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溜回丈夫身邊

發佈時間: 2023-06-18 22:52:17
A+ A- 關燈 聽書

 “你說什麼?”蕭聖有些不滿的睨向妻子,“這個貶義詞怎麼可以用在我的身上?我連指甲縫都刷得干干淨淨,然後噴上護理液,其它部位就更不用說了,你不是知道嗎?”

 言小念充耳不聞,抬手玩著阿貝頭上的小茸毛,像給小猴捉虱子似的。

 從余沖到蕭聖,從言大發到大灰狼,誰的頭發都沒逃過她的魔爪。

 “你純粹是報復,那我也不客氣了。”蕭聖把阿貝抱進自己懷里,然後低頭就吻在言小念的耳畔……

 直到把她親得渾身酥麻,連反抗的力氣都沒了,他才抱著孩子,一臉禁欲的走了。

 言小念過了幾秒才緩過神來,看著他挺拔的背影,無奈一笑。

 這男人真是……邪惡又霸道。

 然而,她就是喜歡自己的男人……

 吃晚飯的時候,王居先生在兩個女婿的陪同下,喝了點酒。

 蕭聖和宮炫默對他都很孝順,王居夫婦也算是晚景有福,女兒美,女婿帥,兒孫成群,人丁興旺,二十多年的苦沒白受。

 晚飯後,一家人又圍著桌子吃水果,言小念的口才是最好的,不管說什麼,都能把一桌子人逗得發笑。

 小薰則比較沉靜,口才不好沒辦法。

 不過,有靜有動才是美。

 “咱家團圓了,就缺言教授一家啦!”秦仁鳳看向言小念,“你秀晶阿姨打電話來,說過幾天就能回來了。”

 “那太好了,我會去機場接爸爸和秀晶阿姨的。”言小念吃一個菠蘿蜜在嘴里,用手肘踫了下蕭聖,“你去嗎?”

 “我基本沒空。”蕭聖自然要回絕的,他不想看到言雨柔。

 “他不用去。”秦仁鳳也替女婿說話,抬手幫言小念順了一下頭發,“到時候我陪你去接。”

 “我也陪姐姐去吧?”小薰征求意見。

 “不用,你好好學習,高考重要。”秦仁鳳溫柔的看向小女兒,“晚上我和小念給你輔導一下英語,我們都是海龜。”

 小薰有些不好意思,“我沒有語言天賦。”

 “怎麼會?”宮炫默給她爭面子,“你的水平已經很不錯了,前段時間不還當翻譯的嗎?”

 “當翻譯?”秦仁鳳還真不知有這一段。

 “說來慚愧,我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應聘翻譯,結果上班第一天就和人打起來了,還是珍珠幫我擺平的。”

 小薰紅著臉,把自己在“觸景”上班的事情說了一遍。

 “她能給你擺平什麼?”蕭聖想笑,“就算打架,也應該是鄔珍珠挑起來的。”

 “喂,你別揭露我朋友好不好?”言小念壓低聲音,不滿的對丈夫說道。

 蕭聖便不再說話,拿起一片菠蘿蜜,剝掉籽喂妻子嘴里,小夫妻倆如膠似漆,哪還有吵架賭氣的影子?

 王居先生表示滿意,又看向宮炫默,“等小薰高考完畢,你們也考慮訂婚吧,至于婚禮什麼時候舉行,你們兩個商量好,再報我這里來。”

 “是,爸爸。”宮炫默和小薰一起回答。

 一家人幸福的聊著天,夜色漸深,耳邊傳來蟲鳴聲,露水夾雜著花香在空氣里氤氳。

 見阿貝和小舟舟要睡了,秦仁鳳沖了牛奶,喂兩個孩子喝,喝到一半,小家伙們就睡著了,小嘴偶爾還吸一下,可愛極了。

 舟舟小公主比阿貝能吃,也比阿貝肉乎,深得大家的喜愛,都圍著她看。

 阿貝身邊冷清很多,不過,他有媽咪的懷抱就夠了,媽咪最親……

 等兩個寶寶徹底睡熟,蕭聖和言小念就親手把他們抱回房間,讓他們躺著好好睡。

 “我今晚也想早點睡。”王居先生站起來,這段時間他一直帶孩子,很久沒早睡了,今晚喝點酒,就有些犯困。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我先陪你爸過去。”秦仁鳳打了個招呼,也站起來。

 “我沒事,你陪女兒們說說話。”王居先生知道妻子想念兩個骨肉,娘三在一起聊聊體己話吧。

 “爸,那今夜就讓媽和我們一起睡了哦!”小薰調皮的說道。

 “可以的,女兒。”王居先生對她笑笑,慈父的氣質非常迷人。加上他顏值本來就高,上唇還留了一排精致的胡須,高貴如中世紀的帝王,莞爾一笑,簡直帥呆了。

 “媽,我爸好帥啊,你從哪里找來的帥老公,獨一無二!”小念從育兒室出來,抱著父親的手臂蹭了蹭,撒了下嬌。

 王居先生慈愛的摸了摸女兒的頭,心疼她受的苦,眼眶有些濕潤。

 “好了,別膩歪了。”秦仁鳳見丈夫有些難過,連忙給打掩護。父愛如山,不可以表現出脆弱一面。

 “媽,您也去。”言小念輕輕推了母親一把,低聲說道,“我爸喝酒了,您至少幫忙脫下衣服,擦個臉什麼的。”

 “知道了。”秦仁鳳服從女兒的安排,她平時對丈夫也很體貼的,丈夫也疼愛她,夫妻倆很恩愛的。

 回到房間之後,王居先生脫掉外套丟在沙發上,倒頭就睡了。

 秦仁鳳幫他脫掉褲子和襪子,又用溫水給他洗臉洗腳,伺候的無微不至,本來還想讓他漱漱口的,怕蛀牙,但見他睡得香,她頓時舍不得折騰了。

 就一晚上不刷牙沒事的,而且丈夫喝了白酒,本來就可以保持口腔清潔的,因為白酒可以殺菌。

 “阿寒。”秦仁鳳坐在床頭,深情地看著丈夫俊美依舊的臉,“我今晚陪女兒們了,就一晚,你一個人睡,嗯?”

 王居先生睡得正香,唇角微微上揚,非常好看。

 秦仁鳳心里發燙,低頭在丈夫唇上吻了一下,他清冽的氣息,伴隨茅台酒的醇香瞬間漫進鼻端,好聞的令人心顫。

 王居先生緩緩睜開眼,看著妻子美麗的眼眸,溫情一笑,“去吧,只是別熬太晚,傷身體。”

 “我舍不得你。”四目相對,秦仁鳳的眼圈紅了。不是她矯情,而是夫妻重逢之後,他們沒有一個晚上是分開過的。

 她想到了被蕭君如陷害追殺的那段歲月,阿寒帶著她東奔西躲,在護林員廢棄的小屋里,炖美味的蘑菇湯給她喝……

 只不過因為蕭聖的到來,意外打翻了那鍋湯,沒喝上,可味道卻在靈魂深處留一輩子。

 “傻瓜。”王居抬手扣住她的後腦,輕輕摁在自己的心口上。

 所有的溫柔,都賦予無聲。

 過了一會,他才顫了一下雙眼皮,“實在想我的話,那就聊一會再回來,或者我陪你去,等下厚臉皮的把你拉回來。”

 “你不要起了,安心睡吧。”秦仁鳳摁住他,“明天也不要早起,睡一次懶覺,我做好早餐叫你起來吃,嗯?”

 王居先生優雅的閉了閉眼,表示知道了。

 “那我陪孩子們聊天去了。”秦仁鳳又在丈夫唇上親了一下,王居先生也張開唇,回吻她。

 深吻的瞬間,觸電般的感覺充滿心田,猶如熱戀。

 天知道,他們是那樣的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