倚月那女生臉皮厚還堅持不懈,不然換做其他女生,說不好還真的很難在他那裏處處碰壁後還這麼死皮賴臉地在後面追着。

 鍾梓烊想跟付靳庭說:“你繼續這樣子對待空倚月,等她以後不要你了,你就獨自傷心去吧!”可惜這話太大逆不道了,他摸不透付靳庭此時的心思,不敢講,好在向懿委婉地表達了出來。

 三人挑了一間高檔安靜的餐廳,要了一間雅間,入座後,點了餐,向懿便問他:“你跟空倚月怎麼了?出國前不是還好嗎?”

 兩人還記得班裏同學聚會的時候,空倚月雖說是藉着遊戲懲罰的名義,可到底是明目張膽地吻了付靳庭的,而且那個時候,付靳庭似乎也沒說任何反對的話語,這便代表着他允許她近了他的身。可是,回國來,這三百六十度的轉變是因爲什麼啊?

 付靳庭自從接到家中的回國通知後,心情便不大爽快,當初堅決要他出國的是他們,如今他學業未完成,急着要他回來的人也是他們。

 呵,付靳庭心裏不是滋味,“空倚月跟我本來就沒有未來,我回來的時候也想清楚了,與其在一起好幾年都只是浪費時間跟心情,倒不如不給她希望,彼此省了糾葛。”

 鍾梓烊驚訝:“爲什麼在一起好幾年是浪費時間?”隨後恍然一想:“你根本就不打算跟她結婚啊?”

 付靳庭抿了抿脣,“付家的身家地位,你們都知道,若是他們會同意讓空倚月進付家的大門,也算是奇蹟。”

 向懿點頭,想到了另一方面:“昨晚聽付傾睿說,聶靈薇也跟你一起回來了?”

 付靳庭“嗯”了一聲。

 “付靳庭,”向懿問:“你爸爸身體怎樣?”

 付靳庭想到這個問題,只是按了按眉心,“情況有點嚴重,正在醫院住院觀察。”

 鍾梓烊說:“所以付傾睿說得沒錯,你是回來接手公司的?”

 付靳庭不語,答案自然揭曉。他接手公司本就是遲早的事情,只不過因着付修遠的身體突然累倒,他將提早進入公司罷了。

 付靳庭接手公司,以後必定很忙碌,向懿只是說:“看來‘付氏’要改頭換面了。”

 鍾梓烊一向不擔心付靳庭的能力,比較八卦他的婚事,“你家那邊的老人是啥意思?不讓你跟空倚月一起,難道是看中了聶家的千金啊?”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靳庭沉了口氣,確實是這樣。

 鍾梓烊“茲茲”兩聲,“付靳庭,你還真是幸運啊!”聶家家世上乘,聶靈薇他雖未見過,但圈子裏傳言她端莊賢惠,美麗可人,付靳庭要是娶了她,不僅事業如虎添翼;就連家世,也是門當戶對,自然符合了那些老頑固的心意。

 鍾梓烊總算明白付靳庭爲什麼要拒絕空倚月了,這樣他以後就不用費盡心思去解決空倚月跟付家之間的關係,只能說這樣的選擇也在情理之中。

 三人吃過飯,付靳庭需要回青臨市,鍾梓烊跟向懿自然是回學校。

 剛進學校,鍾梓烊就接到了空倚月的電話,她問:“鍾梓烊,他住哪裏?”

 付靳庭回國了,又因爲家裏有事,自然是住在家裏。

 因着付靳庭的那番話,鍾梓烊只好跟她說道:“空倚月,付靳庭他有他自己的想法,其實你也沒必要強求。”

 “他的想法是什麼?”

 問得乾脆,鍾梓烊都不好意思直接說了,只能敷衍道:“哎,你問那麼多幹嘛!反正今天他的態度你也看到了,你就不要再強求了。”

 空倚月單從鍾梓烊這幾句話中,就知道了鍾梓烊現下不會幫自己一絲一毫,只能低聲說道:“好,我知道了。”

 空倚月掛了電話,直接打了電話給付靳庭,第一次沒人接,第二次響了許久,付靳庭才低沉着聲音接通:“喂?”

 “你不要我了?”空倚月開門見山地問,語氣中帶着哽咽,聽得人心裏酥軟又不由得帶上了心疼。

 “空倚月,你別這樣。”

 “付靳庭,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候說的話,你還記得嗎?我說過我大三會開始追你,那我就會言出必行。”

 “哼,空倚月,你爲什麼知道我大三會回國?”

 她沒有想到他還能冷靜地注意到這個問題,好在她一早便想好了說辭,“大一大二,我們都要適應新生活,大三是最好的時期。而且,就算你不回國,我也做好了每天一個電話騷擾你的準備了。付靳庭,你不可以在我還沒開始的時候就把我打入了冷宮!”

 付靳庭沉沉地吸了口氣,無奈道:“空倚月,隨便你!”

 猛地被掛斷電話,空倚月真想罵人,付靳庭,算你狠!

 付靳庭今天會過來立安市,純粹只是因爲辦理手續的事情,搭飛機回到青臨市後,他先去了一趟醫院,隨後再立即去了公司,找付修遠的特助瞭解公司現下的情況。

 忙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回到付家別墅,兩位老人已經睡下,付傾睿待會要去醫院守着付修遠,見付靳庭回來也只是簡單地問了句:“公司情況怎樣?”

 付靳庭略顯疲憊:“還好。”

 付修遠住院已經大半個月了,不知是誰泄露了消息,媒體報道出來後,“付氏”人心惶惶,股價也跌了一些。但在付靳庭眼中,本就不是什麼棘手的事情。

 付傾睿自知自己不用擔心,又說了句:“嗯,辛苦你了。”

 這樣客套的語氣?

 付靳庭冷說:“我接手公司,你心裏很是幸災樂禍吧!”

 付傾睿也不客氣,直接回道:“是啊,很高興呢,起碼不用被束縛啊!哥,你就好好熬着吧!”

 付傾睿崇尚自由,xin子外向,又因爲是次孫,家中的長輩只顧着寵愛,並不像對身爲長孫的付靳庭那般要求嚴格。從小他學舞,學樂器,學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家人都不干涉,就連大學,他自作主張報考了音樂專業,家裏的人也絲毫沒有多言。

 付靳庭跟付傾睿的生活,本身就是天壤之別。

 付靳庭閉上了眼,嗯,自小就明白自己以後要過的人生,現今又何必多想。只是,她會不會真的成爲自己人生的唯一一個意外呢?

 付靳庭腦海中浮現出了空倚月的模樣,不願給她機會,可是又忍不住心軟!

 空倚月,你接下來會怎麼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