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番外之難得傾心3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2:07
A+ A- 關燈 聽書

 鍾梓烊剛踏進警察局,就聽到了一個渾厚的中年男人板着聲音在教訓人:“喂,小姐,你這樣不說話也根本不能解決事情啊!要不打個電話給你家人或者朋友過來領人吧!”

 哪怕這樣說了,對面安坐在椅子上的女人還是一動不動。

 那中年男人明顯有點急了,“小姐,你就算繼續在警察局耗着,我們也不能立刻就查出小偷啊!也沒辦法馬上就把你丟了的東西給找回來啊!”

 所以,你就算一整天賴在這裏也根本於事無補。

 徐傾心聞言,好看的眉心微微皺了下,她知道自己是有點強人所難了,可是她不但行李不見了,連着手機、現金、銀行卡、還有自己最寶貴的相機都不見了!

 她心裏那叫一個惱啊!自己跑了法國跟意大利去拍了那麼多滿意的鏡頭,纔剛到青臨市轉機,一下飛機,一個不留神,啥都不見了!她真心後悔自己今天就不該在青臨市落腳的。

 心裏不舒服,可是依舊實話實說:“我的手機跟銀行卡還有現金全都丟了,大叔,我不指望您,我現在還能指望誰啊!而且,我在青臨市人生地不熟的,你讓我這個身無分文的女孩子上哪兒去啊!”

 大叔?

 中年男人一怔,義正言辭地糾正道:“我沒那麼老,叫大哥!”

 徐傾心狡黠一笑,如他所願地喊了一聲:“大哥!拜託你一定要幫我找到那些!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相機!”

 鍾梓烊一聽,倒是覺得有趣,現在這個世界,還有人不在乎錢的,反而在乎一個相機。

 “可是,你看,一沒證人,二沒錄像的,找回來的機率也渺茫,你還是回去等消息吧!”

 徐傾心心裏腹誹:親,您這是讓我露宿街頭啊!想到這個就問道:“大叔,哦,不對,大哥,青臨市的治安怎樣?要是我露宿街頭,會被劫色嗎?”

 那警察額角滿是黑線。

 徐傾心也不等他回答,自言自語道:“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大白天的我行李都能丟,晚上還是自力更生吧。”她想着,要不讓徐傾城過來拯救一下?可是,他的手機號碼是多少來着?

 她試着回憶了前面六位數,剛想起來,又覺得好像不是這樣排列的……

 那警察也不想跟她繼續耗了,只想着趕人,“你到底要不要走?”

 徐傾心鄙視:“大叔,這服務態度不太好啊……”可也不跟他繼續打含糊,起身的時候,邊回憶着徐傾城的手機號碼,邊擡頭,眸中盯着直直撞進自己眼簾的鐘梓烊,不免驚訝地多看了他幾眼,令鍾梓烊意外地是,她卻說了句:“我認識你!”

 鍾梓烊雖然不像付靳庭那樣在青臨市有影響力,可也算是小有名氣,他不以爲意地笑了一聲,“你這搭訕的手法很老套。”

 認識他鐘梓烊的名媛多了去了!

 徐傾心被他這麼一回駁,不由得臉色一尷尬,解釋道:“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我不是想跟你搭訕,哦,不,也不是這樣說……”

 徐傾心覺得肯定是因爲自己中午沒錢吃飯,所以這會兒才語無倫次。

 鍾梓烊看了她一眼,柔滑的短及肩,看着倒是乾淨利落,五官雖說不上讓人驚豔,可也算是那種讓人一看就過目不忘的美。他掃視着她,貌似從來沒有見過這號人物。

 徐傾心今天穿着的是白色長袖紡紗上衣,中間搭了黑色的腰帶,下身是及膝的黑色裙子。

 見他上下打量自己,不由得也跟着看了自己的衣着,好像沒什麼毛病啊!

 “那個,我覺得我得解釋一下,就是我叫徐傾心,徐傾城是我哥哥。”徐傾心怕是他不相信一樣,又補上了一句:“是親生哥哥。”

 鍾梓烊聽到徐傾城的名字,倒是愣了一會,他之前跟徐傾城合作過,徐傾城那人目光精到又有遠見,而且爲人也爽快仗義,他一直都想找機會跟他繼續第二次的合作。有些意外的是,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他的妹妹?

 徐傾心急急說道:“我真的是他妹妹,因爲今天在青臨市下機時,一沒留神,行李都被順走了!身份證也在行李箱裏。”

 鍾梓烊沒有說話。

 徐傾心繼續說:“我有看到你們合作的報道,所以對你有印象,你可不可以打個電話給我哥,讓他過來救濟我一下!拜託拜託!”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鍾梓烊其實根本不想攤上這樣的事情,不過,看着她那水靈的大眼睛,莫名其妙地就拿出了手機,“你是不是他妹妹,我打電話確認過後再說。”

 徐傾心一笑,只要能聯繫上徐傾城就好!於是連聲說:“謝謝!謝謝!”

 電話剛接通,鍾梓烊還沒開口,她倒是立刻朝着手機那頭喊了聲:“老哥!快來救我!”

 電話那頭的徐傾城一愣,鍾梓烊也是,她靠過來的那個瞬間,竟有淡淡的香味飄了過來,那種味道很獨特,他從沒有聞過,只覺得格外沁人心脾。

 他看着因她的動作而掃過肩側的黑,忍不住微微眯了眸,那種想要更加親近的念頭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強烈。

 徐傾心現他不說話了,瞧了眼他的臉色,似乎並不怎麼好,才知道自己剛纔那舉動有些越矩了。

 徐家就她一個女兒,不僅莫家的長輩寵她,徐陌淇跟莫婕妤更是放養式的由着她自由生長,唯一對她有些霸道式管東管西的人就只剩下徐傾城了,不過,她也深知,就算徐傾城表面再怎麼說她哪裏哪裏不好,一碰到什麼事情,第一個衝到前面護着她的人也是他。久而久之,徐傾心越過得恣意瀟灑了。

 連同畢業後,她也是心無牽掛地拿起了相機,時不時跑出國繞着地球到處轉。

 鍾梓烊回神過來,見她不好意思地朝着自己笑了笑,示意他繼續聽電話。

 徐傾城有些沒能反應過來,“鍾總,傾心跟你在一起?”

 鍾梓烊回道:“她是你妹妹?”

 “是啊!”聽得出來,語氣有些無奈。

 “她說她行李被偷了,現在身無分文。”話音剛落,想起她剛剛說到的露宿街頭,不免設想:如果沒有巧合地遇到自己,她真的打算去露宿街頭?

 徐傾城扶額,“她那毛毛躁躁的xin子,我跟她說了無數次了,她就是不長xin子!”隨後想到自己現在出差在外,就算現在趕去青臨市也沒有航班,只好拜託鍾梓烊說:“鍾總,還麻煩你先安置下她,找家五星級飯店把她扔那裏,我明天過去領人。”

 才簡單幾句交流,鍾梓烊卻肯定兄妹兩人感情很好,自然也不能拂了徐傾城的面子,說道:“徐總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剛掛完電話,徐傾心就眨巴着眼睛問道:“我哥怎麼說?他要過來嗎?”

 鍾梓烊看着她充滿希冀的目光,玩心一起,說道:“你哥不想理你。”

 徐傾心驚訝。

 鍾梓烊雙手環胸看着她,“所以我要不要幫你找個安全點的街道,好讓你露宿?”

 徐傾心回以一笑:“那還麻煩你了!不過,我哥肯定捨不得的,我猜他一定是把我託付給你,所以,鍾先生,勞煩了!”

 鍾梓烊驚訝於她的胸有成竹,可也臉色一頓,鍾先生?這稱呼着實比“鍾總”還見外。

 “你不用叫我鍾先生。”

 “那叫鍾梓烊?”

 他想了會,回道:“隨意。”

 “行,那……鍾梓烊,你送佛送到西,順路借我幾百塊錢讓我吃頓飯吧!我快餓暈了!”

 “……”鍾梓烊一時無言以對,想說“活該!”可是想想,兩人才剛剛認識,這樣帶着親暱色彩的話真心不適合,也就沒接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