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是不是親小佷

發佈時間: 2023-06-18 21:34:45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言大發在紅楓嶺度過一個知識豐富的暑假,和余叔叔非常投緣,為快樂的童年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他敢說自己在實踐中學到的知識,是別人在書本上永遠都學不到的。

 可惜馬上開學了,他得離開這片美麗的土地,離開德隆望尊、完美無缺的余大夫,真舍不得啊。

 “叔叔,我明年還來找你玩,你不要舍不得我嘛。”言大發一邊啃野味,一邊像個小大人似的交代余沖。

 其實是他舍不得,言大發和媽咪小時候很相似,都鬼精的,擅長正話反說。

 叔佷倆正在烤麻雀吃,烤熟了,光撒點細鹽就噴香了。

 “嗯。”余大夫深沉的應了一聲,給言大發盛了一碗仙草茶,防止他吃烤肉上火。

 言大發接過來喝了兩口,頓覺神清氣爽,“叔叔,你多釀點好酒存起來,等我長大了陪你喝。”

 “好。”余沖優雅的點頭。

 吃完烤小鳥,還有主食。兩人合伙做了簡單的筍干鴨湯面,外加兩只荷包蛋,一碟小青菜,簡單卻健康,味道不錯。

 余大夫無疑是個營養專家,他做菜很少放亂七八糟的調料,一則不健康,二則影響原汁原味,只放一點鹽,或者醋。

 他很少吃紅燒的東西,濃油赤醬的油膩,影響人的智商。

 晚飯之後,余大夫簡單收拾了幾件行李,準備明天就送言大發出山,讓他回到繁華的大都市接受先進的教育。

 可是他最近都沒聯系上蕭聖。托中州的朋友一打听,才知道蕭聖並沒有回到中州,現在下落不明中。

 雙發家長快找瘋了,也都很後悔,暗怪不該沒事找事,早敞開懷抱歡迎王者歸來,就一點事都沒有了。

 但做錯事情就要受到懲罰,尤其是在冷血的蕭聖這里,更不可能輕易放過。

 蕭聖打算等小念生完孩子,做好月子,再考慮要不要回去……非把倚老賣老的四位家長制服不可,否者以後麻煩不斷。

 余沖思來想去,覺得該把言大發送到余淺薰那里,和大灰狼一起學習,言大發也同意了。

 正在這時候,一只紅嘴鴿子停在了臥室外面的窗台上,“咕咕”兩聲,撲楞著翅膀企圖引起房屋里的人注意。

 “啊,是信鴿啊!”言大發第一次看到信鴿,頗感神奇。

 余沖則淡定的解下信鴿腿上的紙條,然後抓了把小黃米給它啄食。

 紙條上只寫了個地址,雖然沒署名,但應該是蕭聖發來的,意思是讓他把言大發按這個地址送過去。

 余沖神色微凝,心中有數了,難怪所有的人都找不到蕭聖和小念,原來人家已經摒棄了先進的聯系方式,用復古的信鴿,真是刁鑽聰明。

 “榆樹,給我看看嘛。”言大發給余沖起來個昵稱。

 “拿去。”余沖將紙條給了言大發,“是你爹發來的。”

 見到爹地的字,言大發非常開心,還親手給蕭聖寫了個回信,然後卷起來塞到信鴿的腿上的鐵圈里,同樣未署名,就算鴿子被人抓到也沒事。

 “睡吧,明天一早出發。”余沖揉了揉言大發的小腦瓜,輕輕闔上了眼皮。

 “嗯,晚安。”言大發也乖乖的閉上眼,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也許知道自己即將見到爹媽,小家伙心情非常好,睡顏上帶著甜甜的笑容,在月光更加粉妝玉砌,格外漂亮。

 余沖又把眼楮睜開了,一手墊在後腦上,清澈的眸子虛無縹緲的看著窗外的明月。

 他有點舍不得言大發,不是有點,是非常舍不得,心里好像被撕裂了般難受。雖然大灰狼和小孔雀走的時候,他也是送了又送,但心里沒這麼心塞難過……

 收回目光,他看向言大發可愛的睡姿,“發哥,你是不是我的親小佷?咱們有沒有血緣關系?”

 其實叔佷之間是可以做基因比對的,檢測一下就可以了,但余沖不想突破這層窗戶紙。

 猶豫了半晌,他還是伸出了手,很有技巧的拔下了言大發的兩根頭發,包好放在錦囊里。也許哪一天他忍不住了,可以和發哥鑒定一下……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這樣想著,余沖心情略好了一些,重新閉上眼眸,不一會也睡了過去。

 窗外,一枝何首烏的藤蔓悄悄探了進來,舒展著須子,點綴出不一樣的溫馨。

 ……

 梨花別墅,小雨將歇。

 夜色深濃,雙胞胎已經陷入夢境,余淺薰累了一天了,也迷糊了過去。

 顧惜寧洗了很久的澡,直到把全身上下都刷洗得潔白無瑕了,才從洗漱間出來。

 現在她的生活有了新的方向,就不想再虐自己了,而是虐別人。

 自打被蕭聖無情的劃花了臉,顧惜寧的心理有些扭曲變態了,但她並沒意識到自己的罪惡,目前她活著的動力就是——報復和言小念有關的任何一個人!

 包括鄔珍珠,包括許堅,還有可惡的鐘雪花。

 顧惜寧唯一不敢報復的就是王居先生,因為她看到哥哥顧斬寧對王居先生點頭哈腰,畢恭畢敬,感覺哥哥以前是人家的小弟。

 咕嚕嚕……

 顧惜寧的肚子已經非常餓了,但看到余淺薰給她準備的飯菜,眼里劃過一道狠戾怨毒的光芒,胃口全失。

 她餓了那麼久,特麼的余淺薰就給她吃蛋炒飯?

 雖然聞起來有點香,放的蛋也比較多,但依然小氣苛刻。她顧惜寧可是富貴的大小姐,如果不自虐的話,除了蕭聖誰也虐不到她好嗎?

 當然,鐘雪花那種母大蟲除外,不過那母大蟲遲到死她手里。

 咕嚕嚕……肚子不斷發出一陣陣悠揚的叫喚。

 顧惜寧抄起炒飯上的勺子,嫌棄的撥拉了兩下,皺起眉頭,這種低劣的食物她實在不想往嘴里塞!

 這對母子真能欺負人!余淺薰給她吃剩飯,大灰狼讓她睡佣人房,都給我等著哈……

 顧惜寧憤憤不平,氣得要死,最後連盤子一起丟進了垃圾桶,排骨湯也沖進了馬桶,然後關了燈,偷偷的走到院子里。

 她四處檢查了一下,見沒有安裝攝像頭,臉上頓時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大搖大擺的走到柵欄前,翻出了別墅……

 她要去找自己的佣人,一方面要大吃大喝一頓,另一方面要想辦法買通醫院,等明天余淺薰和她做DNA檢測的時候,務必查出是“親”姐妹,吼吼……

 像余淺薰那樣的老實人,打死都不會相信醫院可以造假的。

 翌日一早,雨果然停了。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人的心情也變好了很多。余淺薰舒了個懶腰,打開窗子讓早晨清新的空氣進來。

 突然,一陣沙沙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余淺薰一愣,伸長脖子往下看。

 只見一個苗條細瘦的身影在掃院子里的落葉。顧惜寧很早就起床了,把花園里的草都拔掉,該剪枝的剪枝,該施肥的施肥,表現出一副很能干的樣子。

 “無心,你好勤快啊~”余淺薰有些感動,對著下面揮手,“但我不能讓客人干活,你快停下來,我兒子和女兒會打掃庭院的。”

 “姐,早啊!”顧惜寧仰起臉,笑得像花朵一樣甜美,“我可舍不得小寶寶們累著,姐姐,等下我做早飯,你再睡一會。”

 唉,如果她臉上沒有那道疤痕,絕對是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余淺薰想起了五年前的自己,心疼又內疚,暗怪自己不該這樣對一個同命相憐的人,不該把人家鎖在門外,想到這里,她轉身跑出房間,下了樓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