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5:43
A+ A- 關燈 聽書

 “空倚月,你現在是什麼意思?”付靳庭不依不饒,顯然已是如果她不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就不會善罷甘休似的。

 空倚月見他的右手緊緊扣住了自己的手腕,力道之大,以至於她能很明顯地感覺到了那股痠麻。她想掙開,奈何根本於事無補,

 “付靳庭,你又何必這樣?”

 “空倚月,你覺得我付靳庭就這麼廉價,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如果你真是這樣,那你覺得我會有今天這樣的結局?付靳庭,到底是你小瞧了自己,還是高估了我?”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靳庭忍住想一拳揮過去的衝動,他強壓下心胸間的無名之火,“我們談談,就是分手,也該走個正常形式。”

 空倚月沒有想到自己如他所願放手了,他倒是大道理一堆。哼,如你所願。她痛快地應允下來:“好。”總該把自己的所有不滿都好好地一次xin講個通透。

 江滿欣見空倚月答應了他的請求,便自覺說道:“我先去買早餐,幫你帶份,教室等你。”

 空倚月說了聲:“謝謝。”

 付靳庭見她寧願餓着肚子也不願意要自己體貼帶過來的早餐,臉色更是陰沉。

 兩人挑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四處無人,付靳庭捲起袖口,有些煩躁,“空倚月,在你眼裏,我算什麼?”

 “這樣的問題,不是該我問你嗎?”空倚月沒有正視他,放眼望去,只見不遠處校道旁的樹木鬱色蔥蔥,早上的霧氣重,脈絡分明的枝葉上還有星星點點的水光。

 空倚月快速地又往下講,彷彿就怕他當真回答了那個問題,更惶恐那答案只會讓自己難以接受。

 “付靳庭,昨晚我一個晚上都沒睡,我想了很多,從我們認識到現在,其實這一切都是我精心設計的,我一步步地想走近你,更想你一步又一步地走進我的圈套,我說我喜歡你是因爲喜歡你的錢。到現在,我已經都不知道我爲什麼要追求你了。曾經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是喜歡你的,但是,只要稍微被第二個女人刺激一下,我就會開始懷疑你,然後又會開始懷疑我自己。付靳庭,其實我們兩人真的不適合在一起,這麼久以來,真的是我對不起你。”

 未等付靳庭開口,空倚月又搶先道:“我想,你也知道我們不適合,所以才跟我說試用期。你那麼聰明,我忽然都懷疑當初你是不是早就看出了我拙劣的追求手段了。不得不說,有段時間你對我態度很好,我都疑心你真的喜歡上我了,但是高考的時候,我打電話給你,是聶靈薇接的電話,那個時候我很生氣,我對自己說,等你回來,我會給自己最後一個機會。但如今看來,這個機會已經用完了。”

 “付靳庭,就算沒有聶靈薇,我想以後還是會有千千萬萬個甲乙丙丁女人。你不夠愛我,我也不夠愛你,散了最好。”

 付靳庭秉着呼吸聽着她的長篇大論,“所以,你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最後的一句話嗎?”

 他不夠愛她,她也不夠愛他,所以不在一起最好。

 “嗯。”空倚月點頭:“我想,之前是我奢求了。”她不願意再跟林安易有牽扯,便將目光投向了條件異常優秀的付靳庭,只是,自己終究沒有那個福分。

 “空倚月!你倒是瀟灑!那你想過我的決定嗎?這場遊戲,本就由我說了算,不是你!”

 空倚月聞言,冷笑:“付靳庭,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要告訴我,當我不想喜歡你了,你卻喜歡上我了?我自知沒有那麼大的魅力,你也不用裝着一副純情專一的樣子,以前是我愚昧,錯覺地以爲你什麼都好,現在,嗯,我想我再也不會這樣認爲了。”

 付靳庭沉着氣,“你今天的話我只當什麼都沒有聽到。”

 “付靳庭!”

 “你不是還要去上課嗎?去吧,小心遲到,還有,記得吃早餐。”

 這樣溫柔的話語,空倚月蹙眉,“不要跟我說話,我們不熟!”拂開他想撫摸自己臉頰的手,空倚月落荒而逃。

 付靳庭站在原地,看着她慌不擇路急急離開的背影,心中有股無奈揮之不去。

 空倚月想分手,本就是中了自己下懷,畢竟自己跟她在一起,也只是爲了制衡聶靈薇跟付家的長輩,但是現今,她主動抽身而退,付靳庭只感覺不爽,原因是什麼!難道真的被空倚月說中了,她不打算愛他了,而他卻覺得自己不願意放手了?怎麼可能!

 付靳庭伸手按了按眉心,空倚月這人淨只會給自己添煩惱!

 付靳庭之後沒有直接去上課,而是特地去找了聶靈薇。聶靈薇早上沒有課,接到付靳庭的電話,說要見面時,很是意外。

 掛了電話後,她直奔教學樓樓下,付靳庭已經等在那裏了,只是看着臉色並不那麼和善。

 付靳庭一向不喜歡跟聶靈薇交談,說話也是開門見山:“昨晚是你第幾次用我手機接空倚月的電話?”

 “……”聶靈薇聽着他的陰冷話語,瞬時心下一驚:“我……我……”

 “聶靈薇,我還真不知道原來你揹着我做了這麼多小動作!”付靳庭冷笑了聲,又接着道:“就算我不娶空倚月,你也休想嫁入付家。”

 “靳庭!你聽我解釋!我……”

 “沒必要了!”付靳庭冷着臉,字字重音道:“給我滾遠點!”

 聶靈薇眼淚涌了出來,“靳庭,我知道錯了,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生我氣,我下次再也不會了。”

 “聶靈薇,你覺得我還會給你下次機會嗎?真是癡人說夢!”

 聶靈薇當真一下就軟倒在地,即使哭得梨花帶雨,也得不到付靳庭那憐惜的一眼。她看着他決絕離開的背影,直覺自己什麼都要完了。

 她顫抖着手連忙拿出了手機給付靳庭的媽媽沈溱打電話,電話接通後,也不急着說話,就是一味地哭。

 沈溱自己一直都希望有個女兒可以繞膝疼愛,奈何生了兩胎都是兒子,又因爲從小跟聶家交好,自幼看着聶靈薇長大,潛意識裏就將她當了半個女兒來疼,如今接到她電話,聽她哭得那麼心力交瘁,心疼不已,連連出聲詢問:“靈薇你怎麼了?別哭別哭,有什麼事情跟伯母說……”

 聶靈薇哭了好久,才緩過氣來,字不成句地說道:“伯、伯母,我……我……靳庭,靳庭他生我氣了,他再也不要理我了……嗚嗚……”

 沈溱聽着她這哭聲,頓覺心焦,她急忙說道:“不怕不怕,有伯母在呢!他敢不要你!你不要擔心,你伯父今天剛好出院了,我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明早就趕過去立安市,有伯母在,不會讓那小子欺負你的!”

 聶靈薇聽得沈溱要過來,也不說不,只是繼續哭,但是嘴角的笑意隱隱浮現,要是沈溱來了,勢必會知道空倚月的存在。

 付靳庭怕是就算想跟空倚月繼續這樣交往下去,也是無計可施。況且,昨晚她又冒接了他的電話,她就不相信空倚月能夠這麼不計前嫌!

 哼,空倚月,你想跟付靳庭在一起,沒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