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心痛的分手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13:59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宮炫默一手攥住小薰,冷著臉,又把小藥盒翻來覆去的看了一遍,尤其看到“用藥禁忌”的時候,他的俊顏緊繃,銳利墨眸透著凌厲,氣氛壓抑的教人害怕。

 藥房里的花痴女們看到這一幕,眼里都冒出小星星,開始發花痴,“哇塞,那男人好帥好霸道啊,鼻梁好挺!”

 “而且很單純哦,連緊急避孕藥都不認識,絕對是好男人。”

 “沒錯,哪個渣男不認識這個包裝啊?那女人好幸福,吃個藥都會被男朋友追過來。”女人們議論紛紛。

 小薰羞窘的要死,一顆心跳得發狂,臉發燙。唉,怎麼到哪都能遇到他,陰魂不散!

 “還給我。”她抬起另一只手,想把藥搶過來。

 “!”宮炫默輕輕一拋,利索的將藥盒丟進西南拐角的垃圾桶,與此同時,單手鉗住了小薰的下巴,“你給我吐出來。”

 “啊!放開我,你弄痛我了!”小薰雙手握住他的的手腕,死命往下拽,但她的力氣在宮炫默那里,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他冷冽的雙眸逼視著她,幾秒後,直接提著她的後頸皮,拎出藥房,帥氣往牆上一按,“誰允許你吃這個了?”

 吃壞了身體怎麼辦?

 切,當什麼好人啊,他以為她想吃!小薰恨恨的盯著宮炫默,嘴唇倔強的抿緊,臉上紅一陣白一陣。

 無恥的男人,半夜將她強行佔有,如果不是他弄在她的身體里,自己用得著吃這種對身體有害的藥嗎?

 男人都是自私的,宮炫默也一樣,本以為他可以托付終身的,這下失望了,妥妥的敗類。小薰心里一酸,顫了顫睫毛,漂亮的眼角泛起水光……

 宮炫默心里一驚,挺心疼的,但還是毫不手軟的捏開她的嘴,“吐出來。”

 “你滾!”她含糊的吼他,都特麼的咽下去了,怎麼吐得出來啊?她會反芻嗎?

 “帥哥,給你個催吐工具。”藥房里跑出個女藥劑師,殷勤的把一個羽毛狀的撓子遞給宮炫默,順便拋了個妹眼,“吃那藥真對身體傷害很大的,快給她撓出來吧。”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謝謝。”宮炫默用腿擠住小薰,優雅的從錢夾里掏出一百塊給藥劑師,“不用找了!”

 哇撒~好有男人味哦,嘿嘿……女藥劑師竊笑著跑了進去,滿面桃花飛,找到了戀愛的感覺。

 所以,一個男人只要長得帥,殺人都有遞刀的。

 小薰就慘了,被撓得一陣干嘔,像只卡住骨頭的小狗,眼淚都出來了,最終還是沒把藥吐出來。

 楚昱?在車里看著熱鬧,手肘瀟灑的靠在車框上,見小薰太可憐了,他推門下車。

 “算了,默。”楚昱?向來有憐香惜玉之心,從車里拿出一瓶水,擰開瓶蓋遞給小薰,“小薰薰,來,喝口水漱漱。”

 小薰沒搭理他,急促的呼了幾口氣,然後一拳重重砸在宮炫默的胸口上,“我恨死你了。”

 她已經狼狽的頭發都散亂了,可他依舊衣冠楚楚,俊雅的風衣上沒有一絲褶皺,這樣一對比,讓她恨得咬牙,比昨夜發生那種事還要恨。

 “你恨我什麼?”宮炫默抓住她握拳的手,殘忍的勾唇,“是你說愛我,我才睡你的,而且你生理期剛結束,現在處于安全期,根本不用吃藥!”

 小薰陡然瞪大眼楮,對哦,自己的例假前天才結束,懷孕的可能很小!不過他怎麼知道的?

 是側漏了,還是他偷看自己上廁所?

 “我只是聞到味了,對血敏感,不過挺好聞的。”宮炫默不想讓她把自己往壞處猜,坦白道。

 好……好聞?小薰氣得欲哭無淚,嘴唇哆嗦著,“你真是個變態,惡心死了,我眼楮瞎了才覺得你是好男人!”

 “你說誰惡心?”宮炫默陰沉的瞪著她,一張俊臉黑得好像能滴出水來。

 “哎哎,嫂子嫂子,你听我說。”楚昱?眼看要僵了,趕忙出來搗糨糊,“這世上能找到一個覺得你大姨媽好聞的男人,是多麼幸運,你該好好珍惜。再說,他那麼賣力的治好你的感冒,順便證明了你的眼光好,找了個那麼持久的男朋友……”

 這貨也不是好東西,一幫子狐朋狗友!小薰狠狠拽過自己的手,轉身就走。

 宮炫默氣極了,冷冽的站著,挺拔傲岸的身子散發出矜貴威武的氣息,一手插在兜里,死死攥住那枚戒指。

 多久沒人這樣親犯他的尊嚴了?她的態度無理又排斥,即便他求婚,顯然她也不會答應,那麼他就不會自找其辱了。

 “哎~等等!”楚昱?死皮賴臉的纏上去,展開雙臂攔住小薰的去路,“小薰薰,你不要那麼保守好不好?試問現在的男女朋友之間,還有不做那種事的嗎?都是正常需要,難道你就不想得到他的身子,有什麼可生氣的?”

 “抱歉,我就是這麼保守。”小薰俏臉陰郁,抬手理了理額角的散發,卡在耳後,看都不看宮炫默一眼。

 “可是他沒有錯。”楚昱?斂去笑容,凝重的盯著她,“一個男人,和心悅的女人在一起,必然會分泌出多巴胺和雄xin荷爾蒙,你不給踫,他會憋到的!他很愛你,在你這里得不到,難道你想讓他去偷~腥?他是對你做了那種事,只要他負責到底,不就行了嗎?”

 “不要他負責,既然三觀不合,那就結束吧。”小薰秀眉緊蹙,眸里透著幾分厭惡,沒好氣的說道,可心里卻痛得無法呼吸。

 宮炫默亦痛楚的閉了閉眼,走過去打開了科尼塞克的車門……

 “哎呦喂,嫂子,你這是憑實力單身那麼多年啊,我很佩服!哎哎,我的車,炫默等等我——”楚昱?一個沒注意,就看到自己的愛車像風一樣飛馳而去。

 他狂追了幾步,但宮炫默在氣頭上,是不會停的。

 楚昱?頓下腳步,雙手撐在膝蓋上大喘氣,喘了幾秒又想起該向小薰打听她哥哥,可等他轉身就發現小薰也走了,獨留他一個單身狗在吹冷風……

 不對,他不是單身。

 姥姥的,真是怪了,他身邊從不缺女人,卻感覺比單身狗還孤獨。那些女人,竟沒有一個能走到他的心里去……

 愛情,即便不能像蕭聖和言小念那樣轟轟烈烈,痛徹心扉,苦到極致又甜蜜到爆炸;哪怕像宮炫默和小薰這樣,有悲歡離合,愛恨情仇,才不枉活一場。

 他的就遜色很多,都是些乏味的女人主動貼上來給他睡,而他也隨隨便便的就睡了,真沒勁。

 楚昱?心中莫名的恐慌,不想這樣繼續下去,可到哪里能找到真愛呢?

 “喲,這不是我們楚大帥哥嗎?”一個漂亮的女人認出了他,妖嬈的笑著,一手在他胸前輾轉,“楚少,到我那里,我新學了幾個招勢,包你爽……嗯?”

 “滾!”第一次拒絕齷齪之事,他的靈魂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