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喜悅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1:41
A+ A- 關燈 聽書

 臨近產期,付靳庭的神經尤其緊張,相反的是,空倚月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的折騰,又許是沈溱跟平嵐的安慰有了效果,她倒是心態極好,只等着這個磨人的孩子出世。

 付靳庭這幾天總感覺眼皮一直跳,沈助理見他開會心不在焉,知道他家裏的那位這些天是預產期,老闆這麼煩躁,可見對大人孩子很重視啊!

 付靳庭好不容易熬到會議結束,回辦公室拿了車鑰匙,就吩咐道:“我先走,有緊急重要的事情打電話給我。”

 沈助理見他神色有着明顯的匆忙,立馬應了聲:“好的!”

 付靳庭到了別墅後徑直去了臥室,現臥室空蕩蕩地無人影,又跑下樓問了在大廳的奶奶,“奶奶,倚月人呢?”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奶奶早已習慣他這陣子每天回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空倚月了,指了指後面的院子說道:“在後面院子裏納涼呢!你急什麼急,這個一大個人,還怕我們看丟了?”

 付靳庭難得有了笑意,“奶奶,你說哪裏的話,我只是問問而已。”

 付奶奶一臉的“我不相信。”付靳庭也不多管,快步地就往院子走去。

 院子裏有一棵高大的綠樹,樹葉長得蔥蘢蒼翠,空倚月就躺在樹下的上椅裏愜意地睡着,右手裏的書早已脫落,正斜斜地攤開在了自己的胸前。

 付靳庭走過去時,恰好微風帶動了颯颯的樹葉,陽光透過枝葉在地面上以及她身上灑下了斑駁的陰影,隨着樹葉的晃動,影子也在徐徐來回移動。

 付靳庭站着看了她一眼,見她黑長的眼睫毛正緊緊合攏在一起,呼吸均勻,看似睡得很熟。

 他俯身輕柔地將她的耳畔的絲別到耳後,見她仍不見醒,低頭吻了她眉心,將被她壓在角落的薄被輕輕地蓋在她身上。

 空倚月睡得周身有些酸楚時,才忍不住睜眼醒來,見付靳庭在,有些意外:“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了?”

 “下次不要在這裏睡了,外面涼。”

 空倚月見自己剛纔看的書已經端正地擺放好了在一旁的茶几桌上,知道自己肯定又是看書看到一半就睡過去了,不過,“現在是七月份,怎麼可能着涼?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這麼一塊涼快的地方。”有了孩子,付靳庭極少讓她吹空調,說是怕對孩子不好。

 “等孩子出生後,你要怎麼涼快都行,現在要以孩子爲主。”

 空倚月忍不住笑了,“付靳庭,你逗我嗎?生完孩子還要坐一個月的月子呢,不能洗澡不能吹空調,光是想想,就覺得有點可怕。”

 “那你現在怕嗎?”

 空倚月知道他每天晚上都要醒過來好幾次,就怕自己突然要生了,只好笑着緩解他情緒:“不怕,媽說了,每個女人都得走這一遭的,忍忍就過去了!”

 付靳庭心想:你還真淡定。

 空倚月知道他很喜歡這個孩子,也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只是有些不明白,竟然這樣的話,爲什麼上一世他反是不急着跟聶靈薇結婚呢?

 “靳庭,如果沒有我,你還會跟其他人結婚生子嗎?”

 付靳庭不回答這樣的假設xin問題,“但事實跟重點都是,現在有你,而且跟我結婚的人是你,孩子的媽媽也是你!”

 空倚月莞爾一笑,也有道理,現在木已成舟,什麼都按着自己最初的設想展,未來裏她有一個調皮搗蛋的孩子,還有一個愛這個家的丈夫,她會過得很開心很圓滿的。竟然如此,又何必多想。

 不僅付靳庭跟空倚月期待,似乎付家裏所有的人都在翹等待着這個孩子的降臨,第二天早上的三點鐘,空倚月就被肚子的陣痛驚醒了,她本以爲只是疼一陣子,結果剛緩和了一點兒,不到幾分鐘,陣痛又開始襲來,並且比起上一次越加令人疼痛難耐。

 付靳庭敏銳地察覺到了她的異樣,忙問她怎麼了?

 空倚月咬牙,伸手捂着肚子,只能費力地說了一個字:“疼……”

 付靳庭連忙抱起她,連拖鞋都來不及穿,就抱着她下樓。付修遠跟沈溱聽到動靜,也趕忙起身,一見空倚月已經疼得額角冒汗,只知道是要生了。

 付修遠連忙打開大門,將車子開了過來,沈溱也忙拿了早準備好的衣物,一同跟了去。

 由於在出的時候就已經聯繫好了醫生,到了醫院後,空倚月立即就被推進了產房。

 付傾睿接到沈溱的電話,說是空倚月要生了,也立即趕了過來,順路帶上了沈溱讓他帶過來的付靳庭的全套衣物跟鞋子。堂堂大總裁,穿着睡衣,赤着腳也着實不成樣子。

 付靳庭在房外焦急地走來走去,付傾睿看得眼都花了:“大哥,醫生不是說了可以順產嗎?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是我老婆生孩子,又不是你的,你肯定不緊張!”

 付傾睿閉嘴了,付靳庭能夠用這樣的話反駁,也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煎熬地過了三個多小時,等夏日火紅的朝陽染紅了大半邊天的時候,產房裏傳來了洪亮的嬰兒啼哭聲。隨後有醫生走了出來,說了句:“母子平安!”

 在場的人都不禁地鬆了口氣,喜悅瞬間就爬上了眉梢。

 孩子出生的第一天晚上,名字就被敲定了。付爺爺過來醫院看孩子的時候,邊看邊笑嘻嘻地說了句:“付家終於後繼有人了,這孩子就叫付管絃吧!我可是翻了快兩個月的字典才決定用這個名字的!”說完,根本不給大家抒意見的機會,“你們誰都不許說不好!”

 空倚月默默地擡起眸子看向付靳庭,付管絃嗎?貌似也挺好聽的。

 付靳庭見她嘴角揚着笑,知道她也鐘意這個名字,便笑着回了付爺爺,“好,那就叫付管絃吧!”

 空倚月笑了笑,這個小家夥來到世界的第一天就擁有了自己的名字,而接下來的每一天,她會跟付靳庭,跟家裏的每一個人一起見證他的所有成長。

 付靳庭趁着家人都在哄抱着這軟綿綿的兒子時,悄無聲息地退到了空倚月的身旁,俯下身子,拉着她的手,緩緩地貼近她耳畔說了聲:“我們的孩子終於出生了。空倚月,這輩子我會好好照顧你們的。”

 承諾無需華麗,只要樸實暖心就足以。

 “好。”空倚月與他十指相扣,“靳庭……”幸好這一輩子,我們走到了一起。

 ——幸好,我的人生還未結束。

 【——正文完結,番外待續。——】

 笙欹。

 寫於2o15-5-o3凌晨。

 *本文獨家於,請勿侵權轉載!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