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番外之付管絃1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2:33
A+ A- 關燈 聽書

 青臨高中裏最近多了一則付管絃最是鄙視的流言:高一一班的向陽完全可以勝任校花?

 班上的鄭傑在說起這個的時候,付管絃很是嗤之以鼻,向陽?“你是還沒睡醒還是今天忘了帶眼睛?”他無情地反問道,眼裏盡是鄙夷。樂文 小說

 鄭傑滿臉不解,“啥意思?”

 付管絃說話也毒舌,“我一直以爲你只是眼光低,沒有想到今天我才真的明白了,你是根本就沒有眼光!”

 “喂,付大少爺,你敢這麼說也只不過是因爲你沒有見過人家向陽而已!”

 付管絃哼了一聲,今天是沒有見過,那是因爲之前天天見!

 付家跟向家的關係,可以從上面的好幾輩開始追根,那太久遠的事情付管絃才懶得去理清,他只知道,向陽的老爸跟自己的老爸是竹馬,向陽的老媽跟自己的老媽是青梅,如此一來,他跟向陽可以說是從小就一起長大。

 不過,付管絃這人也不是善茬,小的時候,不僅老搶向陽喜歡吃的東西不說,還經常整蠱她,害得向陽一看到他,就不由得心裏打顫。

 不過更讓人可恨的是,付管絃在欺負人的時候都做的天衣無縫,在長輩的眼中,完全就是一副好哥哥疼愛妹妹的模樣。

 他知道,向陽對他很有意見,但那些不滿的話最多就只是放在她肚子裏過濾一遍罷了,他太清楚向陽了,膽子太小,而且還不會告狀,他倒是期望她可以將他的惡行昭告天下,可是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向陽還真讓他刮目相看地一忍再忍了。

 付管絃想到這裏,就覺得沒趣了。

 鄭傑見他沉默,還以爲他是贊同自己的說法了,忍不住說道:“怎麼樣?要不要去一班看看?”

 付管絃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地罵道:“你有病啊!”

 付管絃小的時候雖然很調皮,可是相應的也很機靈聰明,說起來向陽也只是小了他幾個月而已,但是卻比他低了一個年級。

 當初付管絃讀一年級的時候,江滿欣有意思讓她跟付管絃一起開學,好彼此有個照應,但是讓人意外的是,剛說完這個話題幾天,向陽就病了,還病了近一個月,後來身體康復後,白嫩的膚色看着就跟無血色似的,向懿看着心疼,江滿欣也不捨得,於是就決定讓她多養養身子,下年再上學得了。

 於是,向陽鬆了一口氣,付管絃卻是在之後看到她,故意嘲笑了她好幾次體質虛弱。

 向陽很多時候就只是睜着水靈的眼睛看着他,啥也不反駁。

 就跟這會一樣。

 付管絃看着剛好從教室出來就迎面撞上的向陽,有些停滯。

 這裏是高二的教室,他不滿地盯了一會她滿是驚訝的雙眼,說道:“你來這裏幹嘛!”語氣裏帶着衝意。

 “沒、沒有,你們班主任找你們班長,麻煩你跟你們班長說一聲好嗎?”嬌嬌弱弱的模樣,付管絃光是看着都覺得鬧心。

 “你不會自己叫?”

 班裏已經有人眼明地注意到了向陽的存在,比如說鄭傑。

 鄭傑本還以爲自己看錯了,但是再三確定是傳說中的向陽之後,立馬走了過來,笑着打着招呼:“向陽,你來我們教室找誰嗎?”

 經付管絃那樣拒絕,向陽本尷尬地不知說啥好,一聽有人接話,立刻說道:“請問你們班長是哪位?你們班主任找他。”

 鄭傑獻殷勤說道:“後面那個,我幫你跟他說聲!”

 向陽感激一笑:“麻煩你了!”說完也不看付管絃,立馬轉身快步逃離了那個地方。

 付管絃雙眸微微一眯,很不滿意。

 鄭傑見狀,打趣道:“喂,你認識她嗎?剛纔你們說啥了?還有,怎麼感覺她很怕你啊!”

 付管絃又是一陣冷哼,“鄭傑,你家住海邊的吧!管那麼寬,想早點死嗎!”

 鄭傑沒了聲音,不就是問問而已嗎,那麼衝,是想怎樣啊!

 付管絃雖然知道向陽一直都很怕跟自己相處,尤其是不願意跟自己多說話,甚至很多時候自己故意整她,她都能夠忍氣吞聲,啥也不抱怨。

 向家能把女兒養成這個xin子,付管絃深知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己的功勞。

 事情過去後,一連半個月他都沒有見過她。

 向懿跟江滿欣過來付家的時候,空倚月還問起了向小陽怎麼沒過來,他記得江阿姨說的是:“小陽說她功課跟不上,要多花點時間補習功課,下次再一起過來。”

 付管絃心裏腹誹:功課跟不上?年級第一,你是要跟誰啊!

 下學期即將結束,那天高二年級剛考完試,付管絃在操場打球的時候,鄭傑指着不遠處樹下的一男一女說:“付管絃,看到了嗎?那個男生,就是二班的那個姓周的,他攔住向陽是想幹嘛啊!”

 聽到那兩個字,付管絃投籃的動作一歪,隨後,籃球扔偏了軌道,砸到了框沿,“哐當”一聲,籃球掉了。

 付管絃瞪了他一眼,再順着他的方向看去,跳入眼簾的正好是那個男盛將手中粉紅色的信封塞到向陽手中的畫面。

 鄭傑繼續自言自語:“原來傳言很多男生打算追校花的事情是真的啊!”

 “校花?”付管絃真心不知是誰發明的這個詞語,無聊弱智吧!

 “你愛打不打,不打趕緊給我滾!”

 鄭傑邊不忘回頭觀看,邊說:“哎,向陽竟然收下了耶!”

 靠的!付管絃直接踢了他一腳,“滾蛋!”

 鄭傑無辜中槍,“付管絃,你生什麼氣啊!沒病吧你!”

 付管絃覺得他要是再繼續說下去,估計自己就有衝動直接廢了他了!扭頭就走,“我要去買水,你們先玩!”

 場上的男生莫名其妙:“他是怎麼了!鬧什麼大少爺脾氣?!”

 “哪知道?估計考試考得不好吧?”

 “你說的是廢話吧!”衆人羣起攻之。

 付管絃每次吊兒郎當地還穩坐年級第一的寶座,呵呵呵,他要是考得不好,估計都沒人考得好了!

 付管絃買了瓶礦泉水後,就一直站在了學校停車場旁的角落裏,不知過了多久,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時,付管絃將手中的空瓶子一揚,瓶子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後,直接砸到了向陽的頭上。

 向陽捂着生疼的頭頂,擡頭見始作俑者是他時,咬了咬嘴脣,啥也不敢說了。

 看着她眼裏似乎有水霧的委屈模樣,付管絃立馬就想到了剛纔看到的畫面,心裏極其不舒服,可是也沒表現出來,只是笑着說:“不好意思,手滑。”

 向陽一手還捂着頭,低聲說了句:“沒事。”隨後就越過他繼續往前走。

 路過他身旁的時候,被他一手攔住,聽得他聲音冷冷道:“你沒事,可我說了你可以走了嗎?”那小霸王般的語氣,讓向陽的腦海裏立馬自動浮現了一句:看看看!本xin要暴露了!

 付管絃說完,也不其他動作,就只是那樣看着她。

 向陽被看得心裏發毛,只好問道:“還有什麼事情嗎?”這生疏的語氣……

 付管絃覺得如果自己要是跟武俠劇裏的大俠一樣的話,估計可以吐一口血了。

 “拿來!”

 向陽覺得不明所以:“拿什麼?”

 裝蒜!

 付管絃即刻想到了這個詞語,也不廢話,直接搶過了她的書包。

 向陽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立馬伸手想要奪過來。

 付管絃之前覺得沒什麼,可是因着她這個本能的搶奪動作,臉色黑沉了不少,她這是怕間情曝光吧!

 “向小陽,你能耐了啊!”

 會這麼叫她的,都是很親密的長輩,當然,除了他的偶爾爲之。

 自從上了學之後,身邊的同學們都沒有這樣叫過她。如今付管絃這麼一喊,她心裏莫名一顫。

 可是扯着書包的手也不敢鬆開,她這幾天剛好是特殊時期,書包了還放了幾片那個,要是他搶了書包看到之後,那她豈不是很尷尬!

 畢竟還是青春期,想到被一個男生這樣子看到女生的*物品,她不由得耳根發燙。

 付管絃只覺得她的行爲是在欲蓋彌彰!二話不說,不留餘力地將書包搶了過來,打開來,那粉色的信封果然還在。

 他將那信拿了出來,質問道:“誰給的?”

 “不知道。”向陽搶過書包,不由得鬆了口氣,還好沒翻到。

 “信裏寫了什麼?”

 “不知道。”她如實說道,她根本來不及看。

 “向小陽,我給你機會解釋一下,你這是早戀嗎?”

 向陽本能地搖頭。

 “最好不是,不然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向叔叔跟江阿姨!還有,下次還敢繼續收情書的話,我也會盡職地告訴你爸媽!”

 向陽怔了怔,沒說話。

 “你不服氣?”付管絃看着她,問道。

 “沒有。”她低頭,否認。

 付管絃哼了聲,“不服氣也沒用!你要是敢在學校談戀愛,就走着瞧!”

 “……”

 付管絃拆了信封,一目十行掃了一會後,不由得雞皮疙瘩,寫得這麼肉麻,你怎麼幹脆不去shi!

 鄭傑他們準備散了的時候,才見他姍姍來遲。

 “付管絃,你買瓶水夠久啊!”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付管絃將那信丟給他,“垃圾桶蓋上撿到的,給你們樂樂!”

 “啊?什麼東西?”

 看了信的內容後,鄭傑等人都笑抽了,“這麼文藝肉麻,他沒去文科班還真是大材小用啊!”

 付管絃笑了笑,要不是因爲剛好學校明天開始放假,估計他真想整死那個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