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我能感應到你

發佈時間: 2023-06-18 21:43:13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顧惜寧倉皇的離開了醫院,也不知道許韌有沒有認出她來,心里頗為忐忑。

 這個該死的許韌,怎麼跟打雞血似的?看來他是真愛小薰,不然也不會來的這麼快了。既然這樣就好辦了,先讓許韌和宮炫默爭一會兒。

 但他們最後誰都爭不去。顧惜寧冷笑一聲,她下一步的計劃就是讓小薰嫁給鐘家的男人,不管鐘麟還是鐘老爺,都能讓她生不如死。

 正想著,余香的電話打了進來,“老大,我們的計劃成功一半了,鐘聞天一听說我姐回來了,立刻趕跑了黃芳,真特麼的解氣。”

 “很好,鐘老頭知不知道他的孫子被宮炫默打傷了?”

 “本來不知道,但我告訴他了,嘻嘻……”余香見兮兮的竊笑了一聲,“聯系不上鐘麟,鐘聞天急死了,現在去宮家找事了,嘿嘿嘿……老大,我告訴你哈,我要把這里的事搞得錯綜復雜,將這些大人物玩在股掌之上。”

 “呵,有志向。繼續做你該做的,一切听我的指令。”顧惜寧掛斷了電話,眼眸眯起一個陰鷙可怕的弧度。

 大灰狼個逼孩子,已經開始懷疑她了,那麼他的死期就要到了。

 听說有一種除草劑喝一口就能讓人死,那麼能不能把大灰狼和小孔雀毒死呢?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當然能!顧惜寧冷哼一聲,尋思著明天讓毛姐去鄉下買點除草劑回來,一天給兩個孩子喝一滴,他們肯定會慢xin中毒。

 不過,如果兩個孩子死了,尸檢的話,一定能查出來是中毒,繼而會懷疑她。

 不如來點更無辜的?小孔雀那麼白嫩漂亮,如果深更半夜被毒蛇咬到小手指頭,那麼第二天早晨起來,一定滿臉烏紫腫脹,丑成八怪了吧?

 真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這一幕呢!顧惜寧拿出手機,給毛姐發了一個字——蛇。

 言小念,你跑了不要緊,你的同胞姐妹要替你受罪了!希望你到時不要太內疚,吼哈哈……

 顧惜寧狂笑著,恐怖的聲音在空氣里回蕩,“言小念,祝你胎死腹中,斷子絕孫!”

 彷彿感應到了什麼,千里之外的言小念正在閉目養神,突然身子一抖,好像受到驚嚇似的,她驀地睜開眼楮。

 自己這是怎麼了?感覺渾身不舒服,有種被毒蛇咬一口,從頭冷到腳的感覺。

 言小念心神不寧的站起來,在落地窗前徘徊了幾步,突然想到小薰母子,心里一咯,她們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余大夫再過幾天就離開海港了,那麼能否請他去看看小薰呢?

 言小念愁眉不展的走出房間,剛好遇到余沖買菜回來了,手里還牽著一只大白鵝。

 “買鵝看家嗎?”

 “不是啊,你怎麼了?”見言小念臉色不對,余沖頓住了腳步,一雙漂亮的眸子緊盯著她的眼楮,“不舒服嗎?”

 “沒。”言小念搖搖頭,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只是挺想念小薰母子的。”

 “哦,那是正常的,畢竟你們朝夕相處了一個多月,彼此扶持,守望相助。不過,想她就想吧,你愁什麼?”

 “我……沒有愁啊。”她總不能說懷疑人家遇到不幸了吧?

 言小念想了一下,摸了摸臉頰,“我覺得小薰非常漂亮,想整容成她那樣的,不如你去看看小薰,然後照著她的樣子幫我整?”

 “好蹩腳的借口。”余沖已然看穿了她,“你想讓我去看她,就直接要求。說什麼整容?小薰要是听到這話,會難過的,因為她曾經毀過容,現在的相貌是整過的。”

 “啊!”言小念吃驚的咬了咬唇瓣,“我不知道這事……她以前長什麼樣?”

 “我也不知道,五年前她回到老家,我們才第一次見面。我也放不下小薰母子,過幾天會去一趟中州。你不要想東想西,說什麼整容,被蕭聖听到又得挨罵。”

 余沖說完,抱著大白鵝進了廚房。

 “知道了。”既然他要去看,言小念心里好受一些了,揉了揉脖子走向餐廳。

 ……

 明天就開學了,言大發準備讀一年級,上午把書領回來,一個下午就看完了,這個速度也是醉了。

 言小念坐在餐桌前為兒子包書皮。

 她並沒有買那種半透明的塑料書皮,而是用牛皮紙小心翼翼的折出邊邊角角,包好之後就推給蕭聖。

 蕭聖手執毛筆,蘸著水彩,優雅的在書皮上揮毫潑墨,或是一簇蘭草,或是一叢海棠,三筆兩筆就勾勒出神韻,漂亮得讓人覺得生活無限美好。

 看著一摞擺放整齊的新書,言大發幸福的眼圈發紅,一顆小心髒被甜蜜的感覺充滿——

 蕭聖和言小念,是最好的爸媽!

 父母的愛之所以偉大,不是給你多少金錢,而是點點滴滴的真情流露,一寸一寸的呵護,以及溫柔暖心的陪伴。

 可是能做到這一點的父母,又有幾個呢?

 而他幸運的得到了,他們為自己親力親為的包書皮!這樣的爸媽會把兄弟姐妹擰成一股繩的。言大發抹了抹眼角,悄悄退出餐廳,到廚房幫師父做飯……

 自從余沖來了之後,蕭聖的胃疼便沒有犯過,言小念胸脯過度發育、撐破衣服的問題也解決了,至于妊娠紋,更是不存在的。

 言大發也不知什麼叫生病,前幾天在海邊瘋玩,泡水感冒了,夜里發了會燒,余大夫這里擦擦那里弄弄,天亮就好了,生龍活虎。

 哎,家里有個超級厲害的醫生,瞬間感覺能長命百歲。

 所以,蕭聖雖然看不慣余沖那充滿仙氣的盛世萌顏,但看在他醫術不錯的份上,還是忍受了這只“電燈泡”,也支持媳婦兒給余沖介紹女朋友,不知不覺的就把他當成家人來相處了。

 “師父,晚上吃炖鵝啊?”言大發一進廚房就看到余沖捏住了鵝的脖子。

 “嗯,炖鵝給你媽咪吃,孕婦吃鵝最有好處了,等寶寶生出來,保管肌膚比鵝毛還要雪白。”

 “您……這是迷信吧?”吃鵝就比鵝毛白,那吃烏鴉的不就慘了?言大發表示懷疑。

 “別說這麼多了,你準備好,拔鵝毛的任務給你。”

 “遵命,師父。”言大發帶上口罩,擼起了袖子,一個字就是干。

 呲!余沖耍刀子的水平實在一流,準確找到鵝的大動脈血管輕輕一劃,接上血盆,不濺出一滴血,地上干干淨淨,特別利索。

 一盆開水往鵝上一燙,言大發帶著手套哧哧的拔了起來,余沖不時指點一下。

 男孩子什麼都要會,不慣著,學到手就是本事。余大夫不喜歡無所事事的男孩子,但對女孩子的要求就沒那麼高了。

 說得直白點,女人能孕育胎兒,就是天生的本事和技能了。有老天爺賞飯吃,還要求她們像男人一樣拼搏,就太不公平了。

 他管不了別家的女人,但至少這種不公平不能在辛顏身上發生,小舟舟就更不行了,他舍不得。

 說來也怪,余沖也曾經關愛過別的女孩,比如余淺薰和小孔雀,但始終有一層隔膜,不如對言小念愛得深切,那種凝在骨血深處的愛,是藏不住的。

 蕭聖因此吃醋,他也不放在心上,甚至……以氣蕭聖為樂。

 這樣真的影響他沉穩俊雅的形象,連帶著蕭聖的形象也毀得差不多了。不過,在家里就要輕松歡樂,至于蕭聖的冷酷面癱臉,還是到公司再板起來吧。

 余沖是最不愛看人臉色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