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包子要來了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0:43
A+ A- 關燈 聽書

 空倚月因着聶靈薇的那席話,心底着實放鬆了許多。又因爲聶靈薇很給面子的中途接了個電話後主動離開了,以至於付奶奶說了一大堆難聽的或者是暗諷的話語時,空倚月都很明智地選擇了“過濾”。

 等終於送走了付奶奶,空倚月去浴室洗了個澡,剛出來,就被進屋的付靳庭抱了個滿懷。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靳庭的雙手緊緊地環抱在她身前,下巴抵着她的肩窩,聞着她的香跟她身上熟悉的沐浴露香味,難掩笑意地問:“我不知道原來你耐xin這麼好。”

 “你是指剛纔陪奶奶的事情啊?”空倚月不以爲然地說:“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說完,聽到付靳庭低低的笑,就轉過身來,攬着他的脖頸笑問:“是不是覺得娶了一個這麼識大體的老婆,心裏很欣慰呢?”

 付靳庭就着她嫣紅的嘴脣一吻,也染了笑意回道:“厚臉皮!”

 空倚月對這個詞語本身就早已免疫了,只跟着也回吻了過去,不依不饒地問:“那麼你喜歡我的厚臉皮嗎?”

 兩人這麼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付靳庭自然很想要.她,從今天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這種感覺便很強烈。如今加上她有意無意的挑逗,他更是把持不住,一把將人橫抱了起來,邊低頭急切地吻她,邊往臥室的大牀走去。

 等將人吻得氣喘吁吁時,他才低啞着嗓音回道:“你說呢?”

 空倚月眉眼裏都是佑人的嬌妹,聽他這麼說,更是直接伸手將人拉向自己,閉眼吻上。

 他的呼吸,他的味道,他的低喘,都近在咫尺。

 空倚月咬着下脣,忍住他突然進入身體時的那一剎不舒服。付靳庭的雙手緊緊扣住了她的腰身,那如出一轍的緊.致讓他低.吼出聲,他俯身連連吻她,讓她放輕鬆。直到感覺到她的身子軟癱下來時,他才全力以赴地衝.刺了起來。

 空倚月忍不住低銀出聲,隨着他的動作嬌喘不止。

 空倚月最後累得昏睡過去時,直懊悔自己剛纔就不該那麼主動,可是當翻身就聞到他的氣息,伸手就能摟住他的腰身時,空倚月還是忍不住地覺得幸福。

 他在她的身邊,以後也會一直都在。

 付靳庭見她乖巧地轉身過來投入自己的懷裏,還特別配合地伸手環抱住自己,驚喜而又驚訝。他伸手撫着她光滑的背脊,笑意濃濃地問道:“怎麼今晚這麼乖?”

 空倚月費力地擡眸掃視他慵懶饜足的神情,問道:“你不喜歡嗎?”

 付靳庭見她剛纔到了極致時忍不住哭着求饒而紅了的雙眼,低頭親她的眼瞼,璦昧着嗓音在她的耳畔說了兩個字:“喜歡!”隨後,又壞壞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含住後又舔了舔。

 莫名的輕顫傳來,本就被他挑撥的敏感的身子立即傳來了一股異樣的感覺,她躲了躲,求饒道:“我好累了,你別鬧了!”

 付靳庭本也只是逗逗她,低笑着將她攬進懷裏後說道:“放心,今晚先放過你。”

 空倚月默了默,又說道:“我明天開始要去外市拍電視劇了。”

 付靳庭說:“要不要多休息幾天?”

 空倚月不想,“這一走直到新劇殺青,估計都很難有假期了,付靳庭,你要想我。”

 這麼孩子氣的要求,偏偏付靳庭很受用。

 “那你呢?”只要求他喜歡她,只要求她想他,那麼她呢?

 空倚月攬緊了他,仰頭給了他一個吻:“我會很想很想你的!”

 付靳庭很少跟女生接觸,但是他從小到大也聽過許許多多或明示或暗示的告白,但到底沒有在這種環境下,這種氛圍裏來得令人心動。

 他就着她的那個吻加重加深,空倚月不知他低喃了一句什麼,反正等吻結束的時候,她已經被他翻身壓在了身下,又被拉着繼續了一次運動。

 第二天還沒有睡醒時,遲凌沅就打了電話過來,付靳庭見她睡得沉,就幫她接了電話。

 本來早上八點的時候就該出的,遲凌沅催促了一句,付靳庭只淡然地回說她還沒有睡醒。

 遲凌沅雖然很是驚訝不滿,但是考慮到兩人小別勝新婚昨晚肯定折騰了很久,就跟付靳庭說道:“那航班改到下午吧。”

 付靳庭直接說:“三天后再讓她過去。”

 遲凌沅爲難,“張導演那邊已經確定好了明天開機的,下午過去已經算是……”

 “我會跟他說的。”

 “啊?”遲凌沅驚悚地想,難道爲了她,付靳庭要屈尊降貴地去跟一個導演商量啊?可是又想了想,那部片子他可是投資人,哪裏需要商量,怕直接就下命令吧?

 付靳庭本就不覺得推遲開機時間會是什麼難事,叮囑道:“排開她這幾天的行程。”

 遲凌沅在腦海裏將她的行程回顧了一遍,說道:“有個活動不能取消,她剛殺青不久的《古意恩仇》那電視劇的導演有意思讓她去試音,唱片尾曲。”

 “錄製歌曲?”

 遲凌沅說道:“她在裏面飾演女主,如果可以演唱片尾曲的話,對她絕對是有利無弊。”

 付靳庭斟酌了一下,就算不捨,也只好答應了。

 空倚月醒來時被通知航班取消,她可以推遲三天再進劇組時,心裏不由得有些雀躍。可是當她跟他連日連夜窩在房間裏後,空倚月便有些後悔,早知道要被某人這樣子吃幹抹淨一次又一次,她倒不如真的直接去劇組好了。

 等到了第三天,遲凌沅過來接她,空倚月欣喜不已——終於可以出門了!

 《故意恩仇》的片尾曲滿帶古風氣息,歌詞婉轉纏綿,將劇中男女主角的感情詮釋的淋漓盡致,又加上曲子哀婉,空倚月演唱起來只覺得扣人心弦,久久不能回神。

 歌曲錄製很是順利,空倚月錄完後正在試聽時,付傾睿難得出現了。

 他見空倚月在這裏,有些意外,倒是笑着喊了聲:“嫂子!”

 錄音室的人都知道兩人的關係,不過第一次聽付傾睿喊嫂子,只感覺有種難言的怪異。

 空倚月見到他時,才後知後覺地記起來片頭曲導演是請了他來主唱,便問道:“最近是不是很忙?”

 付傾睿哪裏會覺得忙,他前陣子收到了付靳庭大方買下的賽車場,躲在裏面玩了大半個月的賽車。但是這事他可不想讓別人知道,所以隨口應道:“還好,就那樣。嫂子,你在聽片尾曲?”

 “嗯,剛錄完,你聽聽,給點意見?”畢竟在音樂在方面,付傾睿的造詣比她高多了。

 付傾睿邊聽邊用着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她,等摘了耳機,他倒是說了句:“還不錯!”

 好吧,付傾睿覺得不錯,那就真的算是不錯了!

 錄製結束,一天也就結束了。空倚月隔天一早就要離開了,晚上付靳庭跟她又好好地溫存了一番。

 空倚月察覺到他在吮吸着自己的鎖骨跟頸側附近的肌膚時,忍不住出聲道:“別,明天留了印子的話會被別人看到的!”

 “那我留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

 “……”這人真的是……

 等累得周身無力時,空倚月已經沒有力氣想那麼多了,只疲憊地睡了過去。

 付靳庭跟空倚月自從傳出結婚消息後,一直未曾攜手在公共場合出現過。雖然兩人同在“華容”,但是付靳庭偶爾作爲“華容”老闆的身份出席某些宴會的時候,身邊除了助理,也從沒有見過空倚月的身影。

 媒體捕風捉影想要跟進兩人的婚姻生活,但只知道空倚月在t市安穩地拍着新劇外,其餘的根本毫無所獲。

 直到空倚月在拍戲的過程中累得暈倒過去時,那些聞聲趕到的記者們拍到了一組她被救護車送進醫院的照片,還沒來得及寫報道表,就被付靳庭命人收購了回去。

 記者們都在猜測已經榮升爲豪門媳婦的空倚月爲什麼還要那麼拼命地拍戲,以至於累倒在片場的種種原因,最後竟是不約而同地腦補了一部華麗麗的豪門辛酸史!直感嘆,豪門媳婦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