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發現他的秘密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36:18
A+ A- 關燈 聽書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隨,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風吹,冷風吹,只要有你陪~”

 宛轉悠揚的歌聲在黑暗中響起,雖是一首兒歌,但從歌唱者的喉間溢出,竟心酸的讓人想流淚。

 只有思念孩子的媽媽,才能表達出這樣的真情實感。

 唱歌的女人手腳被縛,眼楮上圍了一圈黑色的繃帶,半遮半掩間,她的嫵妹和靈動,襯著隨風飄揚的秀發,美麗不可方物。

 “好听,真好听,哈哈哈……”伴隨著一個粗啞的嗓音,披著紅色王者斗篷的花爺翩然而至,他連連鼓掌贊美,“一個女人倘若單單生得美麗,算不上什麼優點,但是,如果她有百靈鳥一般的歌喉,那麼就是萬里挑一,不可多得的珍寶。”

 歌聲戛然而止。

 言小念被蒙著眼楮一天一夜了,分不清現在是白是晝,也分不清東南西北,至于自己在哪個國家,她一時也搞不清楚。

 但肯定不是X國,因為X國很熱,這里卻涼爽的很,空氣中隱隱飄逸著桃花的甜美氣息,應該是春末夏初。

 地球那麼大,各地的氣候不盡相同。但作為物候學家的女兒,言小念對草木榮枯、候鳥去來等自然現象掌握的比較熟練。

 所以大概推斷出,這里應該是東南亞一個相對落後的地區,平時可能不太引人注目,所以變態的花爺,把她帶過來了……

 “怎麼不唱了?繼續,繼續,我就喜歡這種憂傷的調調……”花爺鼓勵著她。

 “這是哪里?”

 “當然是我的老巢。”花爺彎下腰,摘掉了言小念眼楮上的黑布,指尖順帶著在她臉上撫過,很滑很潤,簡直酥了他的心。

 年輕的女人就像初開的蓓蕾,帶著露珠,活力四射,迸發著青春耀眼的光芒。

 而男人則是不服老的動物,渴望從年輕的女人身上汲取永葆青春的源泉……這就能解釋為什麼蕭君生喜歡聶芫了。

 同理,花爺也很喜歡言小念,喜歡到心底里去了。

 她白皙菲薄的皮膚,玲瓏有致的線條,讓他想起一個美食︰雪妹娘。

 他的手往下,想落在她的胸前。

 言小念像避鬼一般躲了過去,她抬手揉了揉眼楮,左右四顧一番,問道,“我婆婆和孩子們安全嗎?”

 “非常安全。”花爺收回手,微微舔了下嘴唇,“我答應你放過她們的命,就會做到;那麼你答應我的,我也要索取過來。”

 言小念知道他指的是結婚,但不準備讓他如願,“那我要先驗證一下,她們到底是不是安全的。”

 驗證?噢,本來是可以給她驗證的,只要黑鷹把孩子帶來就能當面驗證了。

 可惜啊,黑鷹到現在也沒和他接頭,估計凶多吉少了,一切看造化吧……花爺眸底閃過一道諱莫如深的譎光,耍弄她,“你想怎麼驗證?”

 言小念透過雕花面具盯著花爺的眼楮,“你這麼神通廣大,讓我通過視頻看她們一眼,應該不是難事。”

 “不難。”花爺心想這小丫頭心機還是有的,一旦自己和她婆婆那邊聯系,可不就暴露了?但他從不讓美人失望,“視頻驗證容易作假,我現在就派人把兩個孩子接來,由你親自撫養,怎樣?”

 “算了。”言小念暗暗咬牙。這個該死的花爺,一個人就屠了整個藍霧城堡,肯定有過人的本領,她怎麼敢讓自己的親人們再次涉險?

 蕭聖雖然厲害,但她這一被綁架,肯定要到處尋找的,難免造成後方空虛,自己還是另想辦法吧……

 以前在紅楓嶺的時候,余沖曾交給她一招殺人不見血的招數,那就是按壓人類的頸動脈竇!這是一處死穴,只要技巧到位,即可秒殺之。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但作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又是半路出家的和尚,必須花爺先趴下來,把後脖頸展現在她面前才行。

 雖說余沖教的技巧,她是熟記在心的,但自己從來沒過殺人的實踐經驗,如果一擊不中,那就慘了。

 慢慢尋找機會吧……

 “那你的意思是說,願意和我拜堂成親了?”花爺挑起她的下巴問道。

 呸!她恨不得現在就把他弄死,還談什麼成親?

 言小念譏諷的看向他,“花先生,你可以把面具拿下來嗎?就算放在古代,結婚之前新娘也有權利提出見面的要求,我連你的樣子都不知道,怎麼可能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嫁了?”

 “想看看我?也好。”或許覺得她一輩子都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花爺猶豫了幾秒摘下了面具。

 分秒間,一張絕世無雙的面容呈現在眼前!

 劍眉星目,挺鼻紅唇,哪一條都是美男的標準。他看起來約莫四五十歲,齊肩的頭發烏黑似緞,身材也堪稱完美,絲毫沒有中年男人的油膩,反而周身洋溢著妖孽般的氣息,即便是年輕一代的美男子,也不能與之比擬。

 如果一定要找缺點,就是有點娘炮……言小念有些微訝,不禁感慨了一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如果這副皮囊長在好心人的身上,那才是名至實歸啊!

 “你說什麼?”彷彿被觸到了痛處,花爺的臉陰沉了下來!他扭曲的眉宇間浮起一團黑氣,雙手攥得咯咯響,青筋都跳起來了,好像下一秒就要打人了,很可怕。

 言小念心下一沉,驚恐的瞪大眼楮。她並不想挨揍,不過他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相持了幾秒之後,花爺並沒有揍她,而是重新戴上面具,拂袖而去,背影透著憤怒和煞氣。

 然後,言小念就听到他吩咐下人,“這兩天都不要給她飯吃,讓她知道說錯話的代價!”

 “是。”

 說錯話?言小念蹙起秀眉,突然明白是自己的那句“卿本佳人,奈何做賊”戳到他的痛處了。

 “卿”和“佳人”一般是形容女人的,但這句話最早確實是說男人的,比如汪精衛就曾被這樣形容過,難道他誤解自己羞辱他的xin別?

 是了,他不光長的娘氣,聲音也沒有男人的威懾力,只是故意用假嗓子說話,顯得比較粗啞,喉結也不明顯……

 哦哦哦,原來花爺並不是真正的“爺”啊!

 無意間發現了這個秘密,言小念有些狂喜,連忙喊住他,“對不起啊花爺,我只是被您的帥氣驚呆了,求求您高抬貴手放過我這一次,人生如果連飯都吃不飽,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花爺頓住了腳步,轉身看向她,“那麼說你願意嫁給我了?”

 言小念深深嘆了口氣,眼神帶著幾許憂傷,裝作認命的樣子,“如果我說不願意的話,你能听嗎?成王敗寇,既然我落到了你的手上,也只好任君處置了,畢竟活命更要緊。”

 “識相是一種生存技能。”花爺冷笑一聲,陰鷙的命令下人,“讓人算個黃道吉日出來,以保證我和她生而同房,死而同穴,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這話真讓人難以忍受!但為了尋找自救的機會,也只好拼了,反正嫁給一個太監,也不會損失什麼,只是對不起蕭聖了。

 不過,也許黃道吉日沒選好,蕭聖就趕過來救她了,走一步算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