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我是你爹

發佈時間: 2023-06-18 21:13:33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他這一嗓子,把言大發嚇了一跳,小俊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Sorry,sir,未經同意上了你的車,能載我一程嗎?”

 這孩子談吐挺不凡的,宮炫默眯了眯墨瞳,“不是不可以,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歐石南不知老板在和誰說話,匆忙淌了過來,見車子里有個小男孩縮在角落,冷得哆哆嗦嗦挺可憐的,大為驚奇。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言大發點點頭,“我願意付出勞動力。”

 “OK,下去推車。”宮炫默抬起大長腿,上車坐進了駕駛位,單手優雅的扶著方向盤,掌握方向。

 有的人天生就冷血,即便遇到軟萌可愛的小寶寶,他的惡魔本xin也不會改變。

 歐石南不忍心讓小家伙淋雨,但老板的命令是違背不了的,再說男孩子需要千錘百煉,推就推吧,只是小孩太可憐了。

 宮炫默拿出一本畫冊來,里面都是他根據記憶畫出來的畫像,五年前船上的一夜,讓他至今回味無窮,那女孩怎麼就死了呢?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宮炫默心里都結冰了。

 車尾,歐石南和言大發拼命的推車。

 言大發還沒長開,雖說身高有110公分了,在同齡人中算高的,但依然短胳膊短腿的,道路積水有半米多深,他站都站不穩。

 可為了能被帥叔叔捎一程,他必須得付出微薄的勞動力,媽咪也說過,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言大發小小年紀已經悟出了人生的哲理。

 雨一直下,小家伙被淋慘了。

 歐石南低頭看著小萌寶藕節般胖乎乎的小胳膊,有些不忍心了,“小猴子,淋雨是不是不舒服?”

 “不,挺舒服的。”小萌寶清脆在聲音在夜色格外好听,“我從小沒了爹地,我媽咪說是她自己淋了雨才懷的我,所以雨是我爹地。被爹地淋,別提有多舒服了。”

 小家伙發自內心的喜歡雨,每次面臨危機的時候,好像雨水都能幫他化解。

 比如這次,如果不下雨,他根本不可能逃出來。思想還很幼稚的他,認為都是雨的功勞。

 哪來的奇葩媽咪,能這樣欺騙小孩子?歐石南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那你的媽咪呢?”現在的孩子這麼寶貴,多麼不負責任的媽咪,居然讓孩子在暴雨中亂跑,淹死了怎麼辦?

 言大發聞言,頓時沒勁了,吸了吸鼻子說道,“他們說我媽咪死了,但我不相信。”

 “死了?”歐石南有些駭然,同情的打量著他的小身板,這孩子約莫四五歲光景,沒了爹再死了媽,童年的陰影面積得多大?

 “你的媽咪叫什麼名字?”歐石南又問。

 言大發左右看看,見四下無人,才痛不欲生的說,“你一定看新聞了吧?那個被割喉而死的言小念,就是我最心愛的媽咪。”

 言小念!歐石南一震,不可思議的盯著言大發,連車子也忘了推。

 見歐石南一臉見鬼的表情,言大發奇怪的問,“怎麼了大叔?你認識我媽咪?”

 “算間接認識。”歐石南一把將言大發抱進懷里,想驗證一下真假,“大發,你認識歐烈嗎?”

 “當然認識。”听到熟悉的名字,言大發心里一陣驚喜,眨巴著黑亮的大眼楮,“歐烈是我叔叔,葉楓也是我叔;許堅你認識不?就是中州警局的副局長,他是我舅!楚昱?大夫,是我朋友……”

 小萌寶把自己認識的人提了一遍,唯獨沒提蕭聖。

 “太好了!我和你說小家伙,你是我的小佷,我是歐烈的哥哥,你該喊我伯伯!”

 “伯伯。”言大發甜甜的喊了一聲。

 兩叔佷欣喜若狂的抱在一起,眼里都有淚光。歐石南驚喜之余又有些納悶,“大發,你怎麼會在異國他鄉?”

 “我被人綁架了,剛逃出來。伯伯你別大聲說話,綁匪很厲害的,光保鏢有幾百號人!”言大發緊張的看著周圍。

 王居應該發現他逃了,現在指不定全面撒網的找呢!

 歐石南也被他弄得心里一緊嗎,他不會功夫,乃文弱書生一個,別說幾百號保鏢,就是一號他也搞不定。

 但是他得給自己的小佷撐腰,“大發你別怕,我是律師,等我給你起訴他!而且你爹地很厲害,會保護你的。”

 “我爹地?”言大發摸了摸頭上的水,以為歐石南說得是他雨爹。

 歐石南抱著言大發,淌水過去,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宮炫默。

 宮炫默見車子不動了,看著畫冊沒抬頭,冷冷的問,“怎麼不推了?”

 “老板,恭喜你了!”歐石南拉開副駕駛的門,興奮的說,“這孩子是言小念生的!是我的小佷,是您的兒子!”

 “什麼?”宮炫默心里一動,猛地轉過頭來,目光凜冽的盯著言大發。

 言大發被歐石南的話震住了,這哪扯哪啊,自己怎麼又多出來個爹?真是讓人摸不清頭腦。

 “過來。”宮炫默把言大發拽過來,前後左手端詳了一遍,“像,這孩子簡直和她一模一樣!你長得像媽咪。”

 “好像你見過我媽咪似的!”言大發從水里出來,冷得直打哆嗦,自然也就沒那麼溫順了。

 “看看這個。”宮炫默把畫像一頁頁的翻給言大發看,“這圖片上的,是不是你的媽咪啊?”

 言大發歪頭看了片刻,皺著小眉頭說,“有點像,但不是百分百一樣。”

 “那是因為我的畫功不到家。你媽咪五年前愛上了我,你是制造出來的。不信等著做親子鑒定,你就得乖乖喊我爹。”宮炫默確定的說。

 言大發︰“……”

 父子相認之後,宮炫默的態度立馬不一樣了。他的冰川臉上居然揚起慈父般的笑容,把言大發溫柔的剝了個精光,拿出干毛巾,仔細的給兒子擦干淨水,換上干衣服。

 然後讓言大發在車上喝水吃零食,自己下去推車子,比忠犬還忠。

 言大發自然不相信媽咪和宮炫默有一段,但他現在要利用宮炫默回到中州,也就不揭破了。他可沒忘呢,自己和周大海做DNA鑒定,證明是親父子……

 宮炫默與歐石南合力把車子推到安全地帶,幸運的是經過檢修,車子還可以發動。

 他們現在有兩條路可以選擇,第一是回到黛西金礦,那里銅牆鐵壁,王居再厲害也進不了黛西金礦,但宮炫默好不容易脫離那里,不想回去;

 第二條路就是,在王居發現他們之前,上飛機立刻趕回中州。

 言大發選擇第二套方案,他不相信母親死了,就算死了,他這個孝子也該回去祭奠守孝,而不是和假爹龜縮起來。

 也許是父子心有靈犀,宮炫默也選擇第二套方案。不過他更陰險些,打電話向許堅實名舉報王居綁架兒童,請許堅和這邊的警方聯系,調查王居。

 言大發有些不忍心,雖然王居綁架了他,但對他挺好的,不過他沒有阻攔宮炫默。因為他又有些忌恨王居,如果王居不把他抓走,小念就不會死……

 許堅和宮炫默是姨表兄弟,自然相信他的話,即刻展開了抓捕行動。

 不過蕭聖的人比他更快一步,此刻已經強硬的闖入了王居所在的水上別墅,企圖帶走言大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