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不念舊情

發佈時間: 2023-06-18 23:07:16
A+ A- 關燈 聽書

 ,最快更新為你抹去一世塵埃最新章節!

 葉楓遠遠觀望了許久,被兩人的濃情蜜意刺傷了眼,也刺傷了心。

 因為鄔珍珠從來沒在他面前這麼乖巧過!

 葉楓承認自己內心里還放不下鄔珍珠,他無法放下,因為鄔珍珠總是在電影里出現,帥氣而美麗,感染著他的靈魂。

 鄔珍珠一天沒男朋友,他就有復合的希望。

 他太不喜歡海芮了,當初舍鄔取芮,主要是為了孩子。可惜有了孩子之後,他並沒有歸屬感,離婚也迫在眉睫了……

 葉楓大步走過來,和夜沐疏對視了一會,語氣帶著命令,“夜少,請放開她。”

 “哦?違反會場的規定了?”同樣淡薄的聲音,毫不露怯。

 “那倒沒有。”葉楓看向鄔珍珠,語氣加強了些,“你和她之間的距離過近,不合適。”

https://www.nunu1109.com/ 波妞言情

 “你有什麼立場說這樣的話?”

 “沒什麼立場,但好歹鄔珍珠曾經是我的女友,我們兩人還打算結婚了,前女友被佔了便宜,我當然要挺身而出。”

 目光掃過他攥得發白的指節,夜沐疏微一勾唇。

 男人比較了解男人的卑鄙之處,夜沐疏已經知道葉楓之所以出面指責,其實就是心有不甘,就是挑釁!

 “有的男人就是那麼的虛偽,打死不承認自己妒忌。”

 “少給我酸文假醋!放開她!”葉楓去拽鄔珍珠的手臂。

 夜沐疏犀利一擋,正色道,“小鄔是我女朋友了,請問有什麼不合適?葉少爺曾頻繁流連花叢,這才是不合適吧?”

 葉楓不理他的揭短和嘲諷,眸光深深的看向鄔珍珠,斷言道,“她不會喜歡你的,別給你自己長臉了。”

 鄔珍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葉楓很清楚。

 就是那種男人味暴崩的男人!葉楓認為,自己至少比眼前這個小白臉更有男人味!

 只要他和海芮離了婚,鄔珍珠秒秒鐘投入他的懷抱。

 “……”鄔珍珠額頭抵在夜沐疏的肩頭,既不說話,也不給任何反應,就像兩個男人之間談論的不是她似的。

 “鄔珍珠就算喜歡狗,也絕對不會喜歡你這種文弱書生的。”葉楓又加了一句,並含蓄的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肌肉。

 從語言和行為上,雙重鄙視夜沐疏的節奏。

 夜沐疏想笑,“葉少,她之前是很喜歡狗,但在狗和我之間,她最終選擇了我。”

 見他話中有話,葉楓臉都綠了,翻臉道,“夜沐疏,別給臉不要臉,你以為她拿了你的卡,就是喜歡你了?”

 “對。”

 “哼,淺薄!”葉楓可不會把夜沐疏放在眼里,雖然他是蕭聖的親戚,但葉楓的家族也不差的!葉家是比不上中州六大家族,可碾壓夜家,綽綽有余!

 “你才有幾個錢?”葉楓抬指點了點夜沐疏的另一邊肩膀,氣焰略帶囂張,“一百萬有嗎?告訴你,以前她也收過我的卡,我敢說我給她的錢,是你的十倍百倍!鄔珍珠就是個貪財的女人,就算一只狗嘴里叼著餅子,她都會搶過去吃的!”

 吃你麻辣隔壁!

 鄔珍珠唇角抽了一下,以前她和葉楓經常互損,但已經分手了,就不能這樣損了吧?

 再損就是蔑視,就說明她在他心里,根本沒地位。

 想想自己真是傻雕一個,葉楓閃婚的時候,她還萎了一斷時間,不值啊!真不值啊!

 鄔珍珠按捺不住了,把卡悄悄塞回到夜沐疏手里,摩拳擦掌,準備手撕葉楓。

 但夜沐疏顯然不想讓她出面,這是男人之間的爭斗。

 單手更緊的將她摁在懷里,另一只手拂開葉楓的手,夜沐疏淡淡一笑,笑容說不出的涼薄,“這是最後一次,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貶低她,否則——”

 葉楓眼眸一眯,“否則怎麼樣?”

 “否則,我只能用拳頭教育你,怎麼尊重別人的女人!”

 “來吧。”葉楓一下子把風衣脫了,往旁邊的岩石上一丟,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不屑一顧,好像隨時都會碾死對手似的。

 不知這小子哪里來的勇氣,和他叫板!

 “來!”夜沐疏毫無懼色,松了松手腕的扣子,活動筋骨,準備開打。

 “疏疏,加油昂!”鄔珍珠非常狗腿的幫夜沐疏揉肩捏背,助他放松,以便手腳更靈敏。

 她的做法,令葉楓妒忌的眼楮滴血,胸口劇烈起伏。

 這臭丫頭,自始至終沒看他一眼!

 男人妒忌起來,真沒女人什麼事了,葉楓巴不得立刻開打。

 空氣凝滯了一般,危機四伏,好像一隨便給點電火花,就能發生大爆炸。

 城堡的新人專屬套房里,蕭聖摟著心愛的妻子激烈的吻著,大掌掀起她的裙擺到腰際,肆意的享受絲滑肌膚,呼吸亂了節奏……

 “唔……”言小念身上一點力氣也沒了,軟軟的依偎在丈夫懷里,輕輕捶他,“老公,先放開,我喘不過來氣。”

 “因為需要釋放,念兒!趁晚宴還沒開始,我們先洞個房,听話來!”蕭聖一把扯爛妻子的禮服裙,嘴唇移到她的心口,瞬間熱血沸騰……

 暈,他是野獸嗎?

 一個反身,言小念被摁在牆上趴著,恰好看到沙灘上劍拔弩張的一幕,連忙叫停丈夫,“老公,等下!”

 要命了!

 這時候怎麼能等?

 “怎麼了,寶貝?”蕭聖還是停下來,氣喘吁吁的望著妻子的側臉。他的眼眸泛紅,英俊的臉上泛著浴望被調動起來之後特有的迷魅之色。

 “他們倆要打架!”縴細的手臂指向海邊,言小念有些著急,“葉楓真是過分,以前不珍惜鄔珍珠,現在又來搶!”

 “打打打,讓他們打。”蕭聖埋頭繼續。

 “不是,你表弟哪里是葉楓的對手啊?會被葉楓打死的,到時怎麼和你姨媽交代!”言小念晃了一下潔白無瑕的身子,蹭得蕭聖快渴死了。

 蕭聖咬牙堅持了一下,生生忍住,忍得半條命差點沒了,汗水滴落。

 言小念見丈夫這麼辛苦,還是很心疼的!

 真沒辦法,她的老公就是一個吃不飽的餓狼。

 作為妻子,她必須盡到責任,“老公,蜜月我們誰都不帶,去一個沒人的地方,我給你管飽。”

 “呵……”蕭聖忍俊不禁,臉上的欲求不滿消失,代以陽光燦爛的笑容,他低頭親了小妻子一下,“乖,老公給你穿衣服。”

 言小念眯了眯眼,臉上的表情很可愛。

 老公每次給她穿衣服,過程都是很艱辛的,分分鐘還會撲倒,那麼阻止夜葉打架就會成為一紙空談。

 在自己和蕭聖的大喜日子里,她是不希望見血的,不然母親會不高興。

 秦仁鳳為了避免女兒的婚禮出現任何一點差池,可謂費勁了腦筋,上午沈遲的事情已經讓她怒火中燒了,不能再發生什麼不愉快了……

 “我們比誰先穿得快。”

 “好,穿得慢的,晚上要主動獻身。”蕭聖飛快就穿好了衣服,整潔又帥氣,他倚在牆上,對著妻子壞笑。

 而言小念連罩罩都沒穿好。

 她感覺自己又掉進老公布置的陷阱里了,因為在速度上,她永遠沒辦法和特種兵出身的丈夫比的。

 最後還是蕭聖幫她穿好。

 可惜等他們趕到海邊,已經打完了,現場也打掃干淨了。

 “什麼情況?”言小念緊張的問歐烈。

 歐烈嘆了口氣,“就打了幾秒鐘,萎了。”

 “誰萎了?”

 “葉楓。”歐烈陰柔俊美的臉上都是同情,“鄔珍珠一腳把葉楓踹趴在沙灘上了,挺慘的。都說戲子無情,鄔珍珠太差勁了,她和我們阿楓說白了是有夫妻之情的,誰知一點不念舊,要是我,我舍不得下死手。”

 呃……

 想象一下葉楓被打趴在沙灘上的場景,言小念也有點同情了。

 他應該在讓著鄔珍珠。

 不過,很快言小念又高興了起來,畢竟鄔珍珠真得找到了男朋友,而且這個男朋友很靠譜,還是個在讀博士生!

 這下鄔珍珠的爸媽該高興了,小混混的基因即將被改變。