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番外之難得傾心2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1:58
A+ A- 關燈 聽書

 鍾母一直都在唸叨向懿跟付靳庭如何如何好,其實根本原因不就是因爲他們兩人結婚早,孩子生得早而已嗎!

 鍾梓烊一直都有點不服氣,人家向懿大學的時候遇到了江滿欣,結果還那麼和諧地在一起結婚生子,付靳庭那廝雖然情路走得比較坎坷了些,但是細想,當初高中的時候,還不是空倚月主動的?

 所以,鍾梓烊歸結了一下自己現今都還沒能成家的原因,不外乎就是——遇人不淑!

 鍾梓烊一想到這個就納悶,可是等到了付靳庭的住所,一開門,那個軟綿的格子衣小身影立刻就撲到了自己的雙腿處童聲童氣地叫乾爸時,煩惱立馬給拋出了九霄雲外。

 付管絃這孩子,用空倚月的話來形容就是滑頭,知道誰寵他寵得入心入肺,他就一個勁兒地撒嬌要求,甚至有時候,付靳庭恐嚇教育他,他都時不時要跟空倚月賣萌求罩,無奈空倚月就算多麼疼愛他,也知道慈母多敗兒,也不敢多袒護。

 漸漸地,付管絃就知道自己的老媽不可靠,於是每次都哭着紅鼻子跟付靳庭眼瞪眼,嘴裏還說着下次回付家見到爺爺奶奶要跟他們告狀。

 可當空倚月正經地問他一句“告狀是什麼東西”的時候,他又一片迷糊,樣子特別無辜,

 鍾梓烊想起上一次親眼目睹他的小伎倆時,付靳庭那哭笑不得的神情,不由得心裏一喜,果真都是一物降一物。

 他彎腰將人給提抱了起來,掂量了一下,笑着說:“才多久沒見,小管絃你又重了好多斤了!”

 付管絃雖然小,可是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小正太一枚,怎麼可以允許你這樣侮辱自己的體重呢!於是他撇着嘴,不高興地說道:“鍾梓烊,不要不要!”

 付管絃剛開始學會說話的時候,叫得最多的是不是爸爸媽媽,也不是家裏的長輩,反而是鍾梓烊這些人的名字,就連向懿跟江滿欣,也被連名帶姓地喊了好一陣子。

 不過付管絃這娃真的很滑頭,喊江滿欣的時候,還會在後面加個“阿姨”,歸根到底不就是因爲滿欣每次都帶了好玩的玩具給他,偶爾還帶上他一起出門逛市嗎?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如今又聽到全名,鍾梓烊嚴肅道:“你再叫我名字試試,我保管待會帶向小陽出門也不帶你!”

 向懿家的女兒叫向陽,名字簡單寓意好,大家都習慣xin親暱地叫小陽。

 付管絃一聽,雖然不樂意,可還是閉嘴了,哼,不想跟你說話!

 空倚月從廚房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付管絃掙扎着要從鍾梓烊的身上下來,她擦乾了手走過去幫了兒子一把,付管絃一着地,立馬就跑去拿衝鋒槍了。

 空倚月笑道:“這孩子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自從生了孩子,空倚月都捨不得離開他,每天都在家裏幫忙看孩子。孩子滿週歲的時候,空倚月投資開了一家餐廳,因爲付靳庭的幫忙,裝修乃至廚師包括管理都甚少經過空倚月的手。

 空倚月有些不滿,跟付靳庭說道:“這樣子跟是你開的有什麼差別?”

 “當然有差別,錢是你的,餐廳的合法經營人也是你。”

 空倚月都不想回他一句:“那些錢還不是你給的聘金嗎!”說到底也還是他的!

 一開始雖然還是有點不能接受,不過後來江滿欣開導說:“你們都結婚生子了,介意那麼多還算是夫妻嗎!”

 貌似也對,於是空倚月連這個也不糾結了。

 鍾梓烊看着空倚月的一身淺色連衣裙,越有了女人味,不禁打趣說道:“你這樣子要是復出,完全沒有人知道你結婚生子了!”

 空倚月掃了他一眼:“能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嗎?”娛樂圈工作不定時還不定點,她沒辦法安心把付管絃放在家裏。

 鍾梓烊一笑,問道:“付靳庭人呢?”

 “在樓上書房。”空倚月說完,便接着說:“前兩天鍾阿姨來了,說起了你的婚事,看來逼得挺急的啊!真是可喜可賀啊!”那笑意,跟付靳庭還真有點像!

 “空倚月,你這是幸災樂禍嗎!”

 “哪裏,我只是想問你,需不需要幫忙?”

 “介紹對象?你覺得我媽介紹地還少嗎?”

 “那你怎麼還單着?”

 “不就是沒感覺嗎?要過一輩子的人,如果自己都沒有感覺,那豈不是度日如年!”

 空倚月笑,“也沒有那麼誇張!”

 正說着,付管絃懷裏抱着衝鋒槍就衝了過來,“乾爸,槍!槍!”說着還炫耀似的擺了個pose。

 付管絃長得跟小時候的付靳庭如出一轍,除了眼睛跟鼻子像極了空倚月外,單是看着,都覺得他可愛至極。

 鍾梓烊捏了捏他的臉,問道:“要不要乾爸帶你出去玩,要的話,就多叫幾聲乾爸來聽!”

 小管絃似乎在琢磨着劃不划算,過了一會,才興致勃勃地喊了兩聲“乾爸!”

 鍾梓烊格外受用,牽起他的小手,付管絃那叫一個開心。

 “付管絃!”空倚月佯怒。

 “媽咪,要出去!要出去!”他說着又指了指外面。

 鍾梓烊說道:“放心,我會把他安全送回來的。”

 空倚月倒是不擔心這個,“這孩子精明地很,別到時候盡惹麻煩你還得給他收拾爛攤子。”

 鍾梓烊不介意:“那就收拾吧!”

 一語成讖,鍾梓烊把人帶出去還沒一個小時,車子半路爆胎,他轉身去打電話,回過身來,人就不見了身影。

 鍾梓烊嚇了一跳,四處看不到人影,喊了幾聲,仍舊沒有迴應。鍾梓烊嚇得不輕,找了幾圈,還是沒有見到人。

 這裏是公路的偏僻路段,鍾梓烊立馬打了電話報警,警察在那頭說什麼人失蹤不到二十四個小時不能立案,鍾梓烊罵了一聲,“靠你嗎的!你還要不要養家餬口,那是付家的寶貝曾孫,要是你再拖延,小心你辭職滾蛋!”

 等打完電話,警察還沒過來,鍾梓烊擴大範圍找了兩圈,幸好的是看到了小管絃在一輛黑色的車子使勁地要開車門。

 鍾梓烊瞬間鬆了口氣,這孩子,才一會時間,竟然跑了這麼遠的路。

 “付管絃!”鍾梓烊語氣難免重了些,“你怎麼亂跑!”

 “車車車!”付管絃指着車子:“我們有車!”

 鍾梓烊瞬間有些明白了,他是因爲知道他們的車子爆胎了,所以才自己找車子來了?

 付管絃抱起他,“那是別人的車子,我們不用他們的!走,乾爸帶你回家!”將人抱在了懷裏,鍾梓烊才將懸在心上的石頭放下了,要是付管絃真的走散了或者被綁架了,他要怎麼跟付家交代!

 好在有驚無險!

 鍾梓烊將他的帽子壓低了許多,在他頭頂用了點力,類似警告:“付管絃,下次你再亂跑就不帶你出來了!”

 付管絃看着鍾梓烊略微生氣的模樣,很不道德地笑了。

 丫的,感情這孩子是故意的!

 鍾梓烊慶幸自己理智沒有立刻跟付靳庭說付管絃不見的事情,不然估計這會人都急翻了。

 將人送回付家後,鍾梓烊覺得自己更累了,半路還接到了警察局的電話,雖然人找到了,還請他回去銷案。

 鍾梓烊都想罵人了,那會說不能立案,搬出付家,你就可以給立案是個什麼玩意啊!罵完了,還是驅車去了警局,誰叫他是良好市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