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夫妻吵架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48:25
A+ A- 關燈 聽書

 見老公氣得確實不輕,言小念有些懊惱的咬住下唇,慢慢挪到蕭聖的身後。

 她什麼都沒說,只是從後面抱住他,溫柔的把臉貼在他的後背上,讓他們之間的熱度隔著一層薄薄的襯衫,互相傳遞。

 蕭君生給的這筆財產,言小念本來是不想要的,因為蕭聖不喜歡。

 夫唱婦隨的道理她懂,但聶芫的出現讓她莫名的騰起一股沖動……

 也不能說是沖動吧,因為言小念並不覺得收下這筆財產有什麼不妥。

 即便蕭聖和蕭君生脫離關系的聲明已經登報了,但在法律上並沒有效力。爹就是爹,哪怕他是一個魔鬼,他也撫養過蕭聖……

 何況蕭君生也算不錯的了,他那麼有錢有勢,每天當新郎都行,一生卻只有過兩個女人,渣得不算徹底。至于他為什麼晚節不保,還真讓人搞不清楚。

 也許老男人對年輕女孩都有一種執著,就像花爺那樣?

 更或者,聶芫是他的劫難,他必修渡劫?

 雖然這個理由太過荒謬,但言小念一直覺得世上萬物都不可以太完美,人也一樣。蕭君生攤上這個污點,也許是必然的結果。

 只不過因為夏瑾的死,讓他的罪孽變得不可饒恕……

 “老公。”靠在蕭聖背上趴一會後,言小念輕輕的喚了一聲。

 蕭聖沒回應,起伏的胸口間還隱約藏著怒氣。言小念心疼,用下巴蹭了蹭他,柔柔弱弱的請求道,“別生我的氣了,好嘛?”

 她一撒嬌,他立刻就沒脾氣了。蕭聖臉色緩和了很多,“也不能怪你,我早該把甦沛之趕走。”

 “我覺得他來的挺好。”言小念松開蕭聖,轉身到沙發前坐下,“蕭家的錢本來就是你的,你不要,難道送給別人?就算你把所有的錢都孝敬給聶芫,最後贍養蕭先生的人,也只是你。這錢你要是不喜歡,我們就拿來做慈善,這世上需要幫助的人還有很多。”

 “你是不理解我失去母親的痛苦!”蕭聖猛然回過身來看向她,黑眸微微泛紅,“我只想讓她好好的活著,卻始終不能夠!我——”

 “我怎麼不知道?”言小念被吼得額上青筋直跳,眼里泛起一層水霧,“但是媽之所以會死,和我父母也脫離不了關系!那個花爺……他是我外公的宿敵,你要恨就恨我好了!”

 “你說什麼蠢話!”蕭聖冷著一張俊臉,“和你有什麼關系?你母親也是受害者,你們都是無辜的。”

 “那就只追究花爺的責任好了,何必拿蕭先生出氣?”言小念說話有些沖,一定要護著自己的公公。

 蕭聖眸子里劃過一絲冷意,“言小念,你到底向著誰說話?我媽哪里沒對起你?”

 “不是……”言小念擰起秀眉辯解道,“蕭先生雖然有錯,但他畢竟是離過婚的人,愛娶誰娶誰。他唯一的罪責是在婚禮上換了新娘,但那最多只是道德層面上的缺失,沒有觸犯法律,只能說咱媽沒福分……”

 “行啊,言小念。”蕭聖被氣笑了,“我還真沒看出來,你是個看錢說話的勢利小人,我媽沒留錢給你嗎?你怎麼敢對我亡母不敬?”

 意識到自己措辭不當,言小念趕忙捂住嘴唇。

 過了幾秒,她才陪著笑,柔聲解釋道,“我是說,媽不該輕易離婚。蕭先生從年青時代就是一塊香餑餑,和你的風頭差不多,媽又不是不知道,所以……離婚不就是給別的女人挪窩嗎?我就打死不和你離婚,這麼優秀的老公,必須死命的抱著不撒手。”

 “你行,小嘴吧吧的。”蕭聖瞪了她一眼,拉開門往外走。

 但不得不承認這壞丫頭說的有點歪理,而且她的語言具有藝術xin,每一句話都能夸到好幾個人,有褒有貶,讓人無法動怒。

 “我說的不是實話嗎?”見他還生氣,言小念急了,沖著蕭聖的後背嚎叫,“聶芫早就對蕭先生垂涎三尺了,怎麼沒早點嫁給他呢?因為沒機會。夏夫人挪了窩,人家當然頂上咯!這就跟排隊買票似的,你走了誰還給你留位置?”

 所以都是命,啥都別怨。

 蕭聖不和她吵,準備到隔壁房間去冷靜一下。他剛打開門,就听到後面“啪嗒”一聲。回眸一顧,只見言小念又開始剝夏威夷果。

 因為用力,她的指尖微微發抖,手臂瘦得讓人心疼。

 最終,她把果肉剝掉了。言小念彎腰從地上撿起白色的果肉,吹了一下,直接就放進嘴里嚼了。

 “……”蕭聖黑眸一縮,又邁著大長腿返回來,從妻子手里接過開果器,“你給我吐出來。”

 這也太不講衛生了,所以說言小念離開他能行嗎?

 “三秒規則你沒听說過嗎?食物落地後只要在三秒鐘內撿起,就可以吃。”言小念不肯吐,嘴里含糊的說道。

 蕭聖二話不說,捏住她的兩頰,逼迫她吐了出來。

 什麼三秒規則,實在是荒謬。

 接下來的十分鐘里,蕭聖就默不聲的剝殼,言小念就安靜的吃著,偶爾拿一粒遞到蕭聖唇邊,他也不肯張嘴。

 言小念就先咬在自己牙齒之間,去喂他。

 蕭聖本來不為所動的,但小妻子的牙齒太漂亮了,嘴唇紅嘟嘟的,比剛采摘的新鮮櫻桃還嬌,所以他眼神僵直了幾秒之後,就……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嗯,唔……”吵架的時候親吻,似乎更有感覺,一陣陣電流穿過心髒。

 鼻尖傳來老公灼燙好聞的氣息,言小念熱得臉上泛起一層桃花粉,指尖捏緊他挺括的襯衫,整個人頭暈目眩。

 “過來,寶貝。”蕭聖平坐好,聲音沙啞的呼喚她,可言小念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想過去卻動不了。

 蕭聖只好換一個姿態,單腿跪在沙發上,強壯有力的手臂撈起妻子的細腰,靈活的指尖拂過她的扣子,一路向下……

 篤篤。

 正在夫妻準備甜蜜的時候,外面再次傳來敲門聲。

 “再敲一下試試看。”蕭聖被擾了雅興,真正怒了。不同于和妻子生氣,對待別人他是很殘忍的。

 保鏢害怕的厲害,呼吸都緊張了。

 “老公,不要發火。”言小念安撫他的情緒,然後皺眉問道,“什麼事?”

 “太太,聶小姐說有重要的事找你,如果你不見她,她唯有死路一條。”保鏢在門外回到。

 呵呵,她拿死嚇唬誰啊?愛死不死。

 言小念本不想理聶芫的,但蕭家現在負面新聞太多,如果聶芫真死了,不就又增添一些茶余飯後的談資?

 這樣不僅對蕭聖影響不好,以後言大發在學校也遭人非議……腦殼疼。

 這麼想著,言小念的情潮褪去,“老公,我去見一下聶芫,看她搞什麼?”

 “還是我去吧,你再睡一會,小富婆。”蕭聖幫妻子扣好衣服,抬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發頂,不忘嘲諷一句。

 以前他不怎麼不知道,言小念這麼愛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