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1:07
A+ A- 關燈 聽書

 因爲空倚月懷孕而不得不耽擱拍攝進程。遲凌沅跟導演溝通後,導演的臉色在整個談話過程都是陰鬱的,遲凌沅見他一直不說話,只好搬出付靳庭的名字。

 “付靳庭跟空倚月本來就是新婚,再加上現在又有了孩子,付靳庭疼她都來不及,肯定是不會冒險讓她繼續拍完這部戲的,要是你想讓空倚月付這筆違約金的話,付靳庭也明說了沒問題,女主你想換人的話,也可以。”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但是如果要讓空倚月繼續拍完接下來的戲的話,那就行不通了。

 導演聽出了他話中的深意,只好沉着氣說道:“拍了一個月,要是這會兒突然換女主,前面的戲份就都得重拍,不說工作人員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光是場地跟道具的費用也是一筆可觀的數目。”

 遲凌沅只說:“我只要是來傳達空倚月的消息而已,至於投資贊助,張導演,你得親自去跟付靳庭談。”

 張導演又是一陣沉默,思索着要怎麼跟付靳庭開口才合適。空倚月的違約金,他自然不敢要,要是付靳庭一個不高興直接撤資,那他豈不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而且遲凌沅說得沒錯,錢的問題得跟付靳庭聊,跟他談了也沒用!

 後來據空倚月所知,女主換了新人,因着重拍的緣故,付靳庭很大方地多給了一倍的資助金。

 而記者們得知空倚月的新劇突然換了女主角後,很好奇地打算一探究竟,不過付靳庭跟空倚月都沒露臉,他們無從得知,只好從片場的那裏工作人員入手。當得知好像是因爲懷孕而停拍時,記者們也有一時的驚愕,回去後連忙寫了報導。

 報導寫得沸沸揚揚,說空倚月如何成功地嫁入豪門後又如何閃電般地懷孕,消息出來不久後,漸漸就演變成了兩人其實是奉子成婚。

 空倚月懷孕後,付靳庭就嚴格禁止她接觸任何有輻射的電子產品,就連她偶爾玩手機,他都不允許她一次過十五分鍾。

 空倚月真心有些無奈。

 得知有了孩子之後,空倚月就主動打電話跟江滿欣說了這件事情。

 江滿欣也有些始料未及,笑着跟她開玩笑:“沒有想到你們比我們晚結婚,這會兒孩子也有了啊?”

 空倚月只能說是順其自然。兩人結婚一直也都沒有刻意地避開,而且,結婚那陣子只要一見面,付靳庭就要亂來,晚上更是鬧得厲害,照着那樣的頻率,沒有懷上才奇怪。

 江滿欣看了新聞後打電話問她要什麼時候回青臨市,空倚月一直覺得悶得慌,難得她打電話過來,拉着她嘮叨了幾句。

 付靳庭從書房回來,見她在通電話,就說了句:“別打太久。”

 空倚月不滿地看了他一眼,對着電話那頭的江滿欣說道:“聽到了沒,他又要開始限制我使用手機的時間了。”

 付靳庭聽她這話裏的語氣滿是不滿,便饒有興趣地直盯着她。空倚月被他看得心虛,只好低頭不理他。

 江滿欣哪裏會聽不出來兩人這是感情好到在打情罵俏,於是就說道:“你就知足吧你!”

 空倚月沒回話。江滿欣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對了,候光略有和你聯繫嗎?前幾天他給向懿了喜帖,過兩天是他的婚禮,他有邀請你嗎?”

 江滿欣可還記得他大學的時候對空倚月有意思,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空倚月說:“你不提我差點忘了,之前他有跟我說過,我看時間吧,估計會過去。”畢竟那個時候她是答應了的。

 兩人還沒說幾句,付靳庭就提醒她掛電話了,空倚月戀戀不捨地結束了通話,跟他抱怨道:“我每天都好無聊。”除了看書吃飯就是睡覺。

 付靳庭將人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親了幾口,問道:“有我陪着你還不好?”

 “好是好……”空倚月也說不上來自己在不滿什麼,乾脆使着xin子說道:“反正就是覺得有點煩躁!”

 “嗯,懷了孩子,脾氣也見長了!”

 空倚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xin也只有這個,伸手撫摸着小腹,問道:“你說這孩子會是男孩還是女孩?”

 “都好。”

 空倚月笑着說:“我就希望是男孩,要是能夠長得跟你小時候一樣,就好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話,那一定很好玩!”空倚月想象着縮小版的付靳庭胖嘟嘟的模樣就覺得很可愛。

 “沒事,如果不是男孩子,我們接着往下生。”

 空倚月取笑他:“生那麼多孩子做什麼?一個就夠了。”有一個孩子,然後給他全部的愛。

 付靳庭說:“孩子的事情隨緣,你也別想太多,水到渠成,而且要生不生,我們現在也不好說。”

 空倚月也覺得自己想得有些遠,眼下最要緊地就是安心地養胎,把孩子生下來。

 在付靳庭的懷裏窩了一會後,空倚月才想起說:“剛纔不是滿欣說起,我倒忘了候光略結婚的事情了,我們要什麼時候回去啊?”

 “就那麼想去參加他的婚禮?”

 “也不是,不過那天他特意打電話給我,我答應了的,做人總不該言而無信吧?”

 付靳庭就不待見候光略,恨不得他沒能見到她,就意味深長地問了句:“他什麼時候結婚?”

 空倚月說:“過兩天。”

 付靳庭最後只給出了似是而非的答案:“看時間。”

 不過,可能xin不大。付靳庭又在心底加了一句。

 空倚月跟沈溱還有付靳庭回到青臨市後,候光略的婚禮已經早在兩天前結束了。

 沈溱要求直接回付家,空倚月跟她相處了半個多月,也知她很照顧自己,雖然是託了肚子裏孩子的福。但當她提議要回付家的時候,空倚月不好推辭說不。

 付靳庭也明白,只好說道:“等辦完了婚禮,我們就搬回去自己住。”

 沈溱不太高興,空倚月也不好說什麼。她知道付靳庭是怕她在付家住不習慣。

 好在家裏的長輩們都對她很好,知道她懷了身子,只讓她多休息,家裏有保姆,很多事情也不用她動手,廚房有油煙味,她聞不習慣,自然也沒辦法幫忙。

 付奶奶雖然很不喜歡她,但卻對曾孫子很上心。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就把所有的東西都準備了雙份,男女都有。各式衣服和玩具也應有盡有。還讓人在樓上收拾了兩間小房子,裝扮也是男女各異。

 空倚月沒事的時候,就坐在客廳裏陪她看電視,偶爾陪她一起擺弄玩具。

 等孩子三個多月的時候,付靳庭就將補辦婚禮的行程給提了上來。挑

 選婚紗、定時間去拍婚紗照,舉辦婚禮的時間跟地點還有流程等等……

 空倚月休息地不錯,精神也很好,始料未及的是,等到了婚紗店後,剛下車她就開始反胃嘔吐。

 付靳庭見她吐了許久,辛苦至極的模樣,就臨時取消了試婚紗的活動,就近把她接回了自己的別墅。

 空倚月回去後睡了一覺,才感覺舒服了一些。本來還擔心孕吐反應會繼續,倒是沒有想到接下來幾天她仍舊吃好睡好。

 付靳庭每天都會提早下班回來,家裏有張嫂負責空倚月的飲食,還找了一個年輕的保姆幫忙打掃衛生。

 等回到別墅不到一星期,某天早晨醒來後,她又開始乾嘔,展到後來是吃什麼就吐什麼,有時候是剛入口就吐,空倚月被折騰好幾天,好不容易養胖的小臉立即就瘦了下來。

 付靳庭急得沒有法子,問醫生,醫生只說是正常的孕吐現象,而且懷了孕,不可以吃藥。說是耐心地等過了段時間就好。

 付靳庭每天見她那樣子只覺得難受,有時候她吐得上氣不接下氣,眼眶紅紅,小臉更是慘白慘白的。付靳庭每每抱着她的時候都說:“生個孩子這麼折騰,以後不生了!”

 空倚月食不下咽,四肢無力,精神又不好,抱着他的時候就忍不住想埋怨他:“都怪你!”付靳庭除了連連應是,哪裏還能說什麼。

 好在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月後,空倚月漸漸吃得下飯了,而且每天的吐好幾次展到一天只吐一兩次時,付靳庭簡直鬆了口氣。再到後來,她孕吐好了,養了幾天,臉色也開始有些紅潤了時,他才安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