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完結番外篇

發佈時間: 2023-02-14 17:05:12
A+ A- 關燈 聽書

辛辛苦苦地熬過那一個多月的艱難期,空倚月走出臥室“重見天日”的時候,都覺得那陽光尤其地賞心悅目。

今天是小管絃的周月喜宴,付靳庭不止邀請了向懿跟鍾梓烊他們過來,還特地了喜帖,請了所有付家的舊識還有商場上的合作伙伴過來同歡樂。

空倚月本想跟他商量,只是孩子的一個滿月宴而已,家裏人慶祝一番就好了。

但是這個建議遭到了付靳庭還有付修遠以及付爺爺的強烈反對,說付管絃是付家這麼多年來終於盼得的金孫。

自然是要大辦特辦、昭告天下!

空倚月見他們一臉興奮而又激動,也就不攔着,由着他們去了。

好在那天沈溱還是顧着她的身體,讓她抱着孩子出來稍微逗留了一會,就讓她回房休息了。

雖然月子已經結束了,但是以防萬一,身體還是要多多休養。

空倚月心領,也就把孩子交給了沈溱照看。

宴會持續了很久,空倚月回去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直到喝得周身是嗆鼻酒味的付靳庭推門進來,見她窩在牀上,連人帶被抱住時,她才悠悠轉醒,隨後將他推開。

“都是酒味,去洗洗再來抱我!”

付靳庭酒量好,雖然心情好多喝了幾杯,可是意識還是很清醒的,他摟着她的腰,隨後湊上去吻了她一下,低聲說道。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怎麼?“

“竟然敢嫌棄我!”

說完,像是惡意報復一樣,又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空倚月嗤笑。

“這麼小氣?”

“你說呢!”

她只是微微一笑,隨後伸手圈住他的脖頸,也用了力道回吻過去。

自從她有了孩子,付靳庭就格外小心,忍了許久不敢碰她,就怕不知輕重傷了孩子,如今見她生產後,身材不但不走形,還柔軟了許多,連着那裏也是。

付靳庭的手不由自主地便從她的上衣下襬鑽了進去。

掌心帶着熱意,熨帖在她的肌膚上,她敏感地瑟縮了一下,隨後便嚶嚀了一聲。

付靳庭本想晚點送走賓客再說的,可是一碰到她嫩滑的肌膚,似乎一切都控制不住了。

他低頭吻她的脣,吻她的鎖骨,吻她的耳垂……

空倚月無力招架,但還是強支着意志力問了他一聲:“小管絃他……”

“放心,媽和爸還有爺爺奶奶都在呢,不會沒人照顧的。”

“嗯……”

付靳庭話音未了,又埋頭在她頸窩裏細細密密地吻了起來。

空倚月身子軟綿,熱情地接受着他的寵愛。

付管絃三個月大的時候,不知怎麼地,一到夜晚就哭鬧地不行。每每一聽到他的哭聲,空倚月就覺得心疼,一定要起身去他的房間裏抱着哄他。

接連幾天下來,見她消瘦了不少,付管絃就說道。

“這孩子就跟個混世魔王似的,吃也吃過了,尿布也換過了,怎麼晚上也不睡覺。“

“再這樣折騰,你怎麼吃得消!”

空倚月剛哄完他入睡,做了個動作示意他小聲點,“孩子小不懂事,再過些日子就不會了。”

又是鬧了幾個夜晚,付靳庭都不忍心看空倚月眼下的青影了,直接把孩子的牀移到了自己的臥室,孩子哭的時候,他也幫忙一起鬨騙。

付管絃四個月不到的時候,半夜了高燒,好在家裏也有家庭醫生,連夜打了點滴,孩子的燒才退了下去,空倚月一直抱着他直到點滴打完,看着他額頭上被針扎的有些紅腫的血管,就紅了眼眶。

付靳庭安慰她:“沒事了,醫生說孩子已經退燒了。”

空倚月點了點頭,才知道原來母子連心是這樣的感覺,孩子疼,你比他更疼。

好在禍福相依,高燒退下後,付管絃每晚都能安穩地睡五六個小時,空倚月鬆了口氣,付靳庭也少了擔憂。

付靳庭一直覺得自己欠了空倚月一場婚禮,當初有了孩子之後,他剛提出辦婚禮,又因着她孕吐厲害就給耽擱了,再到後來,她孕吐稍微好轉。

可是肚子已經顯懷,再加上那會兒她嗜睡,他不捨得她折騰,於是等到付管絃落地好幾個月,這場婚禮還是沒能如願舉行。

孩子六個月大的時候,有天晚上,兩人溫存完,付靳庭心滿意足地摟着她說情話,隨後話題就跑到了婚禮上面去了。

“你喜歡什麼樣的婚禮?”

他吻了吻她緋紅的臉頰,問道。

空倚月早已被他折騰地昏昏欲睡了,也沒有多大精力跟他討論這個問題,就隨意說了句。

“都好。”

“我讓人看了日子,覺得下個月初不錯。”

“嗯……”

空倚月窩在他懷裏,已然快要入睡了。

“蜜月去哪個國家好?你喜歡哪裏?”

“都好。”

“行,那我們環球。”

“嗯。”

說完,空倚月已經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睡醒後,她已然把這件事情給忘了個一乾二淨,直到半個月後,國外知名的服裝設計師空運了好幾套白色婚紗過來給她試穿時,她才反應過來——

原來,他說的是真的!

驚喜之餘,便是滿滿的感動了!

她和付靳庭遲來的婚禮,可謂是青臨市近十幾年來最轟動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場盛世喜宴。

可對於新娘子空倚月來說,婚禮的排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自己牽手走進教堂的那個男人是他付靳庭。

而對付靳庭而言,這樣子的他和她纔算圓滿,相識,相知,相伴,再到結婚生子,他給她一場盛世婚禮,也只不過是想給她一個諾言——

他愛她、尊重她、保護她,始終終於她,直到離開世界。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