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大婚在即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27:21
A+ A- 關燈 聽書

 波妞小說網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半個鐘頭後,蕭聖和父親談完事情出來,一眼就看到妻子坐在溫暖的壁爐前,和另外兩個姑娘談天說地,一副很投機的樣子。

 跳躍的火光映在她白皙精致的小臉上,濃密的睫毛閃著漂亮的絨光,迷人極了。

 他忍不住心頭一熱,真想走過去把她緊緊擁在懷里,但最終並沒打擾她們,而是走到大廳的另一個角落坐下。

 言小念聲音清脆好听,又有幽默細胞,談吐非常有趣,唇角的梨渦,讓人如沐春風。

 蕭紗和聶芫都圍著她看,彷彿她是一個明星,是一團光芒,和她在一起,就不想回到黑暗中去了……

 看來,言小念已經把蕭紗搞定了

 “真有本事。”蕭聖勾唇莞爾,慵懶的倚在沙發上,直勾勾的看著妻子,怎麼都看不厭,听著她銀鈴般的笑聲,心都萌化了……

 捕捉到帥老公的視線,言小念轉眸看向站在旁邊的王管家,粉潤的俏臉上帶著柔和的淺笑,“王叔,麻煩幫我老公倒杯茶。”

 “是,少夫人。”

 “他喜歡芽葉細嫩的明前茶。”言小念又交代了一句。

 “是,我記住了。”漂亮的女孩人人都喜歡,王管家對言小念格外言听計從,奉命泡茶去了。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蕭聖心里暖暖的,英俊的臉上流露著被寵愛的幸福。

 她時刻把他的喜好記在心底,說明她是很在乎他的!言小念,你讓爺心情愉悅了,你知不知道……

 蕭君陌歪在對面的沙發上玩手機,單手支著下巴,斜了眼佷子問道,“婚期定了?”

 “暫時定在去年結婚的那一天。”

 “好,意義重大。去年結婚又是揍人家,又是扔水池子里泡,今年正好可以蓋掉黑歷史。”蕭君陌揶揄了一句,又往三個姑娘的方向看了一眼,“言小念好像很有凝聚力,又膚白貌美,秀外慧中,你有福了。”

 蕭聖被揭了短,心髒陰辣辣的疼了幾下,抿唇沒講話。

 “怎麼了,你這個表情?”蕭君陌坐直了身子,狐疑的打量佷子,“有什麼難言之隱嗎?難道和她在一起不幸福?”

 “怎麼可能?一看到她心情就好,渾身都是勁。”蕭聖倒也不瞞叔父。

 蕭君陌雖然吊兒郎當的,但對自己的佷子是真得好。至于他和夏瑾之間的風言風語,那屬于上一代的錯節恩怨,蕭聖不了解內情,也不好說什麼。

 “那我就放心了。”蕭君陌沉銀了一番,又問道,“你母親好嗎?”

 “您少惦記她。”蕭聖俊顏冷肅,不急不徐的說,“找個女人結婚吧,我媽再好,也和你沒關系。”

 蕭君陌有些尷尬,“我和你母親是有過一段,但那都是你沒出生之前的事了,下一代不管上一代的事,你不要插手。”

 正說著,王管家端茶走了過來,叔佷倆立刻打住。

 “少爺,這是少夫人讓我為您泡的明前茶。”王管家把瓷器放在蕭聖面前的茶幾上,笑容和藹,“咱家有一片茶園,清明節的前幾天,剛好可以采摘明前茶,我剛和少夫人提了一下,她說會瞞著您和蕭紗聶芫兩位小姐去采摘,到時您也可以悄悄的跟過去保護她……別說我告的密哦~”

 “好的,謝謝您。”蕭聖單手扶住茶杯,前所未有的彬彬有禮,成熟穩重。

 “那我繼續為少夫人服務去了。”王管家告退,他能拎得清誰重要,在蕭府做管家三十年,沒有點眼力見,是混不下去的。

 當然,蕭聖也會記得他所作的貢獻,賞錢是少不了的。

 ……

 蕭君如在房間里生悶氣,不肯露面。

 她本指望那弟兄倆來安慰她,求她出去給蕭聖和言小念發紅包,但他們始終沒來。

 誰都看出來老太太不高興,好像在賭氣,但沒人在意她了。蕭君陌素來沒心沒肺,蕭君生心頭惦著夏瑾。

 听著外面傳來的歡笑聲,素來向往熱鬧的蕭君如再也忍不住了,她順著門縫溜出來,往這邊偷看。

 見言小念那麼受歡迎,她心里咯一沉,徹底慌了神,如果那丫頭當了家,那麼自己將無立足之地!

 她畢竟是王居先生的仇人。蕭君如想給言小念立個下馬威,可蕭聖護得緊,根本沒得機會。

 必須和言小念單獨相處,才能懲罰她。蕭君如回房間徘徊了一會,也沒能想出一條好計策,愁得頭發都白了。

 十點左右,王管家敲響了她的門,恭敬的說道,“姑奶奶,家里的廚師都放假了,我的手剛不小心踫傷了,兩位老爺主動承擔了煮飯的任務,問您想吃什麼?”

 “你說什麼!”蕭君如頓時恢復了戰斗力,怒目灼灼,“他們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怎麼能做這種粗活呢?那個言小念不是會做飯嗎?為什麼不做?”

 “回姑奶奶的話,老爺和二爺都舍不得使喚少夫人,寧願自己被油煙燻,也要為家里的女士們做頓飯。”

 “真是豈有此理!”蕭君如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眯起眼眸,心里滴血。這個言小念,搶了她的風頭!

 不過,很快她心頭又一喜,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

 蕭君如優雅的走到大廳,對眾人宣布,“那什麼,我佷媳婦一起做飯,你們都是做大生意的人,大過年的不能下廚房,不吉利。”

 “咳咳!”蕭君陌差點被嗆著,不可思議的挑眉,“姐,我從沒見您做過飯,您會嗎?我的意思是說……您的手可是握筆桿子的,高貴無比,哪能干粗活呢?”

 “你姐姐我蕙質蘭心,什麼不會?”蕭君如掃視了眾人一圈,眼神犀利,氣場強大,“紗紗和芫芫還是未出嫁的姑娘,不好下廚房,也就是我和佷媳婦是已婚婦女,適合下廚,佷媳婦,你說呢?”

 哼,答應吧!等下她非把一鍋熱油潑言小念臉上不可,等她那張千嬌百妹的臉變成死皮,看誰還寵著她?

 “我同意。”言小念滿口答應,總覺得蕭君如陰謀滿滿,尤其她的一雙眼楮,閃著像幽靈般的光。不過,如果想知道她的目的,就必須配合,所以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

 可是下一秒,蕭聖直接抬起一條大長腿搭在她的膝蓋上,又把她壓得坐了回去,慵懶道,“我舍不得她燻菜油,所以我們家都是我下廚,輪得到你們使喚她?如果你們不燒飯,我就帶媳婦回家吃,不可能給你們當佣人的,死心吧!”

 蕭紗和聶芫對視了一下,羨慕的看向言小念,“嫂子,你老公好帥。”

 “誒,他又不是第一天帥了。”言小念臉通紅,捧著蕭聖的腿想掀起來,可惜根本掀不動……

 蕭君生看不慣兒子邪肆的樣子,剛想發火,但一看到水靈靈的兒媳,頓時心軟了,溫和的說,“那就蕭聖一個人去煮飯好了,煮不好,就等著挨鞭子吧。來,咱們一邊打麻將,一邊等著。”

 王管家和聶芫不打,剛好還剩四個人。

 蕭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