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番外之難得傾心4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2:15
A+ A- 關燈 聽書

 鍾梓烊看着在自己面前毫不做作大口吃着飯菜的徐傾心,勾脣笑說:“我還以爲經常出國的人會比較鐘意漢堡牛排。”

 徐傾心嚥了一口,說道:“這個理論不成立!喜歡往外跑的人一般都戀家,尤其是我這種,一旦出去大半年,回來的那一刻,都恨不得跟祖國的大地來個親密接觸了!”

 這說法有點誇張,不過鍾梓烊也是笑了笑,徐傾心正看着他,走了會神,倒是安靜地低頭吃飯了。心想:鍾梓烊本人比鏡頭裏的更好看啊!

 默默吃飯,吃完後,她去了下洗手間,回來的時候鍾梓烊已經付完帳了,徐傾心也不矯情:“謝謝你,等我哥過來了,我讓他翻倍還你。”

 “你覺得我是缺錢的人?再說,請女士吃飯順路付賬的這種事情我覺得是個紳士該有的行爲。”

 徐傾心點頭,知道男人都比較愛面子,便笑着應了下來,說道:“看得出來,你輕車熟路。”

 鍾梓烊跟着她往外走的腳步一頓,糾正道:“我很少單獨跟異xin一起吃飯。”

 “啊?”徐傾心不解,他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是要跟自己解釋清楚?

 徐傾心也沒往那個方向想,只好解釋:“對不起,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

 鍾梓烊話剛出口,就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爲什麼要跟她解釋清楚,隨後聽她道歉,又覺得不舒服。徐傾心看着雖大大咧咧,實則很喜歡對陌生人用敬語,才見面不久,他便聽她說了好多次“謝謝”以及“不好意思,麻煩了”之類的,如今還多了一個“對不起”。

 鍾梓烊悶了聲,也只能草草回了句:“沒關係。”

 等將人送到酒店,用他的身份證開了房間,也不跟她上去看房間,“你晚上先住着,徐傾城說明天就過來接你!”

 徐傾心笑着跟他揮了揮手,“真心是謝謝你了!雖然我們萍水相逢!不過,我覺得你人挺好的!我們有緣再見!”

 鍾梓烊忽略了最後一句話的含義,反是問道:“我們才相處了那麼一會,你就斷定我是好人?”

 徐傾心也不惱他的質疑,微笑道:“看人不是都看第一眼就定生死了嗎?”

 這形容……鍾梓烊哭笑不得,“那你早點睡吧,晚安。”

 “謝謝,晚安!”

 鍾梓烊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停了半會才轉身離開。

 徐傾城的妹妹倒是挺有趣的!

 第二天一早,鍾梓烊還在睡夢中,就接到了徐傾城的電話,說是想請他吃早餐。

 因爲徐傾城的行程很趕,早上過來之後,倒是沒有想到那個丫頭竟是火急火燎地讓他買機票回m市,更是讓他幫忙把該補辦的證件趕緊辦好。

 徐傾城把新買的手機丟給她,“你能讓我省點心嗎?”

 徐傾心吐舌:“哥,我一直都很看好你的,這點小事,根本難不倒你的!嘻嘻,哥,我先回去m市,下午轉飛機去法國。”

 徐傾城眯眸,“你不是剛從法國回來?”

 “相片都沒了,我得回去補拍啊,不然沒法跟雜誌社交代!”

 徐傾城都拿她沒辦法了,“你這樣,被爸媽知道,看他們不訓你!”

 “那哥你幫我瞞着唄!”

 “你倒是敢說!”

 “嘻嘻,誰讓你是我哥呢!”徐傾心撒嬌,“對了,哥,你幫我謝謝鍾梓烊,昨天還多虧了他出手相助呢!”

 “你知道就好,”徐傾城說:“出於禮貌,你該當面謝他。”

 徐傾心搖頭:“你跟他熟嘛,我就不去見他了,而且,我趕時間!”

 徐傾城都不想說是誰害的他這個出差的人還要擠時間來回奔波的了,可心裏到底一點兒怨氣也沒有,反正他對徐傾心一直都是縱容的。

 打電話邀了鍾梓烊見面,說了幾句客套話的道謝後,鍾梓烊擺手說道:“徐總,你也不用這麼見外,我一直都拿你當朋友,昨天的事情就算是個陌生人,能幫忙的我還是會幫的!”

 徐傾城也乾脆,回道:“既然是朋友,那也不必叫什麼場面話上的徐總吧,叫我徐傾城。”

 正合了鍾梓烊的意思,“行!你也叫我名字就好。”

 兩人算是因着徐傾心這事,友誼倒是添了幾分。

 鍾梓烊途中隨意地問道:“徐傾心還在酒店嗎?”

 徐傾城無奈一笑,“她那xin子,怎麼可能呆得住,我剛來她就搭了早班的飛機回m市了,去那邊取了證件後,急着去法國。”

 “嗯?”鍾梓烊意外,可是臉上也不敢顯露太多,笑着反問了一句:“是嗎?”

 兩人此次見面,順路堅定了一下下次合作的念頭。

 鍾梓烊回去後,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可是哪裏不對,他又說不上來。

 一晃半月過去了,鍾梓烊剛下班回家,就被鍾母逮住了,“媽媽約了你錢阿姨一起吃飯,你跟我一起去吧!”

 竟然用的是肯定語氣,這就是意味着……

 鍾梓烊笑着打哈哈,“媽,我突然想起來我有東西落在公司了,我回去拿。”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鍾母哪裏不知道他的小心思,果斷道:“你今天要是去了,我接下來半個月都不煩你的終身大事!”

 條件似乎有些佑人……

 鍾梓烊思索了利弊,說道:“成交!”

 爲了接下來半個月的幸福生活,鍾梓烊決定忍忍!

 只是沒有料到的是會在餐廳裏偶遇文詩,鍾梓烊對這個女人實在是沒了印象,要不是她自己走過來,鍾梓烊也不會多注意一眼。

 文詩看着似乎挺乖巧的,可是一句話,就讓鍾梓烊對她刮目相看了,她說:“梓烊,你什麼時候回酒店,服務員說我們開的房間如果要續的話,得用你的身份證……”

 一句話,聽得鍾母黑了臉不說,座上的所謂的什麼錢阿姨跟她女兒也都是臉色一僵。

 鍾梓烊難免一笑,爲了照顧鍾母的面子,也爲了給文詩一個警告,睜着眼睛說瞎話道:“小姐,你認錯人了!”

 錢小姐似乎是鬆了口氣,文詩卻是咬着下脣做出了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

 鍾梓烊看着兩人的模樣,都覺得煩!動不動掉眼淚給誰看啊!

 他倒是喜歡隨xin而不矯揉造作的,就跟徐傾心一樣的。

 徐傾心,那個沒良心的人,自己怎麼說那天也出手幫了她,她倒是走得不聲不響,連最後一面都不給瞧下。

 鍾梓烊想到這裏,似乎怔住了,貌似找到了自己爲什麼這幾天都感覺心情不大舒坦的原因了。

 他出神,直到鍾母叫了他一聲,“梓烊,你得注意點,別什麼人見着了都黏上來。”

 鍾母認得文詩,不就是那個報紙上的女人嗎!一看就知道她對自己的兒子是蓄謀已久的,自然是沒了好臉色對她。

 鍾梓烊想明白後,只覺得豁然開朗,嘴角掛了笑,“媽,你也不用操心我的婚事了,我有喜歡的人,改天親自帶回家給你看!”

 鍾母一怔,怎麼突然就有喜歡的人了啊?“梓烊,你該不會是……”

 鍾梓烊站起身,朝着錢阿姨說道:“阿姨,您慢用,我有事先走了。”

 “梓烊……”鍾母也顧不上聽到他那樣說後,臉色有些蒼白的文詩跟錢家千金了。

 “媽,我要去追你兒媳婦了,不然都不知她要玩到什麼時候呢!”

 “呃?”鍾母詫異,難道真有喜歡的人了?不錯不錯,終於有喜歡的人了,那她總算可以不再忙活這些相親宴了,鍾母想到不久後他結婚,然後很快就有小孩子在膝下繞啊繞的場景,忍不住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