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沒有想到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0:33
A+ A- 關燈 聽書

 兩人剛駛近別墅,就看到了別墅大門前停了一輛黑色的轎車,空倚月奇怪怎麼有人過來找他,看了眼車牌號,一串數字都是“6”?

 奇怪之餘,忍不住就問道:“誰過來找你嗎?”

 那車牌號付靳庭自然不陌生,他睨了一眼,沉着聲音回了她:“奶奶的專用車子。”

 “奶奶?”空倚月瞬間感覺很不妙,自從上次跟他過去見了家長後,隔天她就飛國外去拍照了,再後來,接二連三的事情忙下來,她這會兒才記起來,她貌似這大半個月也沒給付家的長輩打個電話或者問個安。

 她現在是付靳庭的妻子,那麼作爲兒媳婦亦或者是孫媳婦,尤其還是剛嫁過去不久的新婦,大半個月不聞不問長輩,確實是一件很不孝順的事情。

 付奶奶不喜歡她,現在指不定還會拿着她這半個月來的默默無聞說事,空倚月這樣一想,就忍不住嘆了一聲。

 付靳庭見她眼下的青色掩蓋不住疲憊,便說道:“如果你不想應付,我幫你打奶奶回去。”

 空倚月搖頭:“怎麼說都是長輩,而且就算她們不喜歡,我也得爭取到她們喜歡才是,要是我真的努力做好了,她們還是不喜歡我的話,那我也是沒辦法了,但是在那之前,我還是希望盡自己的努力好好地試一試,成功與否,再說也不遲。”

 付靳庭很滿意她這樣的想法:不試過,就不會輕易放棄。便說道:“嗯,我支持你。”

 車子停穩時,空倚月先他下了車。付奶奶見人終於到了,也從車子裏走了出來。

 十月份的天氣帶着寒意,空倚月見奶奶下了車,連忙就想過去扶她一把,但是自己還未走過去,就看見另一道倩影從車子另一端走了出來。

 短短裙跟短靴,空倚月凝眸掃視了她臉上的妝容,倒是莞爾一笑了。

 聶靈薇啊!

 空倚月隨即想到的是付奶奶帶着聶靈薇一起過來是打算做什麼?羞辱她還是打擊她?還是希望付靳庭跟自己離婚然後繼續選擇聶靈薇?空倚月胸腔裏有些喘不過氣,悶悶的,難受之極。

 她轉頭看了眼付靳庭,從他的神色裏明白了他對於聶靈薇到來的事情也似乎不知情時,心裏才略微好受了一點。

 “奶奶,這裏冷,我扶你進去。”空倚月儘量壓抑下自己心頭的不悅,臉上堆積着笑容,和顏悅色地對着付奶奶說道。

 付奶奶看了她一眼,隨後竟是一哼,繼而就轉身往大門走去了。聶靈薇看了空倚月一眼,一笑而過,跟上了付奶奶的步調,伸手扶着她緩慢地往前走。

 那個動作雖然絲毫不起眼,可是,空倚月明白,這樣的事情,聶靈薇極其熟練,甚至付奶奶也早已熟悉。

 那種被排斥在外的感覺真是太過於明顯了。

 付靳庭走過來,伸手將她往自己懷裏帶,安慰着說:“奶奶也就是小xin子而已!時間久了的話,她會……”

 空倚月明白他想要說什麼,彎了彎笑弧,“我知道。”

 等都進了屋,付奶奶坐下後,吩咐的竟然是聶靈薇泡茶。聶靈薇也不推辭,說了聲“好的,奶奶。”隨後又看向了空倚月,那目光太過於嘲諷挑釁,空倚月想要忽視都覺得有點難。

 只是說到演戲,到底還是空倚月的強項,她笑着跟奶奶說:“奶奶,聶小姐來者是客,怎麼說都不好讓她進廚房泡茶。我去吧,聶小姐,麻煩你陪奶奶坐一會。”

 反應敏捷地就反客爲主了。

 付奶奶一愣後,也不甘示弱地說道:“靈薇知道我喝茶的喜好。”

 空倚月知道她是在不滿自己對她不夠瞭解,卻是應道:“那麻煩聶小姐跟我一起進去了,靳庭,你陪奶奶,我跟聶小姐去泡下茶。”

 付靳庭自然不會反駁她,說道:“嗯,聶小姐怎麼說也是第一次過來,倚月,你自己多動手,別勞煩客人。”

 “好,我知道。”兩人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兩句,可是聶靈薇聽着兩人這麼默契親密地說話就是覺得不太舒坦。她冷冷地隱隱一笑,起身跟着空倚月進了廚房。爭了這麼久都還是毫無所獲,現在,她是不是該放棄了?

 空倚月進了廚房,不急不緩地拿出了茶具,狀似無意地說了句:“聶小姐,求而不得的事情爲什麼還要那麼冥頑不靈呢?”語氣輕輕緩緩,絲毫不見急躁。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聶靈薇細細地擡眸看她,她身上的淺色休閒裝並不是特別昂貴突出,甚至可以說得上是普通,再看她的五官,雖然清秀明妹,可是也不過這般而已。沒有傾國傾城,也沒有驚豔十足。

 她不明白的是,爲什麼付靳庭這麼多年,拒絕自己就只是爲了眼前的一個她而已!

 “空倚月,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

 “是啊,是很得意。”空倚月照認不諱,“我嫁給了我夢寐以求的人,我爲什麼不得意?”

 聶靈薇呼吸都不穩了,她知道空倚月就是故意的。她努力讓自己保持理智,“你以爲你嫁給了付靳庭就萬事無憂了嗎?看到了嗎?付奶奶那麼排斥你,就算你進了付家,你覺得你以後的生活會很好過嗎?”

 “付靳庭喜歡我,對我很好,這就足夠了。”空倚月突然正了正神色,鄭重其事地說道:“聶靈薇,我跟他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多加干涉。”

 “你有什麼權利要求我這麼做?”

 “憑我現在是他法律上的合法妻子!”

 聶靈薇不知因何在聽了這句話後就笑了起來,“這個身份還是令人哭笑不得啊!空倚月,你不用這麼防備我。”

 空倚月聞言,警惕地看向他。

 聶靈薇苦笑道:“也許當初我的確很喜歡他,甚至會爲了接近他而不擇手段,我利用了我家跟他們家的關係,一路討好着那些長輩,慫恿着他們將我跟他看成天造地設的一對,甚至在他們提出要我們兩家聯姻的時候,我心底是多麼的喜出望外。付靳庭他是我所遇到過的所有異xin裏最令人移不開視線的人,他什麼都好,唯獨就是討厭我,我一直傻傻地以爲,時間能夠讓他喜歡上我,但是事實證明了,是我錯的離譜。”

 “空倚月,高中的時候,你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感到了滿滿的危機感,那樣有情緒的付靳庭令我陌生,而他的改變是因爲你。我用盡辦法想要讓他接受我,但是我失敗了。”

 “空倚月,我不是輸給了你,我只是輸給了他。我在他身邊五年,他只會一次又一次將我推得遠遠的,而你纔剛回來,他就迫不及待地跟你結婚了,空倚月,我不像他,也不像你,明知道可能結果會失落還那樣堅持着。所以,我放棄了。”長長的一段話,聶靈薇說得雲淡風輕。

 空倚月一直都注視着她的神情,猜想着她並沒有必要在自己面前說謊。沉思了一會後,就說道:“其實剛纔最後的那句話,你說錯了,我跟他不是因爲知道結果會失落還在堅持,而是因爲堅信結局會圓滿所以才那麼執着。”

 聶靈薇笑了笑,“是嗎?”

 “嗯,我很執着,慶幸的是,他也沒有放棄。”

 聶靈薇苦澀一笑,她果然還是不瞭解付靳庭,起碼,沒有空倚月瞭解他。

 “空倚月,你不要在我面前秀恩愛,我才學會放下,心裏脆弱地不能再承受一點點刺激了,你小心點!”

 空倚月可不這樣想,“你今天答應了奶奶一起過來,就說明了其實你心裏還是很堅強的,不然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聶靈薇真心不喜歡將這一切都看得那麼清楚的她,不好聲氣地說了句:“你管我!”

 “嗯,不管,所以你待會自覺地儘快離開吧!”空倚月看着她,隨後又真心地說了句:“謝謝你,聶靈薇。”

 聶靈薇哼了一聲,不多說,轉身又走了出去。

 空倚月安心地沏着茶,回青臨市後一直沒能見到聶靈薇,本還在琢磨着該怎麼消除她這個隱患,倒是沒有想到反是聶靈薇自己想通了,還這麼好心地自己說明了一切。

 空倚月想,再也沒有比這還要好的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