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她該回來了

發佈時間: 2023-02-14 16:56:48
A+ A- 關燈 聽書

 付靳庭剛從會議室出來,就接到了同樣是大忙人的付傾睿的電話。

 付傾睿大學畢業後也跟着某人混了娛樂圈,但是不同的是,某人混了好幾年還不如付傾睿來得風生水起。

 付靳庭因着付傾睿就能聯想到空倚月,不得不在心底深深地無奈一嘆。過了這麼多個日日夜夜,他對她依舊思念更甚,而那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呢?似乎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每每想到這個,付靳庭都覺得不舒坦。

 他接起電話,還未出聲,付傾睿那略帶囂張的話語就從手機那頭傳了過來。

 “哥,恭喜你啊!奶奶把催你回家的電話都打到我這裏來了!你要怎麼解決啊?”

 這樣的電話,在這五年裏,循環出現了不止二十次。付靳庭早已不是當初那個還沒有畢業的年輕男生了,他冷冷地笑了聲,“付傾睿,你信不信我下週就可以讓‘華容’停了你所有的活動!”言外之意是,讓他無事可做,乖乖滾回家!

 付傾睿不樂意:“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付氏’都還沒有收購‘華容’呢,說得好像你現在就是boss似的。”

 “下週。”付靳庭緩緩道:“下週就會讓‘華容’成爲‘付氏’的子公司。”

 付傾睿略微驚訝:“這麼快!不是說再緩緩嗎?”

 付靳庭對這樣的話題興趣不大,“掛了。”

 付傾睿兜了一圈,才發現自己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打的這個電話根本就沒有講到重點,“付靳庭,你到底是回還是不回啊!”

 奶奶說了,付靳庭回家的話,他付傾睿也必須到場不可!可是,如果主角不登場,配角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免了吧。

 付傾睿深深覺得回家一趟,還不如留在工作室裏練歌排舞呢!

 好在付靳庭給出的答案是:“不回。”

 “正中下懷。”付傾睿滿意地掛了電話,隨後爲了防止再被家中的長輩們騷擾,更是直接將這部私人電話關機,轉而用另一部手機給自己的經紀人打電話,問他:“明天可以飛哪裏?我要外出拍mv。”

 經紀人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聽到付傾睿這樣問,還以爲他是來了靈感跟興趣,立刻在那頭翻了翻行程:“下下週本來預定要給雜誌社拍封面的,採景的地方是英國,提前的話也是可以,等會,我再看看這周的行程,你明天有個採訪,過兩天要排新舞蹈,週末要拍mv,下周一有個婚禮要參加,然後……”

 “等等!”付傾睿聽到“婚禮”二字,連忙阻止了經紀人,“我怎麼忘了下周一要參加向懿的婚禮啊!算了,那暫時不外出了,婚禮過後再說。”

 經紀人聽着他提到婚禮便明顯雀躍的口吻,有些不理解:“kyle,這個婚禮怎麼了嗎?怎麼感覺你很期待啊!”

 “當然期待啊!有好戲就要登場了!”付傾睿微微勾脣,笑容迷惑危險。心想:這個婚禮,肯定會很有趣!

 向懿跟江滿欣的婚禮在五天后的週一舉行,據新娘江滿欣說,伴娘已經預定好了人選,而且,對方也答應了。

 明明沒有透漏名字,但是向懿等人直覺那人就該是空倚月。

 江滿欣畢業後沒有跟空倚月一道進入娛樂圈,反是自己開了一家鋼琴銷售店,還在鋼琴店的樓上又租了一層樓房,開了幾間幼兒的鋼琴跟舞蹈培訓班。

 培訓班裏僱了幾個年輕的女老師,生意雖說不是如火如荼,但是樂得自在。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向懿曾經問過江滿欣,爲什麼不進入娛樂圈?

 江滿欣的回答是:“我本來學表演只是因爲好奇跟一時的喜愛而已,並不是爲了日後的大紅大紫,也不需倚靠出名後的片酬生活,那麼我爲什麼就一定要進入娛樂圈?”

 其實說了那麼多,向懿總結一句話就是:江滿欣只是爲了玩玩而選的表演專業。

 嗯,既然是這樣的話,不是更如了自己的願嗎?

 他本來還在擔心,若是畢業後她執意進入娛樂圈,那麼自己該支持還是反對。

 如果考慮到以後結婚的話,他自然希望她不要涉足那說不清道不明的娛樂圈,可他又勸慰自己該大方支持她的事業。

 等到自己傻傻地獨自衡量糾結了大半個月後,她在畢業的前一個月,偶爾一次約會中,便暢聊了自己未來的想法。

 向懿聽完後,莫名地鬆了口氣,直說道:“很好。”——很好!這樣自己以後跟她在一起更加無須費心費力地避免狗仔跟拍還有那莫名其妙的緋聞了。

 向懿當時的想法是:自己比起付靳庭來,真是幸福多了!

 他大四那年恍然發覺自己對江滿欣動了心,從喜歡她到追求她,再到她答應,中間不過兩個月。

 大四的第一個學期末,他忐忑地跟江滿欣告白,江滿欣沒有太大的驚喜,反是有些淡定從容地過分,在他說完希望兩人在一起後,她只是說:“給我幾天時間考慮,可以嗎?”

 向懿心喜她不是直接拒絕,“當然可以!”

 後來,兩人在一起後,向懿曾問起她:“怎麼那個時候我跟你表白,你的反應一點兒也不驚訝呢?”

 江滿欣笑了笑,“因爲我感覺到了你對我有意思,那個時候就想着如果你忍不住的話,表白差不多也是那幾天……不過,沒有想到我猜對了。”

 向懿苦笑不得,怎麼感覺自己一點兒浪漫跟驚喜都沒有呢?不過,大約這就是所謂的“心有靈犀”吧。

 喜歡的人能感覺到自己的喜歡,並且坦然接受,這就是最美好的感情。

 向懿這幾天爲了籌備婚禮,着實有些手忙腳亂。晚上十點多,他剛洗完澡,舒服地在長椅上躺了一會後,就接到了付靳庭的電話,約他酒吧喝酒。

 付靳庭這幾年約他喝酒的次數日漸增多。他明白他這幾年過的是什麼生活,也不推辭,只說晚點到。出門前,又聰明地給鍾梓烊打了個電話,約上他,待會自己不至於陪酒到不省人事。

 向懿跟鍾梓烊幾乎是同時到達酒吧門口的。

 向懿身上已經換了休閒裝,見大熱的天,鍾梓烊身上還是西裝革履,只是明顯的將領帶解了,又將西裝的袖子挽了上去而已。

 六月份的天氣熱氣逼人,向懿單是看着他的穿着都覺得累人,“鍾梓烊,你就不會把西裝外套脫了嗎?”

 “你以爲我傻嗎!我只是來不及脫!”說着,一邊往裏走一邊動手脫外套,引得路過的女服務員都睜圓了雙眼看帥哥的脫衣秀。向懿直搖頭,不動聲色地往一側挪了幾步。

 付靳庭來酒吧永遠只會要豪華的總統包間。兩人到的時候,他已經喝空了幾個酒瓶。

 向懿推門進去之時,迎面撲來的酒味讓他晃了晃神,“付靳庭,你喝了多少了?”

 付靳庭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襯衫,領口往下解開了好幾個鈕釦,露出了麥色的胸膛。

 付靳庭的眼眸帶着微微的星光,他揚起下巴示意了一下桌子上的空瓶子,說道:“可惜清醒地很!”

 鍾梓烊將外套甩進真皮沙發裏,悠悠道:“酒量好就是這一點最痛苦,想醉不能醉,醉慘了陪喝酒的人!”

 付靳庭擡眼看他,“鍾梓烊。”

 “對了,向懿,你不是要結婚了嗎?婚禮準備地怎樣?我這個伴郎什麼時候可以見到伴娘啊!”鍾梓烊轉移話題的方式還真是……慘不忍睹!

 向懿鄙視:付靳庭是因爲什麼來喝的悶酒,鍾梓烊,你真的不知道嗎?真心不想理會鍾梓烊!

 “不知道,滿欣什麼也沒說,就說了婚禮當天人會出現。”

 鍾梓烊好奇:“真的是她來當伴娘嗎?”

 向懿如實道:“不確定,不過,看她的人際圈子,覺得可能xin百分之八十五。”

 “哼……”一旁的付靳庭搖曳着高腳杯中的酒紅色液體,“她總該是要回來的。”陰冷冷的語氣,再加上那副拭目以待的表情,向懿跟鍾梓烊都默默地選擇了不接話。

 空倚月當初的憑空消失,也算是出了所有人的意料。本來大四那年是實習期,若是要申請離校的話,也是合理。但奇怪是,空倚月在整整一個大四學年裏都沒有出現過,就連畢業手續等都還是假他人之手辦理的。連同那個一生一次的大學畢業典禮,她都沒有現身。

 官方的說法是人在國外。

 空倚月雖然跟江滿欣保持着聯繫,但是介於向懿跟付靳庭的關係,江滿欣也不曾透露過空倚月的消息,只是簡而概之的:“她說過得挺好的!”

 嗯,挺好的,挺好地三年都沒有任何消息,等到終於見到空倚月的面孔時,卻是藉助了電視媒體。

 她參演了一部現代言情劇,在裏面飾演了一個女三的角色,角色不好不壞,鏡頭不多不少,但是卻讓人過目不忘,只在於她將人物的內心深處以及神貌詮釋地淋漓盡致。

 電視劇現身後,時隔半年,空倚月的第二部作品又橫空出世了,民國的題材,她參演的是一個智勇雙全的女臥底。而真正讓空倚月的名字進入大家視線的是由她主演的一部青春偶像劇。

 因爲劇本的男主角是當紅的偶像路柏,所以在未開拍前,這部電視劇就格外受人關注。

 “華容”近幾年對路柏大力栽培,不負衆望的他成了超人氣偶像,電視劇屢屢創下新高,以至於,他跟空倚月的合作,在還未開始前,便已被炒得沸沸揚揚。

 從劇本的敲定,到最後的演員確定,都花了導演跟編劇的不少心血,所以,在開拍的過程中,更是歷經了煎熬,本預計四個月拍完的電視劇,更是花了六個多月的時間。大家的精益求精讓人驚歎。以至於在電視劇開播後,節節拿下新的收視點。

 劇組滿意了,空倚月也滿意了,她人氣因着電視劇在連播的那段日子裏不斷暴漲,如今,她跟路柏的名字,更是可以在微博熱點話題的前幾十名裏搜索到。

 空倚月這幾年來的辛苦跟默默付出,總算是得到了那麼一點點實質的回饋。

 用路柏的話說就是:苦盡甘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