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醒來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6:26
A+ A- 關燈 聽書

 “不不不!”空倚月拼命地想要逃離林安易,她狂奔出門,一路向前,卻不料半途徑直從樓梯摔了下去。

 身子失控的感覺驚心動魄,她猛地從夢中驚醒,醒來的時候,氣喘不止,臉色慘白,額上細汗密佈。

 “你醒了?”

 空倚月緊緊拽住自己胸前白色被子的雙手一顫,這個聲音是?太過於刺耳難忘,空倚月臉色瞬間便僵住。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林……林安易?”

 林安易坐在牀邊,因爲一夜沒有閤眼,眼下一片青色,她看着他下巴的鬍渣,顫抖着雙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林安易眯了眯眼,從口袋裏掏出了香菸,正想要點上,又想到了這裏是病房,又手指一彎,將煙掐斷,力道裏帶了點狠勁,“空倚月,你就那麼想死嗎?跟我在一起就那麼痛苦?”

 “我……”空倚月努力地回想着這個情形,上一世跟這一世根本就沒有過。

 難道這是發生自己死後的?難道自己根本就沒有死!

 林安易見她神色異常地閉口不語,又接着說道:“就算想死,也該想一個痛快點的方式,不然,只要你一息尚存,我就不會讓你離開我身邊,就算你想離婚,我也不會同意。”

 空倚月閉上了眼,重新倒回牀上,這樣有意思嗎?

 “林安易,你真令人作惡。”

 空倚月感覺自己在錯亂的時空中交叉出現着,所有的畫面都似真似假,她不知道那一個畫面是真的,哪一個情景是虛假的。

 如果她真的沒有死,那麼這麼久以來經歷的一切是什麼?她跟付靳庭算什麼?她努力地考上了安大算什麼?她的痛苦,她的希冀都只是虛無縹緲的嗎?

 空倚月周身疲憊,她已經忘乎自己身處在何處了。她只能安慰自己:睡吧,睡醒後,才能知道哪些是夢,哪些是現實。

 空倚月昏迷了兩天,期間付靳庭寸步不離地守護在牀旁。

 空倚月昏迷的第二天,沈溱從聶靈薇不小心的口誤中得知他送了一位女生去醫院,甚至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醫院。

 沈溱對於自己到了立安市後,付靳庭便沒有回過住所一次深感不滿,如今聽到這樣的消息,更是惱怒。她打了好幾個電話給付靳庭,要求付靳庭立刻趕回去。

 付靳庭只是“嗯”了一聲後,根本不予理會。直到那天下午,沈溱不顧所有地親自上了醫院,找到了付靳庭後,劈頭蓋臉就是一句:“那個狐狸妹子在哪裏?”

 付靳庭長時間沒有休息,臉色並不好看,但是他忍下脾xin,對沈溱說道:“你怎麼知道這裏?聶靈薇說的?”

 “你不需要知道是誰告訴我的!要是我不來立安市,你是不是還打算一直瞞着家裏,跟這樣不清不白的女生來往!”

 “她沒有不清不白!”

 “付靳庭,你這是爲了她跟長輩頂嘴嗎?”

 “長輩?如果不是你們,現在我跟她就不會是這樣子!”付靳庭滿胸怒火無處可泄,他沒日沒夜地守在她的牀前,就是希望她能夠醒來,結果呢?結果是什麼!

 “媽,我的事情,你讓我自己做主吧。”

 “反了反了!付靳庭!你!”沈溱氣得不輕,她雙手捂着胸口,正想再繼續訓斥時,牀上的人因爲這爭吵聲忽然醒來,她側過視線,無聲地看着兩人,動了動睫毛後,又是無力地閉上了雙眼。

 空倚月眼角的淚水匿進髮際,想哭可又偏偏覺得慶幸——原來真的只是一場噩夢!

 “倚月!”付靳庭見她終於醒來,欣喜若狂,他俯身到牀前,口吻急速道:“你醒了!你終於醒了?感覺怎樣?還有哪裏不舒服?用不用叫醫生?”

 空倚月搖搖頭,朝着他說道:“我想單獨跟伯母說兩句話。”

 付靳庭想也沒想就回絕:“不行!”

 “付靳庭,那你是想站在這裏聽嗎?”空倚月的聲音軟綿無力,甚至不帶一絲生機。

 “……”

 見付靳庭猶豫,空倚月只是冷冷地扯了扯嘴角,“那你就聽着吧。我只有一個請求,你不要說什麼,也不要在我面前生氣動怒。”

 “空倚月,你究竟想說什麼?”付靳庭深覺空倚月要的話,怕是傷人又傷己。

 果不其然,空倚月朝着沈溱說道:“伯母,很對不起驚動了您,但是我覺得你純屬是瞎擔心了,我跟付靳庭現在沒有什麼關係,以後也不會有什麼關係。雖然曾經我因爲一時衝動糾纏了他,但是我現在明白了,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伯母你放心,以後付靳庭會跟聶靈薇在一起的,而我也會跟其他人結婚。”

 這樣的一番話,說得自信肯定,由不得沈溱冷靜下來仔細地審視着她。

 因爲生病,又因爲病服碩大,襯得她的臉龐嬌小虛弱,她定睛看着空倚月:“我憑什麼相信你?也許這只是你的緩兵之計呢?”

 空倚月笑道:“不是。當初付靳庭答應跟我試着交往,也只是爲了氣您跟聶靈薇而已,所以,我覺得你不需擔心。”

 “空倚月,你就是氣我當初爲了利用你所以才這樣說的嗎!”付靳庭怒目而視她。

 “不是。”空倚月頓了頓,又說道:“付靳庭,我不喜歡你了,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說過了,我不要你了。不要了,就是不要了。”

 “空倚月!”付靳庭捏緊了雙拳,側臉的線條緊繃着。

 “可以請你們出去了嗎,我要休息。”

 “空倚月!”

 “出去。”

 “呵,空倚月,你真狠!”付靳庭轉身離去的瞬間,帶起了一股決絕的冷風。

 空倚月閉着眼睛,聽着門板砸上牆壁後發出的犀利響聲,終究還是選擇了置身事外。

 沈溱見兩人這副水火不容的模樣,疑惑難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見空倚月已經閉上了雙眼,自己也無趣再待下去,只能緊跟着付靳庭身後也走了出去。

 哼,本以爲會花點功夫退治死纏爛打的女人,倒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容易!

 江滿欣跟向懿到的時候,剛好是空倚月剛醒的剎那,但是因爲她要求談話,兩人便自覺地一直站在房外,於是剛纔房裏的對話,兩人都聽得清楚。

 沈溱離開後,向懿跟江滿欣默默地對視了一眼後,江滿欣率先走進了病房,她將保溫瓶擱在病牀旁的桌子上後,說了一句:“倚月,你又何必說這些話呢?”

 就算兩人無緣,想要分手也不可以委婉些,何必說得這麼決絕,連着兩人毫不相干的未來也說地如此信誓旦旦。

 江滿欣轉念想:其實空倚月根本就不相信兩人會有未來吧?不然,她又怎麼會有他另娶,她另嫁的想法呢?

 空倚月默不作聲地躺在牀上,眼角的晶瑩還未消失,她哽咽着聲音:“只是我愚蠢想要得到他,不然我們哪裏需要經歷這些糟心的事情。滿欣,其實,是我將他拖下水的。”

 向懿走到牀旁時,正好聽到了空倚月的自責:“既然事已成定局,你就先安心養身體吧。”

 空倚月沒有接話,只是心裏覺得冷,她想,如此一來,付靳庭跟她真的是斷了。

 她不會再死皮賴臉地纏着他了,而他也不會喜歡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