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舍不得她走

發佈時間: 2023-06-18 21:26:25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蕭聖,再吃個紅棗,補血的。”言小念怕蕭聖餓著,一直喂他吃東西。

 蕭聖來者不拒,唇角勾著淺淺的弧度,有老婆關心的日子,真得很幸福。

 “老婆,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都告訴我。”

 “嗯。”

 嘩嘩流動的小溪就像山間的一根飄帶,水面反著細碎的陽光,遠遠望去,波光粼粼,美不勝收。

 小溪邊,一對久別重逢的愛人甜蜜的依偎在一起,似乎有說不完的悄悄話。

 借著對自己的男人沒有秘密的名義,言小念把這段時間自己所遭遇的一切愛恨情仇,事無巨細統統向蕭聖傾訴了一遍。

 不說出來的話,她會很難受的。孕婦的肚子里只能放寶寶,不能放心事。

 “念兒,讓老公看看小肚皮有沒有鼓起來。”蕭聖低頭在言小念頭耳朵上吻了吻,趁機要求道,一只手不老實的探了過去……

 他終于獲得照顧言小念和胎寶寶的機會,算是心想事成,高興啊!

 “誒。”言小念捉住蕭聖的手,調皮的斜睨了他一眼,“鼓了一點點,但不給你看,除非你先讓我看看你的傷。”

 “媳婦兒,給你老公留點尊嚴。”畢竟是自殺留下的傷,蕭聖覺得羞恥。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怎麼可以輕言自殺呢?不過當時真太絕望、太氣憤了,因為人渣言雨柔貪圖富貴,他和小念母子活生生的分離了四年!

 現在想起來,心口還扎扎實實的泛起疼痛。

 蕭聖不肯把傷口給言小念另一個原因,就是怕嚇到她。言小念要求了幾次,他都說小傷沒事,其實還是有點事的。

 “我就要看,不然不放心。”言小念噘起嘴巴。

 “好吧,小妖精,你想看我的腹肌就直說。”言小念一撒嬌,蕭聖就降不住了,把雙手往後一撐,

 言小念一顆一顆的解開蕭聖的扣子,當看到他左腹上一個觸目驚心的傷疤時,她整個人都顫抖了,心疼得鼻子直泛酸。

 “你怎麼這麼傻?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辦啊?”言小念撫摸那個傷疤,哽咽著問。

 蕭聖勾唇一笑,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老公知道,你不能沒有我,所以沒傷到要害,撿條命來疼你。”

 “蕭聖~”言小念低頭,把臉輕輕貼在他精實的胸口上,微微抽泣。

 “怎麼不喊老公了?你還想要那個紅本本?”

 “嗯。”言小念點點頭,垂下睫毛說道,“只有領了結婚證,才算是夫妻,這個觀念在我腦海里已經根深蒂固了,一時改不掉。”

 “小念,你听我說。”蕭聖坐直了身子,抬手托起言小念的下巴,“民政局發的那本結婚證,咱們也領過,結果怎麼樣了?離婚的時候,不要一秒!所以,那本證對于你我的意義並不大,只要我蕭聖承認你是我的夫人,誰敢唱反調?”

 言小念眨了眨眼,“你的意思就是不和我領證了唄?”

 “領啊,怎麼不領?又不貴。”對上她水澤盈盈的美麗眸子,蕭聖心頭一顫,“我只是想在領證之前,你也承認我的身份,省得那些男人總惦記著你。”

 “呵呵……”言小念抿唇笑了起來,撅起嘴唇在他下巴親了一口。

 自己的這個男人,左右離不開吃醋!以前覺得他吃起醋來怪可怕的,尤其是對許堅的打擊和壓迫,真叫一個殘忍。

 現在經歷了一番生死存亡,那些觀點都拋卻了,她現在感覺有個吃醋的老公,還挺幸福的。

 他在乎你才吃你的醋,如果像夏瑾被蕭君陌親了,蕭君生一點都不在乎,那才叫悲哀呢!

 人生漫漫,選對伴侶很重要。

 “嗯?”

 “老公!”

 “乖~”蕭聖寵溺地捏了捏愛妻的鼻頭,“我媳婦身上有大熊貓的特質,珍貴無雙,不管有沒有結婚證,我都會愛你一輩子,一生只有你一個女人!”

 言小念被這情話說得心里舒坦又甜蜜,“老公,你記住了哈,我現在沒那麼好欺負了,以後哪個女人再敢勾你,我就要下毒手了!”

 “早該下了!”蕭聖實力支持自己的妻子,“我們在中州有一個半山別墅,但凡對我心懷不軌的女人,都讓葉楓弄別墅去,關起來給你教育。”

 “那喜歡你的女人,也太倒霉了。”

 “她們不是真正的喜歡我,只是垂涎于我的盛世美顏,以及富可敵國的財富。不過——”蕭聖看向言小念的眼楮,突然打住了話頭。

 “不過什麼?”言小念的好奇心被勾起來了,追問道。

 “小念,我已經把NC集團轉給余沖了,以後我就不是有錢人了,你要後悔還來得及。”

 “啊?為什麼轉給余大夫?管他呢!”言小念雙手握住蕭聖的手貼在臉上,水波瀲灩的眸子里都是愛意,“老公,我會養你的。”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蕭聖感動得眼圈都紅了,“老婆,我沒白疼你,啵~”

 “老公,肚子你可以摸了。”

 “別的地方可以嗎?”蕭聖緊緊摟住言小念,一只手輕輕撫摸她微微隆起的肚皮,貪得無厭的吻著她的耳畔,“寶貝,想要我了嗎?”

 言小念皮膚一緊,臉蹭地一下紅了,“老公我現在懷寶寶,你要忍著。”

 “听說三個月之後就可以了,嗯?”某男眼里泛起紅血絲,迫切的想和老婆融為一體。

 言小念戳了戳他的腿,幸災樂禍的提醒,“你自己是什麼尺寸,難道心里沒數嗎?”

 蕭聖被她戳得渾身一熱,差點自爆,咬牙忍了許久才說,“老婆,等生了這一個,咱們以後不生了,生孩子太痛了,我不忍心你受苦。”

 呃,言小念扶額,這個道貌岸然的家伙,又恢復本xin了吧?

 ……

 “外公!余叔叔,前面的那人是我外公!”

 余沖和言大發在騎馬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像沒頭蒼蠅一般亂竄的言志國。

 “我看見了!”余沖立即勒緊韁繩,俊雅的眉頭微擰,不解的問道,“言叔叔,你丟什麼了?”

 “哦,余大夫,我女婿蕭聖不知去哪里逛了,把小念給急得不行。”言志國解釋道。

 “外公,我媽為我爸著急啦?”小家伙一雙眼楮笑得彎了起來,開心的問道,“他們兩個和好了?”

 “是的,發兒,你媽咪已經原諒你爸爸了!”

 “噢,那太好了!”言大發高興的手舞足蹈,“余叔叔,我爸媽能和好,也有你的一份功勞,謝謝你喲!”

 “這是他們的緣分,外人並不能左右。”余沖不自然的笑笑,眼眸里有很濃的失落一閃而過。

 陽光照在他白淨的面龐上,五官俊美的讓人窒息,卻顯得格外寂寥。

 言志國發現了他的小情緒,不由得暗嘆自己的小女兒遇到的都是有志青年,可惜雨柔不爭氣,配不上這個仙氣飄飄的男子,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