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恨不得替她生孩子

發佈時間: 2023-06-18 21:38:43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大概是“又有喜又有憂,就算分不清歡笑悲憂,仍願翻百千浪,在我心中起伏夠……”的感覺。

 他怎麼就那麼喜歡她啊?

 “老婆,我現在就想嘗嘗,不然就干渴死了。”深沉低啞的男xin嗓音,帶著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

 “干渴?”言小念這才發覺蕭聖身上好像發燒了似的,胸肌燙得嚇人。突然明白了什麼,她的手一抖,想要拿開。

 可惜被蕭聖捉住了。他拉著她柔軟的玉手,在身體上走了一圈,呼吸變得急促,“言小念,我早警告過你,你點的火就得負責滅。”

 言小念頭上落下三根黑線,難道她那句話也能惹火嗎?

 寶寶們喝不完,肯定就給老公喝了,難道浪費掉啊?她的想法可是很純潔的哈,是蕭聖曲解她的意思了。

 “那個……”言小念剛想解釋,卻被一張猛然靠近的俊臉壓住了臉。

 他呼出的冷冽清甜氣息,讓她超級迷戀。言小念立刻就收了聲,溫順的閉上眼眸。

 蕭聖單手扣住她的後腦,微涼的薄唇尋覓到她的唇瓣,由輕漸重的吻著。

 他的技術真不是一般的好,三兩下就把她撩得控制不住自己。言小念張開唇瓣,回應自己的帥老公,愛他……

 一個熱吻,難舍難分。

 最終,他依依不舍的放開了她,粗糲的拇指輕輕磨著她的唇角,“睡覺。”

 剛才蕭聖當言小念睡著了,才跟她換位置的,誰知她輕易就醒了。

 “老公,還渴嗎?我給你倒水。”言小念想坐起來。

 蕭聖輕輕的按住她,“媳婦兒,那種渴,不是水能解決的。”

 “那給你拿奶?”

 奶?咳咳……媳婦兒真坑,非得繞回到那個話題嗎?

 “不用拿了,你身上就有。”蕭聖在她耳畔呢喃,磁xin喑啞的聲音震動著氣流,酥得人心都炸了。

 言小念的耳根子瞬間熱得發燙,磕磕巴巴的說,“可是……現在還、還沒有。”

 “呵,真是傻丫頭。”蕭聖忍不住笑,他的老婆超可愛,真是治愈系小嬌妻。

 他只是想親親她而已,微涼的指尖放在她睡衣的紐扣上,等她允許。

 言小念沒有拒絕,而是有些害羞的偏過臉去,蕭聖勾唇莞爾,輕輕解開她的衣襟,低下頭,溫柔品嘗……

 “啊……”言小念嬌呼一聲,柔軟的身子緊緊貼在他挺拔結實的軀體上,熱潮翻涌,全身抖得厲害。

 她恨不得這會兒把自己全給他。

 “老公,我想你。”這話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蕭聖也很想要她,特別特別想……一個二十多歲血氣方剛的男人,面對最愛的女人,有時候真把持不住,身上漲得發疼。

 可最終理智還是讓他忍住了,用生命在忍。

 他不是怕自己那無法控制的尺寸,會傷了小念,傷了胎兒。

 其實他能控制好分寸,但言小念愛瞎想。上次做過之後,她總擔心胎兒會有事,他不能讓她精神上有負擔。

 “念兒,你可憋死我了,睡覺吧。”他幫她扣好睡衣,憐愛的親了親她的前額。

 言小念有些愧疚,也有些失落。作為一個女人,她都不上不下的難受,更別提他了,“蕭聖,其實我可以的——”

 正說著,她的唇就被一只修長的手捂住了。

 “我相信你可以,現在先放過你,等坐好月子,再全自動為我服務。”其實他想說,等孩子出生,等她做好月子,他再好好的疼她。

 全自動?

 言小念以為他要說什麼煽情的話,誰知蕭聖卻來了這麼一句。腦補了一下全自動洗衣機,她頓時羞得無地自容。

 她的老公,表面看起來像個正人君子,其實內在非常的yellow。

 蕭聖喉頭沉著笑,松開她的唇,恢復一本正經,“念兒,生了二胎之後,你就別打三胎的主意了,傷身體。”

 傷什麼身體啊?不就耽誤他干那點事了嗎?真夠冠冕堂皇的。

 言小念絲毫不領情,“如果懷上了,還能不要啊?流了的話,更傷身體,還不如生下來。”

 “不讓你懷上了,爺去做絕育手術。”蕭聖把手臂墊在腦後,輕描淡寫的說道。

 做一個好男人是件很難的事情,可他偏想做到底。言小念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是他畢生的追求。

 “你胡說什麼?我不準你那樣做。”言小念心里一痛,攥起拳頭重重的敲向他的胸口,嗔怒道,“你要敢做,我就不要你了!你是我男人,必須听我的,不準自作主張,听見沒?”

 要做手術也是她做,趁剖腹產的時候,順便做了,兩不耽誤。

 言小念打定了主意,她可舍不得自己的老公動刀子。

 “知道了,不做就不做,你一個懷孕的女人,吼什麼啊?”蕭聖明白妻子疼他,心里暖融融的,眼眶也紅了,嘴上卻忍不住教育她。

 言小念不吭聲了,用臉蹭蹭他的胸膛,挺會撒嬌的。

 蕭聖立刻領會了,又把她抱到了右側位,“想這麼睡就睡吧,女兒再重要,也沒我老婆重要。我的小念兒,爺恨不得替你懷孕。”

 想起她孕期的種種不適,就像拿刀子扎他的心,一刀一刀的扎。不如替她懷了,可惜沒那功能。

 “蕭聖……”言小念眼里浮起一層薄薄的水霧,聲音哽咽,她知道他疼自己。

 “爺的名諱也是你能喊的,嗯?”蕭聖一秒霸道了回去,“該喊什麼,心里沒數嗎?”

 “老公。”言小念被他的語氣弄得哭笑不得,悲傷的情緒一掃而光。

 “嗯,乖老婆。”

 雖然沒那張證,但他們是事實婚姻。三個孩子就是他們的見證人,誰也休想破壞他們的家——這是一個牢不可破的圓,言小念就是圓心。

 ……

 第二天清晨,蕭聖率先從夢中醒來。

 睜開俊美的黑眸,他第一眼就看向臂彎里的小女人,目光頓時變柔,菲薄xin感的唇角勾起一抹幸福得笑意。

 小念是真會疼男人,唯恐壓麻他的臂膀,她總是在半夜的時候,從他手臂上滑下去,窩在他的腋下睡。

 曾經被她刮掉的腋毛,此刻也長得很茂盛了,因為精心打理過,柔順而芬芳,小念特別喜歡聞。

 蕭聖輕輕抬起小念的頭,把手臂重新墊在她的頸下,親了親她紅嘟嘟的小嘴,一只手輕撫向她的隆起的肚子。

 和胎兒互動了一會,他的手又輕輕的往上移,穿過她的衣擺,探了進去,靈巧的掌控……

 言小念孕四月了,雖然後腰還很細,但胸脯卻像發面的饅頭似的,以不可遏制的速度,洋洋灑灑的鋪開,再次達到E杯……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無論是視覺效果,還是手感,都讓他說不出的歡喜。

 言小念一直很敏感的,加上老公總用這種方式叫她起床,自然而然的就睜開了眼。視線朦朧中,蕭聖的那張俊臉,帥得驚人。

 “老公,你這個半夜雞叫的周扒皮,讓我再睡會。”每次被鬧醒,她都會重復這句話,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蕭聖也想讓她睡,但她已經睡滿九個鐘頭了。該起床呼吸清新的花香,迎著朝陽走路鍛煉,把大自然最美的一面,展現給她的兩只胎寶寶了。

 所以,那只干淨微涼的手掌繼續在她衣服里作亂。

 言小念受不了了,徹底清醒,見他眼眸含情,唇角勾著某種笑意,有些嗔怒的譴責道,“老公,你真得好……色,連孕婦都不放過。”

 其實她也經常會用咸豬手騷擾他,都半斤八兩了,不過人家從來沒意見。

 “那你喜不喜歡老公這樣對你?”蕭聖壞壞的問,嗓音帶著剛睡醒的xin感和朦朧,格外撩人。

 他的下巴微微揚起,滾動的喉結如雕如琢,致命美麗。只要蕭聖一使用美男計,言小念瞬間就扛不住了,只好乖乖的點頭。

 “喜……歡。”

 “乖了,起床。”他把她拽起來,抱進洗手間。

 待洗漱完畢,生機勃勃的一天,才算正式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