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求婚嫁給我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00:54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約莫過了十分鐘,小薰才出現在宮炫默的面前。

 兩人之間,隔著一道門。

 听到腳步聲,宮炫默掐滅了香煙,轉眸看向她。一縷清風吹過,剛好飄起小薰的長發,淡粉的裙角也輕輕飛,一幅仙子降臨般的動圖,真讓他覺得美炸了。

 “宮先生,有事嗎?”明明在他眼里看到了相思和渴望,她卻只能裝作什麼都看不見。

 “開門啊。”他的聲音緩和了很多,不是被她的美折服,而是想對她溫柔以待。

 “就在這里說吧,我听著。”小薰抿著唇瓣,清澈的眼眸撲閃了一下,似有水光。

 這楚楚動人的樣子,真惹人憐愛。宮炫默心里更柔,單手握住門欄,一雙墨眸深深的凝視著她,對她伸出了手……

 小薰心跳的厲害,在他的指尖即將踫到她的臉頰的時候,他的手機突然響了。

 宮炫默看了一下號碼,接了起來。

 “怎麼了奶奶?什麼?好,我就回。”宮炫默掛了電話,臉色幾度變幻,繃緊的下巴很xin感,卻讓人覺得威武嚴厲,氣場強大。

 發生了什麼事?小薰不知他接了什麼電話,但隱隱覺得內心不安,想問他,關心一下他,但最終沒開口,曲起手指,緊張的等他說話。

 “余淺薰。”宮炫默的聲音微微顫抖,盯著她俊俏的美人臉,幾秒之後,才一字一字的說道,“嫁給我。”

 啊?小薰驀地睜大了眼楮,頭頂好像被焦雷轟了一下,炸起白茫茫的一片腦花,心髒也停止了跳動,繼而有一種莫名的甜蜜浮上來,耳朵都酥了。

 自己听到了什麼?

 求婚?不對,有這樣求婚的嗎?別耍她了!連許韌都知道買一枚戒指……沒那麼草率的。也許,他覺得她連一枚戒指都趁不上。

 “余淺薰,嫁給我。”宮炫默盯著她的眼楮,再次認真的、清晰的說了一遍。

 “呵呵……”小薰突然笑噴了,他知道她相親了,所以來逗她嗎?

 起先她還很照顧自己的形象,捂住嘴唇,不肯露齒,可笑著笑著就什麼都不管了,手撐在肚子上,清脆悅耳的聲音,恍若銀鈴,讓人想起《聊齋》里一笑三百年的嬰寧……

 宮炫默筆挺的站在門外,臉頰的肌肉的微微扭曲,墨眸蕭冷的的盯著小薰,好像在等著她笑夠。

 誰知女人笑得一發不可收拾,晶瑩的淚水都笑出來了,一行行的淌下來,好像帶著悲傷。

 “什麼意思?”宮炫默冷沉著臉,眉宇間英氣逼人,一顆心被虐得很慘。讓她嫁給他,是開玩笑?她知不知道,她的態度讓他很受傷?

 “大少爺,別在這里玩了,回家去吧。”小薰抬起手指抹了一下眼角。那語氣,好像他是地主家的傻兒子似的。

 “我沒有玩,你要不要嫁給我?”緊急!剛奶奶打來電話,說爺爺突發腦溢血搶救了,能不能活著推出手術室還不一定!

 如果走了,總想見一眼孫媳婦,這是人之常情,所以他求婚了。但不是拿她充數,是真喜歡。

 小薰也恢復正色,“結婚的話,你該找你的未婚妻啊!”

 “以前的婚約都結束了,沒有未婚妻,只有你!嫁不嫁?”宮炫默眼眸微微泛紅,但依然銳利,好像能洞察人的心靈最深處。

 小薰別開視線,不再看他。如果沒有宮夫人的參與,也許她真能答應。

 誰的人生不能瘋一次、狂一次?但是既然承諾宮夫人了,不招惹人家的兒子,那麼她就不能答應……

 宮炫默急死,再次晃了一下門,“我問你,嫁不嫁給我,跟不跟我走,就現在!”

 “不了。”小薰微微一笑,唇角的梨渦特別可愛,“宮先生人中龍鳳,自然不缺如花美眷,即便沒有別的未婚妻,家中也會安排。我一個單身母親,無才無貌,恐怕辱沒了你,再見吧。”

 說完,她也不@攏芬膊換氐淖恕br />

 只是步子稍亂,心也隱隱的作痛。她忍不住突發奇想,如果剛才自己答應嫁給他,會是怎樣的後果?

 宮夫人會不會像堂姐鐘雪花那樣,和她撕破臉?繼而強烈的譴責她,然後把她關進黑屋子,用機關槍掃射三天三夜?

 呸!她的命是自己的,是雙胞胎兒女的,任何人休想再這樣羞辱她。

 當然,前提是她不自找其辱。

 看著女人上了台階,小腿縴細白潤,苗條的身姿在風中搖擺,比柳枝兒還好看。

 宮炫默精壯的身子緊貼著門,幾乎想破門而入,攔住她再問一遍,但他最終什麼都沒做,而是後退著走向車子,一雙墨眸不舍的盯著二樓那扇窗,然後鑽進車里,風馳電掣的開走了……

 余淺薰拉開窗簾,目光追隨著那輛車的軌跡,直到看不見了,她才收回視線。見窗台上濕了一片,她抬手一抹,發現自己的臉上都是淚痕。

 ……

 宮炫默萬萬想不到,不幸來的這麼突然。

 爺爺一向愛裝病威脅子孫,可這一次,真出事了。他站在搶救室的門外,倚在牆上,盯著“手術中”三個字,希望時間過的再快些,更希望時間定格,不要帶走他的爺爺。

 人類的血緣關系是最神奇的。哪怕爺爺已經八十多了,哪怕他也已經長大,有沒有爺爺並不影響生活,但他還是舍不得爺爺死。

 真舍不得……

 父親宮錦正攬著滿頭白發的奶奶,母子倆相依相偎,看起來很可憐。宮炫默閉上眼楮,睫毛根處有水光溢了出來。

 周涼涼听到風聲又回來了,她很賢惠的拿出一張清香的紙巾,遞到宮炫默手里。

 也許你不喜歡一個人,可在最難受的時候,這個人能默默陪在你身邊,你的敵意就會消失,甚至培養出一點革命感情來。

 宮炫默沒用她的紙巾擦淚,因為他很快調整好了情緒,被淚水收回去了,但手里的紙巾一直沒有丟掉……

 周涼涼暗自開心,追一個人的時候就要下死本,要沒臉沒皮,等到結婚之後,自己就可以搖身一變,由奴隸成為將軍。

 經過幾個鐘頭的搶救,宮爺爺最終逃過一劫,脫離了危險,全家人都松了口氣。

 奶奶見自己的老公保住了,去洗漱間洗了把臉,恢復到一貫的鎮定睿智,趕大家離開,“都別守著了,各有各的事,都去忙吧。尤其是默兒,別忘了你爺爺交代你的事,錦正也是。”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我知道,母親。”宮錦正要接兒子的班,確實很忙,第一個要走。他吩咐妻子“雪漫你在這里陪著我爸媽。像我們這樣的家庭,娶妻子干嘛用?除了傳宗接代,輔佐家業,就是照顧公婆。”

 這話是說給周涼涼听的,她連忙乖巧的同意了準公公的觀點,“我家里的家訓,也是這樣的。”

 宮錦正頗為滿意,大家閨秀就是不同凡響,跟她說話,她能听懂。

 換一個刁鑽小市民家庭的女兒,肯定要講女權,講法律,要平等,不肯照顧公婆。因為法律確實有規定,兒媳對公婆沒有贍養義務。但一家人過日子,講的是情,不是法。

 宮錦正離開之後,鐘雪漫以身作則,照顧好婆婆,伺候好公公,做給周涼涼看。

 奶奶見宮炫默的心並不在周涼涼身上,兩個人一點情侶的感覺都沒有,看著鬧心,又催促他們離開,“默兒,你帶涼涼去吃晚飯吧,人家姑娘還沒嫁進咱家,就跟著忙前忙後,你請客,感謝一下。”

 “是,奶奶。”宮炫默把奶奶擁進懷里,又寬慰了兩句,然後帶周涼涼去吃飯。

 一路上,周涼涼高興得嘴巴都快笑歪了,起先悶笑,後來干脆笑出了聲,也許覺得失禮,她又捂住了嘴。

 宮炫默表情淡淡的,始終沒說話。

 氣氛有點壓抑,周涼涼不知他有沒有產生反感,偷瞄了他幾眼,“我的笑聲打擾到你了嗎?”

 “沒有。”真正亂他心的,是余淺薰的笑,周涼涼並沒有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